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加拿大需謹防中共政權的利爪

作者:
共產主義病毒並非新生之事,但數十年來「老牌激進分子」及其學生因同情馬克思主義而被蒙蔽了雙眼,看不清共產主義的真面目,從根本上削弱了我們對共產主義病原體的文化抗體。

2020年4月28日,天安門廣場巡邏的武警

卡爾加里動物園要把大熊貓「二順」和「大毛」送回家去,雖然原計劃待到2024年。我說「家」,那是因為大熊貓是從來不賣的,為保持物種稀有和竹子的唯一供應商,中國只是把熊貓借給別國動物園,熊貓的主要食物是竹子,每隻熊貓每天要吃18公斤。

鑒於中共最近向加拿大提供1.3億個N95口罩,以賺取5倍利潤——雖然其中許多未能兌現,我現在不願去多想進口竹子花費了動物園多少錢。

我似乎並不是唯一對中國共產黨(CCP)憤怒的人,因其利用加拿大嚴峻的疫情牟取暴利,儘管這種瘟疫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安格斯里德研究所(Angus Reid)一份新民意調查顯示,加拿大人對中共的看法已「急劇下滑」,只剩14%的人對中共仍有好感、12%的人想和中共有更緊密的貿易關係、14%的人同意由電信巨頭華為來參與加拿大5G網路建設;而75%的人選擇在與習近平政權打交道到時要人權法制先行,而不是只看重經濟利益。這些數字自2017年始出現大幅變化,當時,有48%的人看好中共。

加拿大普通民眾已開始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懂得自己的政府為何拒絕接受中共充滿私慾的政治擴張,和這種擴張是在如何威脅著我們的國家安全,使民眾成為北京「人質外交」的受害者。

我們許多人看到這種策略或已改變,但基於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集權意識卻頑固如常,它並非只想控制其近鄰,如某些一廂情願的西方中國觀察家所設想的那樣,而是,要控制西方社會本身。

共產主義病毒並非新生之事,但數十年來「老牌激進分子」及其學生因同情馬克思主義而被蒙蔽了雙眼,看不清共產主義的真面目,從根本上削弱了我們對共產主義病原體的文化抗體。

在與蘇聯對抗的冷戰早期,當時馬克思主義信徒尚未入侵大學,西方尚可產生對邪惡勢力的群體免疫。但到了下一代這種免疫力就消失了。

那時,西方在冷戰中享有某些優勢。當時我們的經濟並不依賴於由莫斯科控制的供應鏈,但現在的局勢不一樣了,現在是我們要依賴於北京控制的供應鏈。冷戰時期,我們和蘇共也沒有科學項目的合作,但現在,我們和中共在這方面卻有合作。當時蘇聯人通過間諜活動竊取了一些研究機密,但卻是零零碎碎的。這與中共多年來大規模盜竊數據不可同日而語。

蘇聯確實設法滲透到了美國的大學、工會、情報部門、甚至美國總統的圈子裡,但這些滲透發生時,官方是反對的,不像現在,滲透已成為國家級領袖們的共謀。

約瑟夫·麥卡錫(Joseph McCarthy)的傳奇故事在蘇聯旅伴的出遊中顯得格外引人注目,但這並不意味著滲透不是問題。此外,我們都害怕炸彈,並相信在某些情況下,蘇聯有可能把炸彈撂過來。

註:麥卡錫曾是美國共和党參議員,從1950年開始,他成為挑戰共產黨對美國政府滲透的最出名的公眾人物。他指控有大量共產主義者、蘇聯間諜和同情蘇聯的人,在聯邦政府內部從事削弱美國的陰謀活動。

中共也有炸彈,但CCP不一定非要使用它,因征服其假想敵的途徑有很多。而當假想敵如此恐懼種族歧視時,西方領導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伺奉中共。

顯然,中共宣傳已成功說服許多西方政要,包括加拿大:中共的崛起是不可避免與不可抗拒的。

如果我們批評中共在香港的粗暴行為、或為要求釋放加國人質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而施壓過大、或為受迫害的「法輪功」發聲、或反對華為的5G參與權,加拿大政府好像就害怕來自中共的經濟懲罰。

但是,經濟懲罰可能並不會發生。英國、挪威、韓國、瑞典、澳洲在過去十年里都和中共有過口角,都受到過威脅,然而出口到中國的貿易卻在繼續增長,去年,中共找出一個借口,禁止進口加拿大牛肉和豬肉,以懲罰加拿大持美國拘捕令拘留華為高管孟晚舟。但後來中共發現自己食品短缺,禁令也就解除了。

在上述民意調查中,當被問到同意不同意這一說法:「中國政府對該國COVID-19狀況保持透明」時,絕大多數人要麼不同意,要麼強烈反對。他們的看法沒錯,溫和地說,已有證據證明中共缺乏透明度,但是,加拿大政府並沒有按照所掌握的材料採取相應行動。

此次民調對特魯多來說特別尷尬,彷彿在敦促其保持自尊。上周,加拿大駐華大使多米尼克·巴頓(Dominic Barton)出人意料使用了較強的口吻,呼籲疫情危機結束後對世衛組織處理瘟疫的情況做「嚴格審查」。但在5月13日的每日新聞簡報會上,當特魯多被問及詳情時,他做了淡化處理,說,「詢問一些不同國家的行為,其中包括中國,這是很正常的。」不同的國家?但中國是唯一一個國家——它(中共)如此不負責任,蓄意阻撓正式調查。這裡,特魯多是在向中共保證,大使的嚴厲語氣只是一種外在形式,並不觸及實質。

普通話「磕頭」被普遍理解為是一種對主子的巴結逢迎。我們的領導人不敢對中共處理中共病毒表示不滿,這等於在向中共磕頭,承認其霸權。

熊貓看上去憨乎乎是很可愛,就容易忘掉它仍然是只熊,有著熊的利爪。中共的利爪插入加拿大內臟有多深,有多透,細節出現在《熊貓的爪子:北京對加拿大的影響和恐嚇》一書中,此書作者是資深記者、中國通約翰·曼索普,這本書出版於2019年,頗富啟示性,看完儘管不免令人沮喪,但我敦促加拿大人還是讀一讀它。

不管我們的領導人為了討好熊貓磕了多少頭,熊貓的胃口卻從未滿足過。對貪婪的中共來說,加拿大不過是一大片無人看守的竹林,供大熊貓隨意取用。

作者簡介:

芭芭拉·凱(Barbara Kay)自2003年以來擔任加拿大《國家郵報》專欄作家,還為包括thepostmillennial.com在內的其它出版物撰稿,並著有三本書。

本文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