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比太極馬老師30秒被KO更慘的是牛老師

作者:

馬保國老師,是太極拳高手,挑戰自由搏擊,結果30秒被KO。好在,老人家性命保住了。

能站出來面對面比拼的,都是好漢。馬老師這種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還是值得讚揚的。

這場比拼,讓我第一時間想到了《水滸》里的一個人。

當然,我不是把馬老師比作《水滸》里的這個人,只是從中得到一個共同的結論: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不要挑戰別人,不要挑釁高手,no zuo no die這話,放在古今中外,都是有道理的。

我們說的這個牛老師,是個潑皮無賴,名叫牛二,人送綽號沒毛大蟲。

這傢伙的專業是地頭蛇,特長是在街頭撒潑、行凶、胡鬧,惹了幾場官司,連開封府也治他不下。

這種人,我們身邊似乎都有,有一股混不吝的勁兒,人高馬大,鬍子拉碴,功夫不高,但好歹也練出一點肌肉。

可以腦補一下:這樣的人上街,都是橫著走,或者光著膀子,或者露著肚子,或者那個大棒軟鞭啥的,特威風的樣子。

這種人,看見好吃的,隨手拿點;看見好姑娘,隨手摸下。一般老百姓惹不起,躲著走;正經買賣人家,都奉行和氣生財,碰到這種人,掏點錢,孝敬孝敬,一來二去,這種人自我感覺非常良好,覺得自己不是牛二,而是牛大,厲害著呢。

在一些縣城,或者農村的市集,都有類似這種混混,大家惹不起,也躲不起,只有忍氣吞聲,所以,打黑除惡是有一定的社會需求的。

這類人天天街面上晃蕩,和開封府的那些地方巡捕,也混個臉熟,他也不是罪大惡極,你也沒法判他個十年八年的,誰要是告他,他扭頭報復起來,官府還真不管。

於是,牛二這類人,慢慢覺得自己就是大爺,自己功夫真的是技高一籌,別人不敢和自己打。除非是有關部門發動打黑除惡,否則他們真的還啥都不怕。

楊志,是個倒霉鬼。

丟了花石綱,給樞密院打點,給高太尉說好話,雖然沒進監獄,可丟了官兒。對指望封妻蔭子給父母祖先爭光的楊志而言,這下可是大好前途徹底毀了。

一個朝廷正規處級幹部,還沒來得及買房,就犯了錯誤被雙開,前途渺茫。因為打點關係花光了錢,成了窮光蛋。

一個人,孤零零地流浪在帝都的街頭,只有一把寶刀相伴,這種孤獨和寂寞,這種失意與絕望,是楊志從來沒有過的。

此刻的楊志,甚至覺得王倫勸他落草為寇也有道理。

一個自以為天下無敵的小混混,一個對人生感到絕望的失業青年,就在帝都的天漢州橋附近,相遇了。

牛老師是個潑皮,沒學過太極,也沒練過詠春,但他不是完全蠻不講理的那種人。

他看到一個落魄青年在自己地盤上賣刀,見面先是詢問價格,而不是直接搶。

楊志說我這寶刀賣3000,牛老師說啥破刀啊,不就是切豆腐、切白菜么,我看也就是指30。

牛老師的砍價本事,可夠高的,直接減去兩個零。

在楊志這種武痴看來,你侮辱我可以,但不能侮辱我的刀。於是,他解釋說,我的刀有三大特點:第一,砍銅剁鐵,刀口不卷;第二,吹毛得過;第三,殺人刀上沒血。

牛二是個較真的人,而且他見過的只有切菜刀,沒見過什麼寶刀。在他眼裡,刀不會這麼厲害,刀就是用來切菜的。人也沒那麼厲害,他嚇唬幾句,想要的東西就都拿到了。

實在不行,擺個打人的pose,花拳繡腿比劃比劃,也就得償所願了。

可楊志沒有工作,沒有錢,有的只是面子、自尊,和身上這把寶刀,他一定要證明刀是寶刀。

於是,比賽正式開始。

第一場,砍銅剁鐵。很簡單,一刀把一枚銅錢剁為兩半。

第二場,吹毛得過。也簡單,牛老師拔下一把頭髮,楊志對著刀一吹,頭髮被砍作兩段,紛紛落到地下。

很多人只看到牛二撒潑的一面,卻看不到他的付出,他外號是沒毛大蟲,可能說他是沒有毛的老虎,也可能說他沒多少頭髮。為了比賽,可能沒有多少頭髮的牛二,拔下一把頭髮讓楊志砍,也是拼了,其心可嘉。

第三場,殺人刀上沒血。這個不好玩,如果不殺人,就不能證明;如果殺人,就得償命。

牛二為了潑皮的尊嚴,也是拼了。楊志說帝都怎能隨便殺人,弄條狗殺殺試試吧?牛二堅決不同意,這體現了他執著、不糊弄的專業主義精神。

牛二說,要不你殺我吧!你不敢殺我,對吧?那你就沒法證明刀是殺人不見血的寶刀,刀就得歸我。然後,開始使用類似太極推手之類的功夫,來揪楊志。

楊志也不糊塗,他先是大喊,讓周圍的吃瓜群眾做個見證,然後,一刀下去,KO了牛二老師。

結果,楊志連搠兩刀,牛二血流滿地。

事實證明,牛二老師是對的,楊志的刀確實做不到殺人不見血。

這只不過是《水滸》里的一個小插曲,楊志的結果是刺配大名府,寶刀也被沒收。

自古以來,像牛二這樣的小混混,大多數情況下混得如魚得水,99%的本地人,不想招惹他們,這更加助長了他們這種人的氣焰。

這99%的人,都盼著有個俠客能出面懲治這樣的潑皮無賴,而這個俠客如果被打敗,受侮辱,卻又沒有一個人站出來。

我們可以想像,如果楊志一時認慫,不敢還手,牛二再糾結幾個人過來群毆一頓,周圍的看客們,是沒有人出來幫助這個落魄失業青年的。

最多是,混混們走後,幾個好心的老頭老太太過來說,孩子啊,走遠點兒吧,這個牛二咱惹不起。

說這話的時候,還要四周看看,生怕混混們聽到。

牛二所代表的,就是這麼一幫沒有真本事、靠耍賴謀生的人,一個可悲的事實是,俠客只是存在於金庸、古龍的想像中,這樣的壞人,官府不管,捕快不管,他們有時候真覺得自己是高手,別人打不過自己。

對於楊志而言,慶幸的是吃瓜群眾有良心,湊錢給他買飯,還幫他四處打點,牢頭節級們也看他是英雄,不要他的錢,還予以照顧。法官故意把罪責說得輕了,故意殺人弄成了打架鬥毆,楊志得以保命。

《水滸》充滿了人性的險惡和狡詐,但帝都的吃瓜群眾和基層官員,讓人感到了春天般的溫暖,讓人感受到正義的存在。

殺死潑皮的事,江湖上很快傳開。楊志和魯智深初次見面,互通姓名後,魯智深哈哈一笑說,你莫不是那個在東京賣刀殺了破落戶牛二的楊制使?

英雄惜英雄,好漢惜好漢,行俠仗義的魯智深,自然會喜歡楊志,就像打敗馬老師的王慶民,見到徐曉冬可能也會哈哈一笑……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