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飛機空中解體 17歲的她墜入雨林 鑄成一段傳奇

Juliane Koepcke是一名德裔秘魯籍哺乳動物學家,她還有個更廣為人知的身份:秘魯國家航空508號航班空難唯一的倖存者。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她的故事。

Juliane出生於秘魯的利馬,父母都是德國人,父親是著名的生物學家,母親是同樣厲害的鳥類學家。

他們原先都在利馬的自然歷史博物館工作,在Juliane14歲時,他們離開利馬,去亞馬遜雨林中建設研究站——Panguana。

Juliane跟在父母身邊,成了一個妥妥的叢林小孩,學會了各種關於叢林求生的技能。

後來,她進入一家秘魯高中,過起了和其他孩子一樣的生活。

她可能永遠都不會想到,少年時期的叢林生活,有一天竟會救自己一命…

1971年12月,當時Juliane的媽媽剛好在利馬工作,而她也即將從利馬的高中畢業。

當時她爸爸正在亞馬遜雨林Panguana的家中,等待妻子和女兒回家過聖誕節

原本,Juliane的媽媽想在12月19或20號回家,但Juliane希望參加完學校的畢業典禮再走,而典禮的時間是在12月23日。

媽媽同意再待幾天,平安夜再和女兒坐飛機回家。

但平安夜那晚,所有航班都滿了,只剩秘魯國家航空的航班還有座位。

Juliane爸爸剛開始反對她們乘坐這個航空公司的飛機,因為他們聲譽不太好。

但因為沒有別的選擇,心想自己應該不會那麼倒霉,最後她們還是定了秘魯國家航空508號的航班。

意外就這麼發生了…

Juliane回憶了當時的場景…

「那是1971年的平安夜,大家都急著想回家,我們都很生氣,因為飛機晚點了7個小時。

突然之間,我們進入了一片漆黑的雲層中,我媽有點焦慮,但我還好,我喜歡飛行的感覺。

10分鐘之後,顯然是出事了。

飛機開始劇烈顛簸,所有行李架上的包裹都掉了下來,禮物,花朵,聖誕蛋糕在機艙內翻滾。

我看到飛機周圍都是閃電。

我很害怕,和媽媽握著手,什麼也說不出來。其他乘客開始大哭,抽泣,尖叫。

又過了10分鐘,

我看見飛機右翼上閃爍著光芒……發動機被閃電打到了。

我媽媽冷靜的說了句:」這就是終點,一切都結束了。「

這是我從媽媽那裡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飛機開始俯衝,所有人都在瘋狂的大叫。

引擎的轟鳴聲充斥著我的大腦

又突然,噪音消失了,我已經在飛機外面了。

我被安全帶綁在座位上,頭朝下往下墜落。

我唯一能聽到的,就是耳畔的風聲。

我感覺無比孤獨。

我可以看到下面的叢林的樹冠正在向我逼近。然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之後我才知道,飛機在3000米高空解體了。」

Juliane生還的原因至今還是個謎。不過有些人認為,座椅可能立了大功。在下落過程中座椅可以像個直升機一樣不斷旋轉從而減緩下落速度。另外,在即將觸地時,雨林中的樹木也可能起了緩衝的作用。

總之,

她活著落到了人跡罕至的亞馬遜雨林。

等她醒來,已經是第二天。

當時正在下雨,她全身濕透,於是整個人縮到座椅下面躲雨。

「我什麼都感覺不到了,像被棉花包裹了一樣。

用盡所有力氣只能跪起來,然後馬上又眼前一片黑。」

休息了一天半之後,她才總算能站起來。

她能感覺到,自己的鎖骨斷了,骨頭在她皮膚下重疊,好在沒有穿透皮膚。

她的小腿上有一個很深的撕裂傷。

手臂上的一個傷口開始感染長蛆。

後來醫生發現,她脛骨也斷了,脊椎也傷了,前交叉韌帶也撕裂了。

可能是由於當時處於極度驚恐的狀態,她對很多疼痛都失去了知覺。

等自己有足夠的力氣後,Juliane強迫自己站起來行走。

身處這樣一個沒有人煙的叢林,周圍充滿蛇,鱷魚和各種有毒的動植物,大多數應該會立馬嚇尿。

但Juliane和大多數人不一樣,她就是在叢林長大的,

「我知道雨林並沒有那麼危險,它不是人們口中的』綠色地獄』。」

後來她知道,她當時所處的位置,離父母的研究站只有48公里左右。

她不擔心自己,但很擔心媽媽。

等她可以行走後,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她。

但她什麼也找不到...

