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三峽大壩永不可建 紅衛兵外長驚人答鄧小平健康 圖集

—百年企業數量日本第一 拋棄前蘇聯體制自上層開始

ET:2001年,中國大陸一位語言學家在年輕人中做過一個流行語調查,在前十名流行語中,「噁心」、「白痴」、「變態」等具有強烈攻擊性的詞語赫然位列其中,高居第二位的竟是「去死吧」。爭鬥性的語言不僅存在於青少年亞文化當中。如今中國人生活的各個方面都瀰漫著這種語言。比如,文化衫上寫「別惹我,煩著呢」;歌詞鼓動「該出手時就出手」;書名叫「中國可以說不」;幾萬球迷在足球場上有節奏地齊聲高罵:「傻×」;「你有病啊?!」「你吃錯藥了?!」「你大腦進水了?!」之類的話更是到處都可以聽到。

日常生活中,很多人都親身遇到過這樣的事情:談論問題不是就事論事,而是打擊別人,把別人不好的地方挑出來講,把事情搞黃。話中含刺,語言尖銳刻薄,富有攻擊性,不顧及別人的感受。遇事不是心平氣和講道理,而是先爭一口氣,對別人的不同觀點有時想都不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反對一通才覺的過癮。這種在語言中不知不覺流露出來的斗的意識,在生活中處處可見。

colorful_days_6:當我看了巫寧坤的《一滴淚》,才理解了知識分子不敢發聲的真實原因。被各種運動整怕了。都是非人的折磨。原來C國的洗腦是從知識分子開始的。讓我們沒有經歷那個時代的人無法理解那個時代的殘酷性。

織女vega:大家都知道黃萬里先生反對三峽建設,先後六次上書中央,陳述三峽大壩永不可建,他是水利學家,主要是從技術層面論述。還有一個經濟學家千家駒先生也是強烈反對,他在政協會議上公開發言,認為公民建設才是基本建設,要求把基本建設投資壓縮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增長教育經費一倍,真正把教育當做生產投資,當做硬任務,把建設三峽工程這個天文數字,用於教育投資,真正把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質作為教育的根本目的,不要僅僅局限於研究生、大學生的數量。

價值投資日誌:

百年企業數量國家排行榜:日本居首

​第1位:日本(25321家)

第2位:美國(11735家)

第3位:德國

第4位:英國

第5位:瑞士

第6位:義大利

第7位:法國

第8位:奧地利

第9位:荷蘭

第10位:加拿大

引玉石子:在「美術經典」《收租院》里,劉文彩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吃人魔鬼,劉氏莊園成了血腥恐怖的人間地獄。在藝術「創造」的背後,卻又遮蔽著一個個慘絕人寰的真實悲劇。劉文彩的二孫子劉世偉一家,因為家庭成份和「收租院」逃到4千公里外的新疆庫爾勒上游公社獨立大隊落戶,但最終逃不過《收租院》的宣傳攻勢

瓦良格號歸來:歷史上的今天。

ET:2003年5月19日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場外,台灣媒體問:「你聽到台灣二千萬人(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需要嗎?」中共駐聯合國代表沙祖康用不屑的口氣說:「早就給拒絕了!」並以傲慢的口氣說:「誰理你們!」也是這個沙祖康,在被問及為什麼法輪功學員被關在精神病院注射傷害神經藥物時,毫不掩飾地回答,「他們活該」。

被稱為「紅衛兵外長」的李肇星回答記者提問時態度蠻橫無禮是出了名的。一次一位西方記者問起鄧小平的身體狀況,李答:「他身體很好。」記者又問:「鄧小平是在家還是在醫院擁有這樣良好的健康狀況?」李回答:「一個具有普通常識的人是會知道身體健康的人應該住在哪裡的。我不知道您在身體好的時候是否住在醫院裡。」記者的提問並不刁鑽,完全可以不失外交風度地正面回答,可是李外長斗的意識根深蒂固,隨時都要表現出來。再如,鄧小平說,「學生娃不聽話,一個機槍連就解決了。」江澤民說,「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這些都是共產黨的鬥爭、暴力、鎮壓的習慣性思維在語言上的反映。

蘇聯崩潰前夕各色人等的心理分析:一位美國學者研究蘇聯末期的一個發現,即對蘇聯體制的主觀拋棄,並不是看上去的那樣源自民間,而恰恰是在前蘇聯的官僚集團那裡,僵化的觀念和意識形態被首先和徹底的拋棄了。

故國舊影:花下的閱讀,香港,1969年攝。

吳銘:1969年4月,九大勝利閉幕,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進入政治局。邱會作在回憶錄中披露,周恩來跟他們講過幾次什麼是「中央政治」,以及屬於「中央政治」範圍里的問題。周恩來說:「中央政治就是處理好主席、林副主席、江青的關係。」他們聽完都笑了......等到「九一三事件」之後,邱會作才真正認識到,「總理說得太高明,太深刻了,簡單明了恰到好處。」

責任編輯: 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鄭浩中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