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瘋狂「鬥爭」的毛澤東

作者:
毛澤東反智慧、倡愚眜,不僅用文盲陳永貴、吳桂賢任副總理,留下紅朝同張獻忠在成都統治同類笑話。他毀了傳統與現代兩代知識分子後,文革中,學校停課10年,還毀了下鄉知青一代,荒蕪了他們青春期學習現代文化,在舊的農耕環境去文盲化,落後化。老毛滅了3代中國智識人,當今天世界進入產業不靠人工製造,靠智慧智造的智能時代,老毛造的愚昧罪孽,還將在未來不斷阻礙中國走向現代文明。

毛澤東曾有小紅書《毛主席語錄》風行,印數達數十億,儼如紅色聖經。引利比亞卡扎菲仿效,也出版他的小綠書語錄。稱為綠色聖經。可他倆死後,這兩本書,都進了垃圾堆,再沒有人讀它和保存它。當年,中國人的一言一行,必須與這語錄對號入座。

現在,共黨的幾家研究黨史文獻的機關,早發現《毛澤東選集》160多篇文字,只12篇,經毛撰寫,另有13篇,被毛動過筆,其餘皆共黨中要人包括瞿秋白張聞天與秘書們所寫的講話或文件、決議,甚至,他的大秘胡喬木臨終前交待:《為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愚公移山》這老三篇,及《沁園春·雪》,即「千里冰封、萬里雪飄」那首詞,皆胡喬木所作,他希望死後,恢復真正作者。

其實,毛澤東搞個人崇拜,便包裝打扮宣傳他,離本色的老毛,越來越遠,毛自豪是出身綠林大學。他的本色、本性、本來面目,任如何偉化、神化、聖化,毛仍在歷史長河中,正如孔子的嘆息是:「逝者,如斯乎?不舍晝夜。」地被沖洗出他的真相:史學家余英時從這長河看出給毛評價:不過是洪秀全類型的鄉村邊緣人。中國社科院學者王學泰分析出中國宋代以後湧現的遊民,才是毛的階級成份。若用毛的前妻楊開慧說他的(從長沙板倉出土楊的日記上寫的老毛)卻是:生活流氓加政治流氓了。這些評定,都是歷史老人的手,撕下毛的畫皮,現的原形與真象呀。

老毛在延安,就愛批王明是:「言必稱希臘,」而毛身後,張愛萍將軍則說毛是:言必稱秦始皇郭沫若在《十批判書》中批了暴秦,毛批郭是:「勸君少罵秦始皇,焚坑事業待商量」,而毛對再訪中國的美國記者斯諾,乾脆坦白自己就是:「馬克思加秦始皇」。斯諾卻糾正毛是:史達林加秦始皇。事實是毛的腹中,很少馬克思,多的是《資治通鑑》裡寫的帝王術。馬克思是毛的皮,秦始皇才是毛的核。21世紀了,崇毛、拜毛,豈非還在崇拜兩千年前秦始皇暴君,不太可怪可悲,太奇葩了嗎?

就這麼一個20世紀的混世魔王,中國垃圾謀略文化孕出的惡棍,專制土壤暴發的政治土豪,身前那些崇拜他的,是跟著他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發跡受益者,他死後,還有人衛護頌讚他的,竟是受害者,乃至他爺便是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中的餓殍,或文革武鬥打死的無辜者。儘管,文革後清算毛,仍讓「四人幫」頂了罪,卻頂不完,又用《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敷衍,實是堵批毛罵毛者的口。卻堵不住,陸定一等仍要求對毛實事求是定論,就在1979年清算毛的會上,共產黨老文藝人士夏衍評毛的6句話,也很到位,他說毛是;「拒諫愛諂,多疑善變,言而無信,綿里藏針,喜搞女人,道德敗壞。」也記錄在冊,比那些「三七開」類渾話具體真實。那時,毛是被拉下過神壇的。當年許多廣場、車站塑的毛像,曾一夜之間,被清除掉哩!只這些年,從薄書記在重慶紅歌重唱,許多文件,紅教條再現,毛假的偉光正形象,才又復出。可毛的那本語錄上的話,仍在歷史垃圾堆里發臭,倒是語錄與毛選刪掉毛的那些昏話、瘋話,流傳網上,更活脫出老毛的本色與本性。老毛那出格與出醜,遠甚於他孫子毛新宇說的那些昏話與瘋話呢。

讓我們來先品評一下毛澤東對文化教育的謬論,好像中世紀花刺子國王說的胡話。

毛澤東說:知識越多越反動:醫學教育用不著收什麼高中生初中生,高小畢業學三年就夠了。華佗讀的是幾年制?明朝的李時珍讀的是幾年制?

知識越多越反動,他這一句反智與滅知的後果,就回答了錢學森溫家寶之問:中國為何出不了大師與諾獎獲得者。中國智庫的知識人,被毛澤東用「反動」罪名,運動方法,鬥死,殺死乾淨了。土改,殺的地主中計程車紳、官紳、鄉紳,他們多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者。反右,又滅的現代文化的知識分子,文革,再橫掃一切牛鬼蛇神,便犁庭掃穴似的消滅乾淨了。獲諾獎的李政道從美國回國要拜見培養他的物理學教授束星北,此時,束從牢裡出來,正在街頭乞食於他學生。只因錢學森、鄧稼先等是會造原子彈的,才沒被老毛弄死。甚至為毛效犬馬之勞的眾多秘書,從陳伯達田家英,從李銳到師哲,不是逼死,也丟監獄。中國幾代知識分子,戴著毛澤東「反動」枷鎖與莫須有罪名,被剿滅得乾乾淨淨。智慧滅了,愚昧繁榮了。中國走向文明的現代,能不被這愚昧障礙嗎?結果,反動的不是知識多了,倒是老毛開歷史倒車的愚昧才是反動了。

