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六神磊磊:假如你家漏水淹了樓下的地板(胡錫進回應為主子洗地)

作者:
胡編:連WHO這樣的權威機構都明確表示冠狀病毒全世界都有,它的源頭至今沒有搞清,反對給它貼地域性的標籤。鍾南山院士也明確說,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在中國。但是六神磊磊卻號召中國人一舉把這個他形容為樓上漏水把樓下很多家都給淹了的責任包攬下來,滿世界賠不是,他主張這才是中土人民和政權應有的美德。

最近有位朋友老甲發了個圈:假如你家漏水,淹了樓下的地板。

我覺得老甲說得很有意思,很值得思考,補全一下,寫給一些吃瓜的群眾。

假如你家漏水,把自家地板給泡了。

而且早先你家有人還不聲張,水漏大了滲下去了,淹了樓下好多人家的地板。

樓下倘若說:沒事沒事,這不是你們一家的問題,是咱們業主共同面臨的問題。

行,這是他們客氣,會說話。

可你也跑出來說:對啊對啊,這不是哪一家的問題,這是咱們所有業主共同面臨的問題。

合不合適啊?啥素質啊?

現在地板給淹大了,你家特別重視了,開足馬力,努力關門搶修補漏。

行,這挺好,這應該。

可是你家的人同時紛紛跑到樓下人家圍觀,觀察他們修地板,發現修得快的就喊:

「噲!跟我家學的喲,抄作業呢。」

發現人家疑似修得慢的,就說:

「啊呀呀這家修得這麼慢啊,真不如我家快啊。我家果然好!」

合不合適啊,這啥人啊都是?

而且你家還有人在樓道里大喊:「幸虧漏水最先發生在我家!要是發生在別人家,那可慘啦!」

忍不住又想問:合不合適啊,腦殘不腦殘啊?這啥人啊又都是?

有鄰居起初見你家漏水,主動送來些捐助物資,上面寫著祝福的話:

「501戶加油!同一個小區,一起努力。」

你家卻跑出一個人來說:「切,酸溜溜!相比『加油』,我更想聽『剛巴得』。」

你家還有人說:捐一分說十分,要臉不?請你們這些捐助的聽好了,施恩別忘報,立節不沽名,這是美德!

又請問:這尼瑪都是啥人啊?

然後你家一個成員看不下去了,勸說:咱們講這些話不合適,粗魯,顯得沒素質。

結果家裡大伙兒一起罵他:嗨你小子胳膊肘往外拐,有本事你去別人家住。

這又都是些啥人啊?

正在亂罵呢,你家裡甲從書房裡跑出來說:嘿,專家說啦,水這種物質不是咱家特有的。所以我看淹樓的事跟咱家就沒關係。

乙從廁所里跑出來說:對對,我研究了,底下二樓三樓的地板固然是咱淹的,可是一樓那戶的臥室發現一個水漬,尼瑪那一處現在證明不了是咱淹的。呵呵這下咱們長臉了,腰杆可硬了。

最後再問一句:這啥人啊?都是些什麼材料製作的?

好好做個心態健康的人,好好修地板,別人家能幫的幫一點,不能幫的表達一下慰問關懷,少去樓道里亂吼,很難嗎?做個人吧?

另附:

環球時報胡錫進:活在自己江湖裡的六神磊磊,卻要中國去真實世界裡背鍋

六神磊磊精讀金庸,善於借古諷今,假金庸人物編排現世社會的段子,轉著彎罵人。但他通常不屬於網上最偏激的,有事時也常非跳得最高的,又有文采,算得上在網際網路上自成門派。老胡雖然也遭過他罵,但輿論場本就無需裝文弄雅一團和氣,每每讀到他罵我的文章時,倒也覺得有趣。

