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病毒肆虐 下一個比口罩更牛的一定是…

作者:

病毒不斷傳播,有人為股市下跌心驚膽戰,其實在新冠病毒所帶來的一系列初級和次級災害中,股市都排不上號,甚至債務違約和失業都不是最核心的內容,真正的風暴眼是「糧道」。

糧食將成為風暴眼

經濟全球化之後,世界的產業鏈連接在一起,其中最核心的是能源和糧食產業鏈,從重要性來說其它產業鏈都是次一級的。全球穀物出口國主要是美國、巴西、阿根廷、法國、烏克蘭、加拿大、俄羅斯、哈薩克、印度、越南、泰國、澳大利亞等國,而其它絕大多數國家都是穀物進口國。在國際穀物市場上是一種高度壟斷的局面,類似於歐佩克、美國、俄羅斯對原油市場的壟斷。世界上只有三十三個國家可以在農產品上實現自給自足,另外一百多個國家中,其中都有一部分人的飯碗在別人手上,主要是在美國、巴西手中。之所以經濟全球化讓很多國家擺脫了飢餓,就源於兩點:

第一,由於經濟全球化,那些糧食出口國的農業企業和農場因市場擴大,積極性得到提高,再加上天氣的幫助,產量得以提高;

第二,經濟全球化過程中,歐美資本流入發展中國家和不發達國家,讓這些國家豐富了外匯儲備,有能力從糧食出口國進口穀物。最終,經濟全球化讓很多國家擺脫了飢餓。

所以,如果您僅僅認為經濟全球化發展了全球經濟,這是不夠的,經濟全球化更讓很多人的肚子問題得以解決。

本次疫情讓歐美充分體會了產業鏈外置所帶來的損害(導致醫用品短缺,威脅本國民眾的生命),全球產業鏈的重新洗牌是不可避免的,這其中就包括穀物的全球產業鏈。

前幾天,有一個驚人的消息傳出,越南海關已經嚴禁大米出口,但還只是「暫時」。

越南總理正在要求有關部門統計大米庫存,然後在周六決定是否正式宣布禁止大米出口,全世界都在靜靜地等待這隻「鞋子」落地(現在還未得到最新消息)。

為何各國的神經如此緊張?

年初,非洲蝗蟲肆虐非洲和印巴,印度和巴基斯坦是全球主要的大米出口國,對全球的大米市場當然會產生重大影響(下圖為2018-2019年度各國的大米出口和進口量,單位是萬噸)。

蝗蟲還是小兒科,新冠病毒是黑天鵝

湖北是中國重要的農業產地之一,自古就有「湖廣熟,天下足」的說法,自從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湖北人被禁足很長時間,也就無法從事工農業活動,加上各地對交通的阻斷措施就阻斷了種子、化肥、農藥、飼料的運輸,導致湖北甚至更多地區的農業活動受到影響。

現在,病毒已經蔓延到全球。

印度為了對抗新冠疫情,總理莫迪已經宣布了21天的禁足令,現在恰恰是進行農業活動的關鍵季節,對農業活動當然會帶來嚴重影響。這種影響不僅僅體現在印度,全球主要的穀物出口國中美國、加拿大、法國、澳大利亞、巴西、阿根廷、俄羅斯、泰國都在遭受病毒肆虐,都在對部分人口禁足,必然會對今年的農業造成重大影響。同時,病毒肆虐就會影響港口碼頭的生產活動,運輸被阻滯,阿根廷的部分港口已經被強迫停工(這是最近豆粕大漲的根源,阿根廷是全球最大的豆粕出口國),就會阻滯穀物運輸鏈。

至於病毒對全球穀物生產的影響是多少,現在誰也不知道,國際糧農組織和相關分析師也沒給出準確的判斷。話說回來,即便給出判斷也是瞎蒙,沒多少意義。

越南的做法最有意義,因為行動是最好的回答。如果作為全球第三大大米出口國的越南開始禁止大米出口,說明影響極為嚴重,而哈薩克也禁止了11種農產品出口(全球第九大小麥出口國),在佐證這個判斷。俄羅斯宣布將每周評估情況,以決定是否實行出口禁令,一旦俄羅斯有所動作(俄羅斯植物油聯盟已要求限制葵花籽出口),會對國際農作物市場帶來重大衝擊。

