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赫:中共政局——三病纏身 死前喪智

作者:

2019盤點

2019,中共是火上烤的一年,被烤得神志不清、驚慌失措、奄奄一息,政局全面惡化:草木皆兵,「向左轉」濁浪拍岸,社會控制極端化;當局左支右絀,進退失措,幾近喪失決策能力;強化「黨領導一切」,刀光劍影之間,內鬥呈現新態勢,已末路不遠。

上篇討論了中共社會控制極端化、暴力鎮壓傾向高漲問題,本篇討論中共三病纏身、死前喪智問題。

中共的生命力早就喪失殆盡,標誌是「改革開放」之死。喪失了現實應對能力的中共,只得向「毛時代」不斷龜縮,以強悍之姿掩瀕死之質。縱觀2019年,應對經濟下墜、中美貿易戰和貿易談判、香港危局這三大問題上,充分表現了中共的死前喪智。

第一、經濟下墜:恐慌症

自2011年開始,大陸經濟增長率持續下跌,從之前30年的近10%跌到2019年的6%左右(官方數據,實際情況更慘得多),普遍認為2020年繼續下跌,或為「保4爭5」。下跌到哪才是個底?中共也不知道,儘管不斷出台「新詞」,比如「三期疊加」、「新常態」、「供給側改革」等等,實際束手無策,惶惶不可終日。空喊「六穩」,實則「六不穩」。

保經濟增長率是中共經濟政策的核心。其真實用意是保財政收入,保政權穩固。差不多10年了,中共都解決不了經濟增長率持續下跌的問題,這不僅標誌著中共經濟政策的破產。也表明中國經濟的慢性死亡。為什麼走到這一步?核心原因是中共的體制問題、政策問題。中共不停地喊要跳出「中等收入陷阱」,殊不知所有掉進「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百分之百都是體制問題。中共「改革開發」早已死亡,多年來的假改革開放,一跳不出意識形態的桎梏(「堅持社會主義公有制」、扶持「國有企業做大做強做優」),二打不破利益固化的銅牆鐵壁,年年干叫「壯士斷腕」,實際就是等粉身碎骨那一天的到來。根本就不是什麼周期性、外部性的問題。

2019年中共有兩項措施倒顯得頗為特別。一是打著「鄉村振興」的旗幟,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大力推動「二次集體化」(一般估計,農村集體資產大約10萬億人民幣),全面取消或放寬戶籍限制,加快「合村並鎮」;這是試圖把農村作為中國經濟的「壓艙石」(詳見筆者《中共正在製造農民的燎原大火》一文)。二是加快開放金融業,取消QFII和RQFII投資額度限制,修訂《證券法》,繼「滬港通」、「深港通」後又開通「滬倫通」(即上海證交所和倫敦股票交易市場的互聯互通。不過據路透社今年1月2日獨家報導,由於中英政治關係緊張,中共暫時叫停滬倫通),吸引到了國際三大股指納A落地等等;這是試圖捆綁華爾街和國際金融資本,抵制中美貿易戰的戰略影響。

這兩項措施的影響將是全面和深遠的。中共火燒眉毛,顧不得許多,匆匆出台,氣數將盡,盡顯無遺。

第二、中美貿易談判:抽風症

自2018年12月川習會召開後,貿易戰經歷四大回合,期間爆發兩次升級,戰況激烈,2019年12月13日,美中宣布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在一年多的貿易戰中,美國經濟一直保持強勁,就業市場火爆;相比之下,大陸經濟增長創下57年新低,供應鏈國際大轉移。這也標誌著,中共自加入WTO以來的近二十年的相對寬鬆的國際環境,在2019年發生根本改變。

貿易戰本身並不稀奇,美國和包括盟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打。稀奇的是中共的反應方式。

當初,中共誤判貿易戰打不起來。陸媒高調宣稱:上世紀90年代以來,美國已經5次對中共發動類似的貿易戰(301調查),都以和解告終,並且從未超過一年;而在貿易戰期間,中國對美出口甚至不降反升。如今,中國早已坐穩全球最大工業國的位置,製造業水平更是全面升級,川普的貿易戰,最終結果會有什麼不同嗎?