而他說的小學生文化便可作醫生,甚至拉出華佗與李時珍沒上過今天中學大學來詭辯,可那時的醫生,是集中國千年醫藥文化,從神農到孫思邈,通過師傳家授,才在華佗集外科李時珍集藥物學大成。老毛在文革中發動無知向有知者造反,醫生去做護士活,護士去司醫生職,造出多少醫療亊故,他不知道嗎?而老毛用的保健醫生是小學生嗎?那服務他20幾年的醫生李志綏,既畢業於成都華西大學醫學院,還是北京協合醫科大學的博士,老毛這口是心非,只證明他的驕狂,仗恃權高位極,胡亂發狂言昏語而已。

毛澤東反智慧、倡愚眜,不僅用文盲陳永貴、吳桂賢任副總理,留下紅朝同張獻忠在成都統治同類笑話。他毀了傳統與現代兩代知識分子後,文革中,學校停課10年,還毀了下鄉知青一代,荒蕪了他們青春期學習現代文化,在舊的農耕環境去文盲化,落後化。老毛滅了3代中國智識人,當今天世界進入產業不靠人工製造,靠智慧智造的智能時代,老毛造的愚昧罪孽,還將在未來不斷阻礙中國走向現代文明。

老毛那「知識越多越反動」的謬論,留下的後患是:知識越少越落後、越粗鄙、越野蠻。而這些被今日中國旅遊者帶到世界,叫全世界看清老毛留下的後遺症,何止在物質領域,更在精神境界。

今天,不是有中共朱成虎軍頭叫囂不惜打核戰。甚至不惜毀西安以東全部城巿嗎?毛澤東60年前震驚世界打核大戰的瘋話,早在1957年11月在莫斯科開世界共產黨領袖會議上,就語驚世界了,他說:「大不了就是核子戰爭,核子戰爭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我怕誰去。」這個話一講完,全場鴉雀無聲,很多人沒聽懂,說毛主席怎麼了,死3億人不算什麼,下面喝茶的時候都議論紛紛,捷克斯洛伐克總書記拿著咖啡直哆嗦,說中國6億人,我們才2000萬啊。

毛的戰爭瘋狂,已勝過史大林,史大林在國共內戰時,建議國共劃江而治,朝鮮戰爭中,也居幕後不出面,他就怕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戰。毛澤東要推廣他「槍桿子裡出政權」為世界共運作指導理論,他不惜以核武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東方草莽的蠻話、瘋話,以為會獲得喝彩,卻嚇著了從奧斯曼野蠻統治掙脫入歐洲文明的東歐工人領袖們,老毛的戰爭瘋話受冷遇,他便改弦易轍,用錢開路,到第三世界去找王公酋長們對他擁戴。當時社會主義陣營,只阿爾巴尼亞霍查支持毛路線,毛不惜用中國民脂民膏去點燃毛說的歐洲社會主義的明燈。而中蘇的矛盾,由老毛的核戰撕開,以致尖銳到中蘇在珍寶島邊界燃起戰火,不是美國人阻止勃烈日涅夫,蘇聯中南海外科手術的核打擊,差一點就投到這愛核戰的老毛頭上,老毛才急忙發出: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的口號!然後,才逼出一個聯美抗蘇的轉折,離老毛一邊倒向蘇聯,與美斷交寫「別了,司徒雷登」。可是30年後,又在他中南海書房迎接美國總統,改說:你好,尼克森矣。美國總統進中南海菊香書屋,不證明毛親蘇仇美的失敗嗎?這教訓,似乎今上又忘了哩。

直到今天,迷信核武的金正日,還在唱毛澤東迷核的老戲,只是再怎麼挑逗美國,人家吃一塹長一智了。

老毛的以核壯膽,不惜地球與中國死一半的瘋話,實是不把人看做人,這個簡單常識未解決,今天的接班人,也未解決,而這卻是趙紫陽下野後被囚居那十幾年,反思清楚了的:他向看望他的舊屬僚留下的兩句話是:1,回歸常識,2,把人當人。趙看得多透呵!可人在專制者眼裡,老毛認為人是實現他野心的工具或棋局上的棋子,而今天,仍在繼承,還在以主權去抵制人權,以愛黨偷換的愛國主義,去抵制普世價值哩。

老毛還迷戀他的鬥爭哲學,謂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且說:八億人,不鬥行嗎?他發現文革失敗,竟然不死心,還說:文化大革命七、八年再來一次。

他的以鬥治國,既鬥衰敗物質世界,也鬥荒蕪中國精神世界。既鬥亂了政治倫理,也鬥亂了社會倫理。形成一個你死我活殘酷的機制,儘管這些年,中共黨棍黨閥們的口裡,也學到說「雙贏」來取代他們的「你死我活」,但只在國際巿場說說,在中國政治官場,這「你死我活」,在毛時代以路線鬥爭表現,現時代以反敵對勢力繼續,當前,還在十九大前白熱化。只要中共不上民主與法治的軌道,這「你死我活」的互鬥互噬互害的社會機制,就仍在阻礙中國邁步走向現代文明。

因為這「你死我活」還停留在叢林法則。老毛以鬥治國鬥出的災禍,已夠慘痛了,還能用中國特色GDP把這叢林式的野蠻包裝打扮來向世界炫耀,要替代美國擔當領世界化盟主,侈談什麼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大陸專制與台灣民主都水火不融,還能與世界民主潮共命運,豈不哄鬼嗎?老毛當共運領袖與第三世界領袖沒當成,鬧的折騰與笑話,至今還是漁樵笑談的笑話,毛澤東想代替蘇共當頭頭,成了痴夢,現在再來重複想代替美國做世界盟主,更是笑話了。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0/1479254.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