然而這次我要批評六神磊磊,不是因為他之前惹著我了,我要和他談的是公共利益的大義,我認為他寫的那篇文章欠了中國人民為抗疫做出的巨大犧牲一個公道。他在文章中把這場如今已經擴散向全球的疫情比喻成你家漏水淹了樓下很多人家的地板,你不認錯,反而挖苦樓下不會抄作業。招來他很多粉絲的喝彩。

我讀到這篇文章,先是很生氣,但是過後冷靜下來,我想這位我的前同行也不是「四大惡人」之外的又一惡那種,應該尚能交流,或者打打筆墨官司。

我想說的是,六神磊磊這篇文章給我這麼個印象:他活在甚至沉迷在自己的江湖裡,並且用這個虛擬江湖的是非善惡去想像中國正在面對的現實世界。他也許真的是讀金庸小說讀多了,他的思維結構非常敢於「高於生活」,想飄就飄,想軸就軸,我怎麼想像,世界就什麼樣。

WHO這樣的權威機構都明確表示冠狀病毒全世界都有,它的源頭至今沒有搞清,反對給它貼地域性的標籤。鍾南山院士也明確說,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在中國。

但是六神磊磊卻號召中國人一舉把這個他形容為樓上漏水把樓下很多家都給淹了的責任包攬下來,滿世界賠不是,他主張這才是中土人民和政權應有的美德。

我相信六神磊磊應該是不知道,美國和西方現在有一大幫人就想做出是中國禍害了全世界,也就是中國漏水把下面的全樓都給淹了的定性。你以為你是高風格,你以為這會在全世界為中國贏得好感?中國這樣主動背鍋只會給充滿惡意的勢力提供攻擊我們的更多把柄,他們還可能以此為契機對中國進行更加實質的發難。

這場疫情來得很突然,在它之前,美國將打壓中國的戰略推向最近幾十年的頂峰。看看美國是如何不遺餘力要搞死華為的,就知道美國現在一些有能力塑造對華政策的精英對中國到底有多狠。這場疫情決不會打斷那些人的惡毒施策,他們很希望這次災難能夠將中國人的團結和凝聚力衝散,讓中國經歷一次再也恢復不了的內傷。

看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參議員柯頓那些落井下石的言論,六神磊磊先生真的不覺得他對事情的分析邏輯太美國化了,他在中國輿論場上值此抗疫重要關頭帶批判中國人劣根的節奏太幼稚、書生氣了嗎?

我估計六神磊磊壓根沒想那麼多,他就是想在網際網路上搞一篇洗版文章,顯擺一下自己多麼與眾不同。他找了個比較新鮮的「自省」切入點,從而匯集起近段時間輿論場上種種不滿的情緒。其實整個疫情都讓中國來背鍋,這不是當下大多數中國人的意願。所有中國人都看到了武漢最初應對疫情的嚴重問題,今天也不排除仍有不足。

同時中國迅速控制住了局面,疫情逆轉,又與後來多個國家疫情嚴重暴發且一時看不出有強有力對策形成新的對照,人們的認識逐漸趨於複雜化。尤其是加上對美國新冠疫情流感疫情是否混在了一起的懷疑越來越多,不能不說,「樓上淹了樓下」的比喻過於譁眾取寵。

六神磊磊在這篇文章里所想所述的是非不是這個世界真正的是非,他沒有看清這個世界的樣子,而是用想像編排、延伸事實。他製造了在輿論中拉風、帶節奏的一種爽,提供了輿論的不良消費,老胡想來想去,想不出這篇搞中國自黑的文章能起什麼好作用。

老胡從來不反對輿論場上有多元的觀點發生各種碰撞,但六神磊磊的這次出手堪稱是一番露怯的表演,他朝著中國國家利益勇猛地踢了一個烏龍球。老胡勸他以後還是拿市井那些婆婆媽媽的事情,以及包括老胡這樣的形形色色的人開涮吧,至於在大是大非和大博弈中追求洗版的刺激,他最好還是悠著點。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303/1417167.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