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聯合國陷入中共狐狸看守雞窩的局面

—中國掌控聯合國機構越多 世界越糜爛

作者:
中國的影響滲透到哪個機構,哪個機構就變成一個為中國國家利益服務的機構,其中有兩個機構的命運堪為前車之鑒,一個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包括其前身人權委員會),另一個是WHO。

WHO總幹事譚德塞在武漢疫情中嚴重偏袒中國的表現,世界已經有很多批評。(圖片來源:WHO推特)

中國政府正在焦頭爛額應付武漢肺炎蔓延之勢,並未忘記競逐聯合國下屬的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幹事長位置。美國現正在努力遊說他國,試圖阻止。考慮到美國遊說主要是曉之以道義,中國爭取支持主要是金錢購買,加上目前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幹事長寶座花落誰家還很難說。

中國影響所到之處盡皆淪陷

中國政府在經濟實力增強的同時,一直在尋求對國際社會的控制,目前已經掌控了聯合國15個專門機構中的4個,其中包括重要的國際電聯、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中國的影響滲透到哪個機構,哪個機構就變成一個為中國國家利益服務的機構,其中有兩個機構的命運堪為前車之鑒,一個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包括其前身人權委員會),另一個是WHO。回憶一下這兩個被套上「中國結」的聯合國機構,有助於人們認清中國因素的危害。

早在2013年,我就寫過一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的中國陰影》,講述了中國用金錢援助購買非洲、拉美等發展中國家的支持,先讓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變成一個由一些人權紀錄惡劣的國家,例如古巴、巴基斯坦、沙烏地阿拉伯、蘇丹和辛巴威等國成為委員的無能機構。在中國的操控之下,任何譴責中國人權紀錄的決議都無法通過。由於美國的強烈抗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2006年改組,更名為人權理事會,但改組後仍然保留原機制,當時人就譏諷為「熊貓歸來」。2018年6月19日,美國宣布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理由是這個機構名不副實,「一些世界上最嚴重的人權侵犯者……通過提升和保護侵犯人權者並參與針對民主國家的誹謗活動,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其自身、其成員及其建立之初的使命都是一種嘲弄」。

WHO的中國因素

自中國SARS疫情流播全球之後,WHO在2005年修改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英文簡稱IHR,中文譯名為《國際衛生條例(2005)》),正式提出「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這一概念。中共當局意識到WHO總幹事擁有可觀的權力與影響力,有必要滲透到該機構中去。為此,中共總理溫家寶專門在2006年9月份的亞歐首腦會議上向各國領導人發了陳馮富珍的推薦信,為其拉選票;在世衛日內瓦選舉期間,中國衛生部部長高強親自壓陣為其助選。在中國的強力推薦與影響之下,在任香港衛生署長時因禽流感誤導公眾得外號「雞珍」、在SARS流行時期故意隱瞞真相導致嚴重後果、並被香港立法會譴責的香港前衛生署長陳馮富珍擔任了兩屆WHO幹事長(2007年-2017年)。

這樣一位紀錄惡劣的人擔任WHO幹事長,結果是WHO的墮落。2014年肆虐西非的伊波拉一疫,陳馮富珍掌舵的WHO反應遲鈍,直到疫情爆發了8個月後才推出抗疫措施,當時就成為國際衛生界批評的眾矢之的。2016年9月,陳馮富珍兩屆世衛幹事長卸任在即,國際衛生界開始對陳馮富珍的工作進行「清算」,一致認為,在她掌舵的10年之內,世衛組織的評價實已江河日下:10個有影響力的公共衛生專家在《英國醫學期刊》發表文章,批評陳馮富珍沒有積極關注各國經濟對全球醫療健康的影響,在她掌權之下,世衛組織的影響力不斷下降。此外,路透社亦於2016年9月23日刊登了另外8個專家的訪問,基本上都得出類似上述的結論。

更嚴重的是,陳馮富珍擔任幹事長時期,WHO陷入嚴重的腐敗醜聞。根據聯合國內部監督服務辦公室發布的審計報告,2015年,WHO的僱員和監督者總共向聯合國報告了WHO內部的83起不當行為,有證據表明WHO存在嚴重的瀆職行為,例如:與WHO相關的不法行為增加了66%,報告的欺詐事件比2014年增加了20%,欺詐案件增加了166早在陳馮富珍卸任前夕的2017年5月,WHO醜聞曝光,該組織成員的差旅費用一年花費了2億美金,遠超他們給愛滋病,肺結核和痢疾的救濟金。

