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長平:李登輝「病亡」 大陸人黯然神傷

作者:
一些中國網民對李登輝辭世的悲傷,對他歷史功績的盛讚,超過大多數悼念他的台灣人。在1994年和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面對面聊天時,李登輝滿懷感慨地說:「已經出發了!摩西以及人民今後都有得拼的。」不少中國網民稱他為「台灣的摩西」。在這些沉重的悼念後面,隱藏著對自身處境的哀嘆。多年以前,大陸有一批「國粉」——民國及國民黨粉絲。對照1949年以後中國文化、藝術、建築、法治和人心所遭受的摧殘,他們懷念甚至美化民國時代的一切。

台灣前總統李登輝辭世,在《人民日報》標題中獲享「病亡」待遇。在中共官話序列中,這意味著評價偏低,跟四人幫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和腐敗官員陳希同的死訊同級。不過,相比1957年美國麥卡錫「一命嗚呼」,1965年陳誠「病死」,1975年蔣介石「死了」,又要高級一些。蔣經國1988年辭世時適逢中共大陸最開放年代,《人民日報》報導中稱為「病逝」和「逝世」,可謂備享哀榮。

在大陸網絡,如果你想要批評一個官方肯定的逝者,就會有無數人出來說「死者為大」。但是,跟隨在李登輝三字後面的,是一邊倒的罵聲:民族罪人、遺臭萬年。來自台灣的黃安、邱毅等人的負面評價得到大量轉發。他們顯然很享受這種只有一種聲音的言論空間,還給自己貼上「敢於說真話」的金箔。

暗中哀悼台灣摩西

但是,在舉起一張白紙都是犯罪的社會,誰都知道這是禁言的結果。即便如此,哀悼李登輝的聲音仍在悄悄地流傳。正如一個自稱「愛國小分隊隊長」的博主所說:「公知為莊祖宜(美國駐成都總領事林傑偉的台籍夫人)哭喪的眼淚還沒擦乾,又繼續為李登輝哭喪了。」

公允地說,「哭喪」這詞用得不誇張。禁止讓悼念更加哀慟,壓制讓感情更加濃烈。一些中國網民對李登輝辭世的悲傷,對他歷史功績的盛讚,超過大多數悼念他的台灣人。在1994年和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面對面聊天時,李登輝滿懷感慨地說:「已經出發了!摩西以及人民今後都有得拼的。」不少中國網民稱他為「台灣的摩西」。

在這些沉重的悼念後面,隱藏著對自身處境的哀嘆。多年以前,大陸有一批「國粉」——民國及國民黨粉絲。對照1949年以後中國文化、藝術、建築、法治和人心所遭受的摧殘,他們懷念甚至美化民國時代的一切。大學裡學貫中西的大師,報紙上嬉笑怒罵的批評,上海十里洋場的繁華,押赴刑場還可以高呼政治口號的自由,都是那麼令人神往。他們稱蔣介石為蔣公。不過蔣公仍然是歷史罪人,蓋因為剿匪不力,後患無窮。

在了解更多台灣歷史之後,其中部份國粉轉為民進黨粉絲或者台灣社會運動參與者。李登輝的個人膽識、政治智慧和歷史成就,令他們讚嘆不已。

我不是「國粉」,但多年前曾在《南方周末》發表文章紀念蔣經國百歲誕辰。為此,《北京日報》發表點名批評文章〈長平為何要記住蔣經國〉。文章認為,「蔣經國的確在台灣發展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要論個人對整個國家、民族的歷史貢獻,毛澤東鄧小平更是扭轉乾坤的偉人」,因此揭發了我紀念蔣經國一定「別有用心」——

細看該文,作者先是要人們記住不可逆轉的世道人心,接著要人們記住蔣經國對兩岸和解與台灣經濟振興的功績,最後話鋒更進一步,「歷史將會無可爭議地記載,蔣經國一生最大的功績,是他超越個人、家族和黨派的私利,解除了戒嚴令,開放了結社自由和言論自由,帶領台灣結束了專制統治,推開了自由民主的大門」。這就一下子點明了,西方式的政治制度,恐怕才是長平先生念茲在茲的重點。

我承認,儘管並沒有像作者「北關」想像的那樣指桑罵槐,但是的確不是憑空感慨。當年去台灣訪問,參觀公共電視台時,還買了他們製作的紀錄片DVD《李登輝》,至今帶在身邊。盒套封底文字中寫道:李登輝「卸任之後更為台灣正名制憲運動奔走,成為台灣獨立運動的精神領袖。反對者責難他善變,但他認為自己始終不變,只要從台灣人的立場來看就能了解……」

在那篇文章中我也指出,是台灣社會幾十年來的反抗運動,促成了蔣經國的覺悟和反思,逼迫他作出了正確的選擇。對於李登輝的歷史成就,亦當作如是觀。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04/1485016.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