還真就不同。因為川普不同於老布希以來的歷屆總統。貿易戰不僅真打起來了,還不斷升級,中共雖負隅頑抗,卻免不了節節敗退,終於被迫簽約。參與談判的美方高級官員表示,這是史無前例、具歷史性涵義的里程碑,邁出了美中談判最困難的一步。對於北京來說,與華盛頓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帶來的喘息空間,可能只是曇花一現,且中共未來的談判之路恐將更為崎嶇。

2019年中美貿易談判,中共兩次抽風。經過6輪談判,至5月初,中美接近達成協議。但是,中共突然對談好的協議內容的90%以上反悔,激怒川普,導致貿易戰升級。這是中共第一次抽風。隨後,6月底川習會達成共識,貿易戰暫時緩解,但到7月底,中共口惠而實不至,貿易戰再次升級,中共被美列入貨幣操縱國。這是中共第二次抽風。

兵臨城下,10月10日到11日,劉鶴赴美談判,達成口頭第一階段協議。但是,中共始終心不甘情不願,幾經暗中較量,包括川普將中美貿易協議與香港抗議活動相聯繫,以及川普寧可大選後簽署貿易協議,這才終於12月13日達成第一階段協議。

中共兩次抽風的結果,不僅沒討到一點好,反而招致美方的猛烈打擊,讓步讓得更多更大,真是自不量力、自取其辱。2020年更有好戲可看。

第三、香港危局:歇斯底里症

2019年香港風雲突變,完全是中共自找的。2014年雨傘運動遭鎮壓以來,香港氣氛極端壓抑,中共卻得寸進尺,妄想吃掉香港(「內陸化」),港人絕地反擊,以反「送中條例」為導火索,民眾民主抗爭運動蓬勃發展、高潮迭起、激蕩至今。中共的反應完全是歇斯底里。

其一,被經濟下墜、中美貿易戰搞得焦頭爛額的習當局,應該是無意再燒香港這把火的,卻被體制性的假情報誤導與中共內鬥掣肘,貿然地把火柴扔進了火藥桶。

其二,在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後,當局如果稍有理智的話,援引2003年50萬港人上街後撤銷23條立法之例,順應民意,取消《逃犯條例》修訂,形勢可能就大為改觀了。但中共愚蠢到頂、囂張至極,令林鄭「如期」推進修例,這就引爆了6月12日的萬人聚集立法會前力阻修例,港府將此定性為「暴動」,暴力鎮壓,引發全民怒吼,6月16日200萬港人上街,而前日林鄭宣布「暫停修例」的讓步已遠遠不夠了,港人「五大訴求」喊得驚天動地。

其三,習當局錯失良機之後,中共本著其邪惡的九大基因「邪、騙、煽、斗、搶、痞、間、滅、控」(詳見《九評共產黨》一書),鎮壓暴力不斷升級,警黑勾結,並且頒布《禁蒙面法》,攻打大學;而港人絕不屈服,「合理非」與「勇武派」攜手,抗爭也相應升級,從「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到「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再到「天滅中共」,震撼全球。正是中共的殘暴,才促成了美國香港人權法案的出台。川普政府把中美貿易談判和香港問題相聯繫。國際社會大力聲援香港民眾。在巨大壓力下,中共不敢斷然出兵,只是在暴力鎮壓方式上做文章,這卻只能使港人更加看清中共的邪惡,激揚港人的鬥志,而不能使港人下跪。

其四,香港危機已如此嚴重,習當局卻與現實嚴重脫離,並被涉港系統與假情報所愚弄,以致於11月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囊括了近9成議席,拿下18區中的17區控制權,香港的政治版圖發生劇變。習當局被當頭澆了盆涼水,才稍微睜眼看看現實,2020年伊始駱惠寧上場去替下王志明。

思路決定出路。如果習當局只是換湯不換藥,那是沒有出路的。這次習當局關於香港問題的思路上有兩大核心錯誤:第一,「經濟發展是解決香港今天所有問題的金鑰匙」;第二,美國、英國、台灣等等是香港民眾民主抗爭運動的「幕後黑手」。這完全是逃避現實,不想香港問題,因為:第一,這次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的起因和訴求都是要抵制中共對香港法治和自由的破壞,與經濟問題沒有關係;第二,台灣不想成為第二個香港,國際社會不會容忍中共背棄的承諾、踐踏「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全世界都已看明白,中共自身才是香港問題的元凶。

縱覽2019年香港風雲,不難判斷,中共完全是自己給自己脖子上又套了個絞索。香港作為「天滅中共」的首戰之地,已成為「新冷戰」的最前線。

綜上所述,2019年對中共來說,真是失魂落魄。應對經濟下墜、中美貿易戰和貿易談判、香港危局這三大問題,臭招連連,神志不清,把問題拖進了2020年。但是,經過2019年一年困獸猶鬥、垂死掙扎的消耗,中共已經是氣息奄奄了,2020年魂飛魄散是逃不掉的命運。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