武漢肺炎遺禍全球譚德塞難辭其咎

鑒於陳馮富珍當選是因為大國操縱的結果,2016年以後,WHO新的選舉機制產生,總幹事由194個成員國以一國一票的方式產生。非洲聯盟擁有54個正式成員國,於是中國與非洲聯盟合作,共推辛巴威前衛生部長譚德賽作為WHO幹事長候選人。當時就有人檢舉,譚德賽在擔任辛巴威衛生部長期間,掩蓋了衣索比亞在2006年、2009年和2011年先後發生的三起霍亂流行病,美國喬治城大學公共衛生專家勞倫斯.戈斯汀(Lawrence O.Gostin)教授認為,譚德賽在擔任衛生部長期間隱瞞國內霍亂疫情,如果WHO由一名掩蓋自己國家疫情的人掌權,將「失去合法性」。但是,按照一國一票,再加上中國運籌帷幄及遊說其他國家,譚德賽順利地當上WHO的幹事長。

2017年8月,剛剛履任WHO總幹事的譚德塞訪問北京,中國政府與WHO簽署了一項諒解備忘錄,額外自願捐款兩千萬美元,等於是給新任總幹事送了一份大禮。

WHO此次在武漢疫情中嚴重偏袒中國的表現,世界已經有很多批評,例如,一、遲遲不肯宣布武漢肺炎為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導致疫情世界蔓延。武漢於1月22日封城,此後疫情日趨嚴重,完全符合PHEIC事件所要求的特點:1、通過疾病的國際傳播構成對其他國家公共衛生風險;2、有可能需要採取協調一致的國際應對措施。譚德賽卻因擔心中國經濟與國際形象受影響,延誤了8天之後,在美國等的壓力下才宣布武漢肺炎為PHEIC,譚德賽的拖延,導致世界失去了防疫最佳的時間點。

譚賽德在不得不宣布中國武漢肺炎為PHEIC之後,生怕得罪了這位大金主,一直努力表揚中國防疫如何正確如何得力,千方百計為中國減壓,2月14日至16日,第56屆慕尼黑安全會議(MSC)在德國慕尼黑舉行,譚德賽以WHO總幹事身份於2月15日在MSC上發表題為「新冠肺炎和埃博拉疫情背景下的全球衛生安全」的講話,讚揚「中國為從源頭控制疫情所採取的強有力防控措施令人鼓舞,中國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為世界防控疫情贏得了時間」,「各方必須抓住疫情應對的『機會之窗』,加強準備工作,防止疾病進一步傳播,……「,一下將中國從禍害世界的病毒發源地變成為他國人民生命安全做出慷慨犧牲的抗疫第一國。

正因為譚德賽的工作失誤,不少國家疏於防範,武漢爆發的新冠病毒疫情正在禍害世界。在蔓延30個國家的新一波疫情中,形勢最緊張的是伊朗、韓國、義大利。伊朗死亡達致八例,周邊國家宣布關閉對伊邊界;韓國確診人數暴增,宣布進入全國進入最高警戒狀態;義大利確診破百,死亡三例,不得不緊急封鎖北方十幾座小城,本應在2月22日舉辦的威尼斯狂歡節只好停辦。

應該請狐狸來看守雞窩嗎?

美國自川普入主白宮之後在聯合國積極退群,中國則與之相反,運用金錢力量,積極爭取重要國際組織要職,支持人選並非考量國際社會接受度,而是對北京的配合度。中國新聞網曾以《中國人入主國際組織,幾乎平均每年一位》,自豪地宣稱中國官員正在成為世界各大機構的掌門人。2020年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WIPO)換屆改選,據獨立新聞機構《知識產權觀察》(Intellectual Property Watch)分析,中國有意提名WIPO現任副幹事長王斌穎爭取此一主導國際知識產權規範的重要職位。WIPO不僅負責制訂知識產權的國際政策,還充當著專利申請的中央提交系統,影響著眾多國家。此前,國際電聯由中國派人出任幹事長之後對中國的嚴重偏向,有足夠的理由讓外界擔心,在侵犯知識產權方面臭名昭著的中國如果主導這個機構,將嚴重扭曲世界知識產權體系。正因為看到這樣的危險,《日經新聞》在2月20日發表秋田廣之的評論《不要讓中國主導聯合國機構》(Don't let China start dominating UN agencies),認為西方和日本必須阻止北京按自身的形象重塑世界,如果由中國來領導一個制定知識產權國際政策的機構,那就等於請狐狸來看守雞窩,太荒謬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清漣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