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事業單位下崗 挫敗不斷襲來

—事業單位下崗 我走出辦公室去工地搬磚

作者:

出於不服老的心態,43歲那年,我找了個建築工地搬磚,沒想到兩天後腰傷復發,進了醫院。

我曾是事業單位的契約工,在迷信體制的東北小城,沒有編制就像頭上懸著一把刀。2014年,單位改制,效益不好的產業被砍掉,擺在我面前的選擇只有領兩萬塊錢走人,或留下來做門衛。

當時我剛42歲,自然不甘心在小屋了卻餘生,領來的賠償金交給妻子還房貸,我在家消沉了一陣,隨後聯繫朋友,去他的工程隊做貨車司機。

離開辦公室喝茶看報的環境,我才真實地感受到生活粗糲。在工程隊,年輕小伙兩三下就能卸完的貨,我得搬上一個小時,還動不動就出錯。朋友幾次出面替我解釋、道歉,我實在過意不去,沒兩個月便主動離開。

那時,兒子想一套精裝版四大名著,可我兜里只剩300塊錢,是接下來一個月的生活費。我讓他放下,他不願撒手,一直抱著我的腿央求,我低聲吼了句:‌‌「你怎麼這麼不懂事。‌‌」轉身離開書店,留他一人站在原地。

在小城鎮,很難看到40歲以上的私企職工,同齡人要麼安穩地待在體制內,要麼做點小本生意維持生計。一番權衡下,我接受前同事的邀請,開了家房產仲介公司。

好景不長,沒過多久我發現前同事趁我不在,在公司帳目上動過手腳。我不想再與他合作,幾乎是撕破臉才要回入伙本金,在公司忙前忙後三個月,最後只得到800元分紅。

正是那段時間,兒子即將升初中,妻子堅持送他進私立學校,每年八千元學費,足以將我壓垮。還房貸、教育支出、大件開銷,下崗兩年沒有收入,我的存款所剩無幾。我和妻子商量讓她先付一年學費,哪怕算我借的,但她始終不肯,並且一直念叨同齡人都已過上了衣食無憂的生活。

焦慮、挫敗、喪失尊嚴的感覺一齊襲來,我們吵到快要離婚,七十多歲的父親聽說這事,堅持由他來出孫子上學的費用,接過父親給的兩萬四千元,我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

經過這件事,我下定決心外出打工,不論再苦再累,也不能輕言放棄,不然將來父親養老,兒子上學,沒人能替我承擔責任。好在還有操作車床的技術,我來到家鄉省會,謀得一份生產零件的工作。

4年過去,現在我成了生產線上的品檢員,算是勉強穩住生活。但那天坐在去工廠的公共汽車上,我還是忍不住想,父親一輩子在土裡刨食,兒子將來會有廣闊天地,而我們這代人,是不是註定要有一段被時代甩下車的經歷?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真實故事計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5/1481226.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