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重慶人:從未見過如此大洪水!

位於朝天門碼頭下游幾千米的寸灘檢測站水位高峰時,超保證水位8.12米,是1939年建站以來最高水位。(網絡圖片大紀元合成)

在長江、嘉陵江洪水夾擊下,重慶主城區遭遇了特大洪水,甚至離重慶朝天門幾公里的寸灘的水位達到1939年來最高。重慶當地民眾感嘆自己從未見過如此大洪水,從未被淹過的南紀門水上分局派出所,兩層樓都被淹。

據大陸長江水文網資料,20日上午8時15分,寸灘水文站水位出現最高洪峰達到191.62米,超保證水位8.12米,是1939年建站以來最高水位。

當地民眾黃先生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介紹說,寸灘則位於朝天門碼頭下游幾千米。「洪災最嚴重的是重慶主城區,主要是指以渝中半島為中心向周圍輻射方圓十多里的區域。渝中半島是由長江和嘉陵江切割而成,朝天門碼頭就在兩江交匯處。」

「洪水經過重慶時,渝中半島的長濱路、嘉濱路,南岸區的南濱路,巴南區的巴濱路,九龍坡區的九濱路,沙坪壩區的沙濱路,江北區的北濱路都被淹了。」他說。

「18日重慶主城區的洪水水位就比7月的洪水水位要高五六米左右。菜園壩的好幾個批發市場、珊瑚公園、長濱公園、珊瑚壩、南濱路和北濱路等沿途公園基本上都被淹了。而菜園壩在朝天門上游靠長江五公里地方。」

這次重慶朝天門碼頭的朝天門門洞於18日傍晚6點多就全部被淹,到了19日傍晚,連朝天門門洞上面的平台都淹沒了,只剩「朝天門」這三個字了。當晚重慶官方發出緊急撤離通告,稱20日凌晨洪峰過境重慶城區。

黃先生介紹,朝天門碼頭是古代迎接聖駕或者欽差大臣的地方,其寓意就像北京天安門。言下之意,非常不吉利。

黃先生強調:「我今年39歲,反正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洪水。之前的洪水都沒有淹到濱江路上來。」

他還介紹,南紀門水上派出所是兩層樓,距離朝天門碼頭上游沿長江方向三公里地方,下面是長濱路。好像2012年大洪水時淹到過長濱路,不過沒有淹到那個派出所。這次基本被淹沒了。

重慶的楊女士也介紹,「嘉陵江那個水漲得很大,很多年都沒有發生過這樣的大水。嘉陵江旁邊的房子都被淹了,重慶到磁器口周邊的車都不能通行。」

據悉,19日,嘉陵江洪水上漲至嘉濱路洪崖洞外,洪崖洞景區一樓和地下車庫全部被淹,水位距景區二樓還有2至3米高度。洪水期間,使用長江的物流也全部被叫停,所有船隻停航。

為防群體事件 街道與災民一對一溝通維穩

黃先生表示,原來發生自然災害時,大陸的新聞還會跟蹤報導一點,人們也會持續關注。「現在,只要不是親身經歷的受害者本人或者親屬,基本上很難了解到災情的具體情況。」

他表示,「當地政府為了從根源上杜絕群體性事件爆發,通過當地街道採取維穩方式一對一單獨溝通,除了受害者本人或者親屬外,很難了解到具體補償金額或者安置狀況。」

他因為在網上發了一些真實的內容,多個微信、QQ都被封了。他藉用主旋律電影《平原游擊隊》裡的經典台詞「封鎖越來越緊,說明鬼子的末日就要來到了」,來形容中共的政權走到了盡頭。

重慶遭遇40年來大洪水 三峽大壩水位達新紀錄

長江上游此次洪水導致重慶遭遇40年來最大洪水,也使位於重慶下游的三峽大壩的水位也達到新的紀錄高位。

7月18日,長江2號洪峰經過三峽大壩時,水庫最高水位漲至164.5米左右,超過三峽建庫以來汛期調洪最高水位163.11米。

8月22日凌晨3點時,長江第5號洪水經過時,三峽水庫的水位達到167.46米,出庫量達到48,100立方米每秒,超過建庫以來汛期調洪最高水位(164.50米)2.96米。

凌晨5點時,三峽水庫的水位再破紀錄多了0.06米至167.52米,出庫流量為48,000立方米每秒。

凌晨6點時,三峽水庫的水位再升高了0.04米至167.56米,出庫流量為48,100立方米每秒。

三峽水庫的汛期調洪最高水位再創新高。(網絡截圖合成)

儘管官方沒有公布三峽入庫流量,但根據水位和出庫量比較,顯然入庫的流量還在繼續增加。

黃先生擔心地表示,三峽大壩還在重慶下游,非常危險。「眾所周知,三峽大壩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豆腐渣工程,據說竣工至今仍未通過工程驗收。竣工典禮也無當時國家主要領導親臨參與,草草了事。」

他還介紹,「大概是2008年汶川地震後,我就看過很多預言三峽潰壩的文章。後來,很多類似的文章都在2014年之後被刪除了。」

近年來坊間也在流傳要準備好有大事發生,他也告誡自己的親朋好友,準備好壓縮餅乾、穀子、麥子(注意不是米和面)、豆子、肉乾、葡萄乾太陽能板、全波段收音機、救難包等。

著名國土規劃專家、《三峽工程三十六計》作者王維洛前不久向大紀元表示,三峽工程對長江上游洪水來說是雪上加霜,對長江中下游的洪水沒有防洪作用,對全流域的洪水作用也很小。三峽水庫更多的是發電作用。

大陸著名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的兒子黃觀鴻博士此前就強調,早在當年建三峽大壩的評估會上,他父親等人堅決反對三峽工程上馬的原因就是在重慶和武漢兩個大城市的江河幹流上是不允許建大壩的,這也是三峽工程設計的最大缺陷。現在事實證明花那麼多錢修的這個三峽大壩,救不了夏季的這個汛情(全流域的洪水),「三峽水庫不放水重慶要淹,那放水,武漢長江段在武漢是一個地上河,你這個時候再雪上加霜,還大放水,那武漢不就淹得更厲害。」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宇蘭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249.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