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魏京生:五四運動與共產黨全盤西化下的瘋狂種族主義

—五四運動的經驗教訓(之三)

作者:
大家不覺得那時候的日本人,和現在的民族主義小粉紅就像照鏡子一樣嗎?民族主義狂熱到了要死要活的地步,而且完全不講理。再回過頭看看五四運動和文化大革命,那就是和民族主義一脈相承。

如今的很多朋友,喜歡把小粉紅民族主義運動比作義和團,其實這兩者很相似卻不同。義和團的目標是宗教性的,或者說是傳統的皇權主義的副產品。這和現代小粉紅的民族主義狂熱不是一回事兒。

現代的民族主義起源於外來思想,也是學習西方運動的產物。雖然現代的小說等文藝作品,喜歡把民族主義描寫成是自古以來,但那只是現代宣傳而已,並不是什麼自古以來。因為自古以來中國人的民族、種族成分就很複雜,號召種族主義的政權,在中國基本站不住腳。蒙古人的元朝已經是極限了,清朝就比元朝更乖,幾乎完全漢化。

那麼這種民族主義是怎麼回事兒呢?看看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的日本,會讓人明白很多事兒。大家不覺得那時候的日本人,和現在的民族主義小粉紅就像照鏡子一樣嗎?民族主義狂熱到了要死要活的地步,而且完全不講理。再回過頭看看五四運動文化大革命,那就是和民族主義一脈相承。

再聯繫到中國學習西方潮流,到了五四時代已經轉變為學習日本,就可以知道兩個狂熱之間的傳承關係了。舉例說明,現在的小青年們恨不得自己有個白人的血統,在網路小說,特別是什麼穿越小說里表現得比較明顯。他們甚至把頭髮染成黃色,當不了真的,當一把假的也要過把癮。

這種思想潮流在上世紀初的日本已經流行,甚至有人號召到歐洲去換換人種。這和現在共產黨說中國人種就不配民主自由,可謂是異曲同工。當然,共產黨的御用文人們使用比較巧妙的說法,叫做亞洲特殊價值觀,或者特色什麼什麼的,避免了種族主義的指責。

也是從日本傳來的,在五四時代流行的民族自卑心理,在共產黨的全盤西化政策下得到了加強。為了吹捧自己抄書對象的至高神聖地位,為了給自己照上一層不容置疑的光環,這些讀書不求甚解的投機文人,為那個時代的思想界製造了民族文化自卑的心態。

回想一下從五四到文革,充滿報章書刊的砸爛孔家店,傳統文化就是吃人文化的叫囂,就知道中國傳統文化里的優秀成分為什麼會蕩然無存;現在中國人的道德為什麼會蕩然無存。這些讀書不求甚解的投機文人,根本就不懂他們要全盤西化的西方道德,和中國傳統道德本質上沒什麼區別。不過一個靠宗教維持;一個靠比較純粹的思想價值觀維持。

一個民族一個社會的道德體系,都是幾千年來逐漸演化形成的,只能小幅度改良;而且不分人種民族,基本面都是相通的。一旦按照五四文人們的號召徹底砸爛,從頭建設的是什麼呢?就是回復到人本性的自私、貪婪、殘酷和背信棄義。這正是現代中國社會的寫照,是以毛澤東、鄧小平為代表的五四青年學習西方走向歧途的結果。

讀書不求甚解又急於得名得利的結果,必然是學習走向歧途。而這種所謂的熱血青年選擇的結果,必然是誰最會忽悠就選擇誰。共產主義的蘇聯,就成為很多五四青年的目標。在正確學習西方和大忽悠選擇之間的較量中,日本對中國的侵略和蘇聯對中國內戰的干預,起到了改變歷史軌跡的決定性作用。

當然,不能否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政治上的短視,加上所謂的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的功利主義政策,丟掉了幾次促使中國民主的機會,包括阻止中國共產化的機會。

不是中國人自己不努力,而是文人們把國家和民族帶到了溝里。西方的朋友們只是在看熱鬧,以至於後來才有了冷戰、朝鮮戰爭和越南的犧牲。看來種族主義確實害人不淺。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