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黃之鋒:年青一代要跟習近平斗長命

反送中」運動還沒滿一周年,北京突然繞過香港立法會推出「港版國安法」。此舉被指相當於宣布「一國一制」,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預料將激起新一輪抗爭運動,香港人要在中美角力爭取最大利益。

德國之聲:昨天看到北京推港版國安法的消息,你有什麼感受?

黃之鋒:跟很多香港人一樣,有點始料不及,需要些時間消化。以往經常聼國安法或者人大的批評,但想不到這麼快出現,而且是繞過整個本地立法程序,這是匪夷所思、聞所未聞的。

這明顯是北京對香港民主派爭取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以及《逃犯條例》在國際壓力下被逼撤回的一個報復。北京發動文攻武鬥對付香港人,武鬥用《反恐條例》、暴動罪對付示威者,文攻就用《國安法》整頓國際遊說工作。

德國之聲:國安法主要針對四種威脅: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及外部干預。你去年爭取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被北京批評是勾結反華勢力,是否擔心國安法實施後會被捕?

黃之鋒:其實昨天消息出來後,立即有網民問我會不會「走佬」丶「著草」(逃亡),但我覺得,對比起其他前線抗爭者面對三丶五丶十年的刑期,現在我不會想丶也不應該離開香港,現在要一起撐下去。

北京此舉引發國際關注,美國在疫情嚴重的情況下也有十多位國會議員對此表態,未來數周的國際形勢更加關鍵。如果離開香港是正中北京下懷,他就是想阻止你的國際連結工作繼續推展。

德國之聲:「反送中」示威者經常說要和北京「攬炒」(玉石俱焚),這次北京的做法可能導致美國終止對港特殊待遇,這是否真正「攬炒」?

黃之鋒:不是,這絕對不是示威者所說的「攬炒」,而是北京的清算。

社會各界對攬炒的定義不同,北京和建制派說的「攬炒」是暴力,但我們說的「攬炒」,是指藉助香港國際地位的槓桿向北京施壓,要求北京在獨立關稅區帶來的自由,與威權管治之間二擇其一。要香港作為金融中心,讓中國繼續享有經濟上丶紅色資本的盈利的話,北京就不能獨裁。

現在北京撕破臉引入國安法,是為香港人提供一個助燃劑,只會增加國際關注,尤其是美國總統大選前半年更加關注香港。武漢肺炎爆發後,國際社會本來已經忘記了香港,也沒有空間管香港,但現在弄成這樣也不得不管。

德國之聲:北京推港版國安法被指是反制美國,香港是否成為了中美之間的犧牲品?

黃之鋒:現在很明顯是中美角力,香港人一定是夾在中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三(20日)剛講完大規模拘捕民主派令華府質疑香港自治程度受威脅,不足24小時後北京就說要推國安法,又批評有外國勢力干預。未來國際社會的關注和反應一定會以幾何級數上升,如何增加抗爭丶民主派的議價能力(bargaining power)是最關鍵。

德國之聲:國安法消息一出,年輕人和抗爭者有什麼情緒?你預期抗爭運動的下一步是什麼?

黃之鋒:大家都很擔心,不擔心才怪。我覺得反而讓大家回到2019年6月11日的氣氛,就是6月12日(立法會恢復對《逃犯條例》二讀)之前大家都不知道能否撤回。

本來抗爭氣氛隨著疫情而降溫,武漢肺炎爆發後大家基本上計劃等到6月9日反送中一周年才出來,但北京政府帶頭重燃氣氛,加速整場運動的發展,香港有可能重演2019年下半年的抗爭運動。

如國安法實施,示威者的抗爭成本必定會增加,但面對北京如此壓迫,香港人更加有決心反抗。未來兩天是國安法公布後首個周末,這周末的公眾活動非常關鍵,我們密切留意警方會如何打壓和清算。

德國之聲:很多人說香港已死丶一國兩制已死,香港人為什麼還繼續抗爭?

黃之鋒:我們所認識的香港死了很久,一國兩制也早已名存實亡。不過「著草」(逃亡)解決不到問題,正如去年《逃犯條例》前人們都討論是否要移民、「著草」,但大家還是儘力而為希望促成轉機。經歷過去一年的洗禮,抗爭已經成為香港人的DNA

去年很多人說6月9日(首次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是終局之戰(end game),結果過了大半年也未終結,是一場無限之戰(infinity war)。共產黨一天還在,而且你跟它只隔著一條深圳河,你就註定跟它拉鋸。

德國之聲:香港人開始說要跟共產黨斗長命,你覺得要抗爭到什麼時候?

黃之鋒: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六四天安門屠城之後,大家已經開始講要「和共產黨斗長命」。

現在真的是和習近平斗長命,大家心知肚明以他的獨裁專權,只要他一天還是中國主席,香港有民主的機會都是零。我們就看看香港千禧後的一代長命,還是習近平做主席做得長。這是香港年輕一代的決心,而且很多人比我更勇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