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美國大選:老年選票是關鍵

作者:

一對年長的夫婦於2016年11月8日在北卡羅來納州達勒姆市投票之前先閱讀選票。

賓夕法尼亞州韋斯特莫蘭縣——該廣告展示去該賓州西部縣的一個鄉間、後工業無名小城的車程。廣告中的女人說她叫珍妮,是個漁民。在2016年投了唐納德·川普的票,而現在有些後悔,因為川普打算削減醫療補助。

廣告中最重要的資訊是其年齡。她今年82歲,戰略家和專家都認為,這個年齡段可能是11月選舉中最重要的投票區塊,而不是城郊足球媽媽、保全媽媽,也不是賽車(NASCAR,全國汽車賽車協會)爸爸(註:「NASCAR爸爸」描述大約4500萬南部白人男性的人口群體,這些男性通常是中年,通常是工人階級或中下階層),更不是大街上抗議的人。

賓州Keystone College學院政治學教授傑夫·布勞爾(Jeff Braue)說:「老年人將決定下一任美國總統。」

布勞爾說,雖然65歲以上者一直是個強大的投票區塊,但考慮到今年選舉的背景,其選票將具決定性。

「老年人占選票70%還多」,他說,「其選票一直高於任何其他年齡組,並且,隨著嬰兒潮一代陸續進入這一年齡組,目前老年人口也在增長。」

布勞爾說:「在賓州、威斯康星州、密西根州、佛羅里達州和北卡羅來納州等關鍵的搖擺州,老年人的投票比例也高於全國平均水準。而當年,這些州不過是險勝,所以,川普承受不起稍微丟票。」

由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秋季重返高潮的可能性,以及內亂不息,他強調,無論怎樣努力,老齡組的票數不會大變。

華盛頓民主黨戰略家約翰·拉普(John Lapp)對此表示贊同。「老年人確實是關鍵性的族群」,他說,「川普人氣在滑坡,選民在遠離,過去他能夠指望的人走掉了。」

四年前,川普以7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了這些選民。在最新的《華盛頓郵報》/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民調中,喬·拜登在全國選民中領先10個百分點。

這項民意測驗是在5月底大瘟疫高峰期進行的,完成於喬治·弗洛伊德因警察暴力死亡、騷亂掀起之前,也在全國支持取消警察的民主黨人激增之前。

密西根州共和黨戰略家傑米·羅伊(Jamie Roe)也認識到老年選票的重要性:他們握有決定權。

羅伊說,拜登及其民主黨選戰組也看到:如何處理社會動盪,是老年人是否放棄川普總統的關鍵。

他說:「我告訴你一件事,那就是:擊敗拜登的一個要點在於,反攻民主黨的『撤警』弱點,老年人希望社會安寧,需要法律和秩序。」

布勞爾說,「隨著對疫情恐慌的減緩,經濟重啟,有跡象表明,老年人對川普的支持也將反彈。」

過去幾十年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總是能夠贏得老年人選票,只有民主黨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是個例外。

「2016年時,老年人並不是特別喜歡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當候選人,她自己黨內的也有許多人甚至投了抗議票。」布勞爾說,「拜登對老年人更具吸引力。他們覺得拜登雖然不像川普那樣直率,但更為溫和。」

布勞爾說,老年人將密切關注拜登的副總統選擇:「他們更傾向(拜登)選擇一個溫和並富有領導經驗者。如果拜登的競選搭檔太過左傾或經驗不足,即便在初選中投票給他的人也會在11月大選中三思而後行。」

2016年競選,川普得以險勝取決於三個重要的搖擺州:賓夕法尼亞州、密西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川普之所以能夠擊敗備受青睞的希拉蕊·柯林頓,是因為他得到了老年人的大力支持。今年大選,川普也需要老年選票。稍有不慎,拜登將長驅直入,拿下大選。

布勞爾說,若要判定勝負,只要看看老年人的態度,因其將是2020年總統競選的決定性因素。

原文Senior Citizens Will Be the『Deciding Factor』 in2020 Elect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薩林娜·基多(Salena Zito)擔任國家政治記者有長期、成功的事業。自1992年以來,她採訪了每位美國總統和副總統,以及華盛頓的最高領導人,包括國務卿,眾議院議長和美國中央司令部將軍。採訪對象多達幾千人,遍及全國。她對事業充滿熱情,採用被人遺忘的實地報導方式報導生活中的普通人,足跡深入到49個州的偏遠地區。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14/1476951.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