當產量下降,越來越多的穀物出口國開始禁止出口的時候,更多國家就會爆發饑荒。

本次疫情,讓歐美很多國家以生命為代價清醒地認識了產業鏈外置所帶來的巨大風險,進一步,當國家之間對抗來臨的時候,由於自己沒有完整的產業鏈,道路橋樑可能難以及時修繕,車輛無法及時出產,甚至坦克大炮飛機導彈的生產都會受到影響,這就不是少數人的生命問題,而是是否需要舉手投降的問題。所以,經過疫情打擊之後,很多中大型的國家都會通過「非市場經濟」的手段要求自己的企業必須回家,要求相關企業必須在本國建設生產基地,完善自身的產業鏈,尤其是最基礎的產業鏈。

這就會導致兩個問題,其一,發展中國家和不發達國家的資本外流;其二,以出口獲得的外匯收入下降。兩方面壓縮本國的外匯儲備,甚至有可能爆發外債危機。此時,本國的進口能力就會枯竭,基於全球化所建立起來的全球穀物產業鏈就會崩裂。

當越來越多的國家禁止糧食出口、部分國家的進口能力枯竭時,很多國家的「糧道」就斷了,新的一輪饑荒暴風就無法避免。

所以,下一個,比口罩更牛的一定是農產品。

本次疫情,對於人們生命與健康的影響是極為嚴重的(到今天,已經釀成3萬多人死亡),但這只是看的見的。個人認為,疫情所產生的、現在暫時還看不見的「次生災害」將比病毒本身所導致的災害嚴重的多。

隨著全球穀物產業鏈的斷裂,最近三十年在全球已經鮮見蹤跡的饑荒將再次回歸人們的視野,很多農作物出口國開始限制出口僅僅是初期信號。穀物產業鏈斷裂的根源在兩點:第一是疫情會導致逆全球化加速,全球貿易快速收縮,那些無法通過進出口獲得硬通貨的國家就無法購進穀物,這就是逆全球化對全球穀物產業鏈的破壞作用。這一點是最主要的,因為全球穀物可以自給自足的國家只有33個,其它一百多個國家都需要外購才能填飽肚子;第二就是全球穀物產量在疫情和氣候的影響下下降,同時,疫情導致港口作業停滯,運輸鏈中斷,影響了穀物的全球供給,但這一點只是次要的。

三十年以前,人們的信仰並不是錢,但最近三十年,大多數人心中的信仰只有一個字:錢。當全球穀物產業鏈集中斷裂之後,就是「錢」信仰崩塌的時候。

舉例來說(注意僅僅是假設):

當市場上各種物資十分充沛的時候,人們只要有了錢,就可以買到各種物資與服務,可以買買買,可以下館子還可以洗腳按摩,甚至一些中共老虎蒼蠅可以「買來」二奶、三奶……N奶,等等。由於錢可以「無所不能」,就逐漸成為了一些人的「信仰」。

雖然過去一年多豬肉價格出現了暴漲,但只要你有錢終歸還是可以買到的,足以支撐「錢」信仰。可一旦美國、巴西阿根廷的大豆因各種原因無法實現進口的時候,國內就會出現約80%的大豆缺口,豬就會變瘦、變小,豬肉產量就會暴跌,此時,最可能發生兩種情形:

第一,菜市場的豬肉特別少,後來者根本買不到,這已經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供給短缺的問題,此時,你拿著手中的紙幣就只能懵懂。

第二,政府在這個時候很可能會發揮自己的行政權力在物資分配過程中的作用,最簡單的方式是製作肉票,如果你拿不到肉票,手中捧著大把的紙幣就更加懵懂。

不僅豬肉,其它農產品也是一樣的道理。所以,只要是農產品發生短缺,都一定是「錢」信仰崩塌的時候,甚至連「二奶三奶」都會跟老虎、蒼蠅說,給錢不行,你還是給幾斤豬肉吧,最不行也應該給幾斤肉票。

當然上述只是舉例,僅僅是為了說明問題,不代表現實,別當真。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奇怪的「錢」信仰坍塌哪?根源在於貨幣必須具有稀缺性,可當紙幣的發行量遠遠超過最基礎的物資供給的時候,就會買不到「生存」必需品,紙幣就喪失了貨幣職能,取而代之的就是稀缺商品「跑」過去主動執行貨幣職能。

希望假設不成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