到了第四天,她聽到了國王禿鷲飛下來的聲音,她認得這種禿鷲的聲音,也知道它們飛下來是因為附近有很多腐肉,而那些腐肉,大概就是那些乘客的屍體…

順著它的聲音,她找到了一排3人座椅,有3名乘客的屍體還被安全帶綁在裡面。

他們頭朝下撞向地面,因為衝力太強,他們在地上衝出了一個約0.9米深的大坑。

其中一個遇難者是女性,Juliane擔心是自己母親。

她用樹枝挑動屍體,發現她腳上塗了指甲油,而她知道媽媽從來不塗指甲油。她鬆了一口氣,又立馬為自己自私的念頭感到羞愧。

在剛開始那幾天,Juliane偶然能聽到上空有救援飛機的聲音,但因為樹冠太密,她看不到飛機,飛機上的人也看不到她。

最終,這些飛機的聲音也消失了。

他們已經停止搜救,想要逃出去,Juliane就只能靠自己了。

那是她一生中最絕望的時刻。

她身受重傷,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怎麼出這片一望無際的森林,也沒有任何糧食。

找水還好辦,只要舔樹葉上的水珠就好。但找吃的真的是很困難,她沒有工具捕魚,也沒有工具去挖一些植物的根莖。

而且她知道,雨林中有很多植物都是有毒的,不能隨便吃。

幸運的是,她在墜落地附件發現了一包糖果。

這包糖果成了她唯一續命的食物。因為太過珍貴,每天她只吃幾顆。

當糖果吃完後,她經歷了難以忍受的飢餓。

有一刻,她想過吃雨林中的野生蛙。

但因為當時身體太虛弱,她完全抓不到….

後來她才慶幸自己沒抓到,因為那些蛙是劇毒的箭毒蛙。

Juliane在墜落地附近找了很久,始終沒有找到其他倖存者,但她找到了一些泉水。

她想起父親曾經跟她說過的一句話:如果在叢林中迷路,那就去找水,然後跟著水流走。

因為一條小水流會匯入大水流,大水流會匯入更大的水流,更大的水流還會匯入更更更大的水流。

只要順著水流,你就能遇到人。

媽媽一直找不到,她的體力日漸衰減,她知道,想活下來,必須趕緊逃出去了…

於是,她決定順著水流開始走…

這是一個漫長又煎熬的過程。

她當時只穿著一條迷你短裙,雨林裏白天潮濕悶熱,經常下雨,但到了晚上就很冷,每一個夜晚都無比難熬。

在墜機中,她丟了一隻鞋,眼鏡也不知道去哪了。

她高度近視,熱帶雨林的地面上又有很多偽裝成樹葉的毒蛇。

為了不被蛇咬,她每走一步之前,都會用拋擲鞋子的方式來避開前方道路上的蛇。

她跟著小溪走,

小溪匯入大溪,再匯入更大的溪流。

最終,她走到了一條可以踏入其中的溪流邊。

她決定進入溪流中,靠著岸邊行走。

雖然她看到有鱷魚在溪流中進進出出,但她知道這些鱷魚很少會攻擊人。在水中行走比在地面上行走要安全。

沿著溪流行走時,她看到森林中很多通道都被倒下的樹木擋住了。

這也就意味著,這個地方平時根本沒人來,她開始擔心自己再也不可能找到回家的路…

但她別無選擇,只能沿著溪水繼續往前。

到第10天的時候,Juliane看到了一艘小船。

剛開始,她以為這是自己的幻覺,但她靠近時,發現自己真的可以摸得到!

那一摸,對她來說簡直就像打了一劑腎上腺素。

在船附近,Juliane看到一條通往另一片森林的小道。她感覺順著它走,可能會見到人。

在那個時刻,她已經無比虛弱,只能一點點往前爬行。

她手臂上感染的蛆往她的骨肉中鑽,疼痛讓人難以忍受。

她沿著小道艱難前行了很久,最終看到了一個棕櫚葉屋頂的小屋。

小屋裡有個發動機,還有一升汽油。

她想到小時候父親曾用煤油給狗狗處理過類似的傷口。

於是她吸出汽油,把它澆在自己的傷口上。

汽油剛接觸傷口時,疼痛劇烈,但有效果,她拔了大概30條蛆蟲出來。

第二天,她聽到小屋外有人類說話的聲音!

」那就像是聽到了天使的聲音。「

當那些人看到她時,立馬驚的不出聲了,他們以為自己看到了傳說中水神,一種半豚半人,金髮白皮膚的女神。

好在Juliane會說西班牙語,很快向他們解釋了過去幾天自己的遭遇。

接下來那天,這些人就帶著她坐船來到了附近的小鎮,在那裡,她接受了治療。

被救之後,Juliane瘋狂尋找母親的消息,但最終在1月12日,救援人員發現了她的屍體。

後來她才知道,母親落到亞馬遜雨林時也沒有馬上死去,但她受了重傷,無法動彈,在幾天後才去世的…

她不敢想,那幾天,母親是怎樣的絕望…

因為種種巧合和幸運,Juliane成了秘魯國家航空508號航班中唯一的倖存者。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115/1396228.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