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唐宋民:一個12歲孩子自己去民政局辦住孤兒院申請 所有人都哭了

—疫情日子斷想

作者:
都說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是啊是啊。但我還是擔心2020年的這個春天怕要比17年前的春天讓人們記憶更深。來臨是來臨了,但在這個春天,不僅會有一些無辜的患者告別人世,還會留下一些「孤兒寡母」。剛才就見一視頻,一12歲孩子到民政局申請去孤兒院。工作人員問他的家庭情況,孩子拿出了爸爸媽媽爺爺奶奶死亡證明,所有人一下子全哭了。緊接著工作人員免費辦理了手續。

一個多月前,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泄密」道:中國早在1月3日就把中國疫情報告給了美國。這真要讓人出離憤怒了!把本國民眾生命不當回事,卻去通知天天在央視上大罵的老美。人格分裂至何等地步!是害怕美國說中國政府隱瞞嗎?難道就可以對本國人民隱瞞?中國統治集團長的是什麼心肝,僅這一件事就不難判斷!

日本有官員因負責撤僑工作中出現失誤,跳樓自殺,讓人唏噓。今天的日本人是人類最有羞恥感的民族。與日本人相對應的是某族群早就忘記了母語中還有「羞恥」二字。

日本在捐助中國的抗疫物資上印著這樣的話:「山川異域,風月同天」或「風月同天,與子同裳」。相信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不看乃至厭惡抗日神劇了。日本才是真正的「禮儀之邦」,儘管他們曾對這個世界尤其對我們這個近鄰犯下過滔天大罪,人家畢竟早已走上正道。

這次疫情終於讓全國乃至全世界看到,我們一些人不斷地「打臉」,難怪有網友氣不過,說有些人早就沒有臉了。他們說是這樣,事實偏偏那樣。

咱也不研究中國史,像這樣封村、封路、封城,在中國歷史上不知是否出現過。

每個人都是「時代產物」,除非活得像豬圈裡的豬——豬是沒有「時代感」的。

在一個社會一個國家,必須具備「不怕」的勇氣才有可能說真話,這個社會這個國家本身就已經病得不輕了。

按照洛克《政府論·下》推理,人民有權決定下面圖片中那個講話作指示的人的生死,且輕而易舉。

二月初,在微信上看到WH市委領導化裝成領導司機模樣搬一箱子口罩走,而醫務人員眼巴巴在那兒等著領不到口罩。真沒想到,即使在如此嚴重的疫情面前,中國官員仍不忘使用特權。有人說,在中國如果有官員說為官不易,那麼請他辭職,不希望他忽悠天下。

在中國,說為官不易的都是騙子。如果某人不是市委領導,能比醫務人員特殊嗎?

網上揭露武漢的王某和舒某夫婦合謀發國難財,希望國家特別是中紀委對此調查。若屬實,應依照法律懲處這對夫妻以謝國人。現在雖然不是通常意義的戰爭時期,但此次疫情是沒有硝煙的戰爭,我們所面對的「敵人」,除了病毒,就是那些隱瞞、瀆職以及發國難財者。

說「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其實此時已經有了「明確的證據」),說「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說「不會比非典傳播嚴重」,「說兒童不易感染」,說「病毒在外界無法存活」,結果,這些全是貨真價實的謠言。然而,造這種貨真價實謠言的人什麼事也沒有!相比武漢那8位說真話的醫生被約談,並在央視新聞中「示眾」,是何等不公。

動不動就高喊著「網路不是法外之地」。那麼敢問:官方的嘴,央視的嘴就是法外之地嗎?事實上,他們隱瞞多少真相,造過多少謠,為什麼那些人就像生活在「法外之地」呢?

永遠不要把整個族群當「傻子堆」或當「羊群」。這個族群中有無數的「傻子」有無數只「羊」一樣的人,但!這個族群中畢竟還有許多不是傻子不是羊的生命。他們在注視著你,注視著你們。他們要看看你和你們到底給這個族群帶來了什麼。他們要看看你和你們到底是一群什麼樣的物種。魯迅說現在和一百年前一樣,一百年前和五百年前一樣,五百年前和一千年前一樣——這個族群在精神上為什麼就難以進步!

去年十月下旬,一遊客在游南京中山陵時,突然跳下,抱伏在石棺上痛哭。他哭什麼呢,肯定是哭孫中山又快死一百年了,「民權」仍是海底月鏡中花,中國仍一獨裁國家!

最高會議報道一出,中宣部立即「調集」300多記者奔赴武漢。幹什麼?聞風而動去做所謂「正面報道」,同時要對付自媒體,用一網友的話就是要「佔領宣傳高地,和自媒體較量」。可憐的自媒體,怎麼有能力去與御用記者較量,自媒體很快就會敗下陣來,肯定的。不過,就我所知,一個好記者,一定是跟著自己的人性和感覺走的,誰的話都不聽!否則,不叫記者,只能稱之為「歌者」或叫「皇家記錄員」。

都說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是啊是啊。但我還是擔心2020年的這個春天怕要比17年前的春天讓人們記憶更深。來臨是來臨了,但在這個春天,不僅會有一些無辜的患者告別人世,還會留下一些「孤兒寡母」。剛才就見一視頻,一12歲孩子到民政局申請去孤兒院。工作人員問他的家庭情況,孩子拿出了爸爸媽媽爺爺奶奶死亡證明,所有人一下子全哭了。緊接著工作人員免費辦理了手續。

二0二0年二月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