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中共垂死變招 四大政策組合延命

—美國重拳反制下的中共四大政策

作者:
對美國,中共又有兩個具體戰術。第一,分化美國,等待今年11月3日大選塵埃落定。第二,搞統戰是中共的拿手好戲,挑撥美國和盟友關係,用各種手段阻止、瓦解川普政府正在組建的全球「清共」聯盟。

圖為烏雲密布的北京天安門廣場。

2020年的如下三件事必將載入史冊:第一,大瘟疫肆虐世界,全球追責中共;第二,中美新冷戰;第三,中共之垂死掙扎。本文簡略評論中共垂死掙扎中的四大政策。

一、宣稱「仍然處於戰略機遇期」:死乞白賴,恐懼脫鉤

「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對天下大勢的判斷都是處於「戰略機遇期」中。的確,中共通過洗腦誘導和戰略欺騙,2010年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吹噓自己「創造了世所罕見的經濟快速發展奇蹟和社會長期穩定奇蹟」。

但自2017年起,中共所謂的「戰略機遇期」就戛然而止了。國內,習近平與其最大政治敵手、腐敗總教練江澤民妥協,政局直轉之下,全面、加速惡化,各類矛盾日益激化,濁浪拍岸。國際,以美國川普總統執政為標誌,全球「清共」潮起。2017年,川普首個國家安全報告指認中共是未來最主要的威脅;2018年,開打貿易戰;今年,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衝擊下,開打新冷戰。20世界90年代冷戰結束以來的國際格局混沌期,就此終結,向中美兩極對抗格局急劇轉換。

在此國內國際形勢逆轉之際,中共根據其「兩個一百年」目標,仍然堅稱「處於戰略機遇期」,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的表述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我國發展仍然處於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同時國際環境日趨複雜,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強。」

這是赤裸裸的謊言,這是自欺欺人,但也是對國內民眾和國際社會的戰略欺騙,具有豐富的政策含義。簡而言之,對內,強化控制,確保政治安全,維護中共統治和當政者的核心地位;對外,主要針對美國,高掛「免戰牌」,口頭求和(駐美大使、外交部長、楊潔篪等等輪番出馬),實質卻不退讓,即使讓步,也是邊打邊退、層層阻擊。

對美國,中共又有兩個具體戰術。第一,分化美國,等待今年11月3日大選塵埃落定。中共長期對美滲透,打「五張牌」(即爭取農業集團、能源集團、華爾街資本集團、在華投資企業及其商會等代表機構,以及美國地方政府的支持),現在力挺拜登,而美國的主串流媒體對中共支持拜登的新證據採取了完全默不作聲的態度。在8月20日接受民主黨提名的演講中,拜登只提到了中國一次。川普評論,「如果他(拜登)當選,中共會擁有我們的國家。」第二,搞統戰是中共的拿手好戲,挑撥美國和盟友關係,用各種手段阻止、瓦解川普政府正在組建的全球「清共」聯盟。

總體來說,面對川普政府的新冷戰,中共寧當縮頭烏龜,只做有限應對;為避免中美脫鉤,中共死命硬撐國際循環(可參見筆者《透視中共的「國際循環」》一文)。

但是,新冷戰實實在在在開打,脫鉤實實在在在進行,中共自欺欺人的結果只能是更快滅亡。

二、「國內大循環」:死扛到底,「彎道超車」

為了體現「仍然處於戰略機遇期」,習當局為「十四五規劃」確定了一個基調,即「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企圖以此與美國和國際社會對抗。

「國內大循環」這個提法,其實也是承認了當前大陸經濟的困境。例如,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稱:當前經濟形勢仍然複雜嚴峻,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較大,我們遇到的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加以認識。

實際上,自2011年以來,大陸經濟增長率就持續下墜,其主因是體制問題、改革失敗(可參見筆者《中國經濟亂象紛呈中共束手無策》一文)。

但問題是,大陸經濟痼疾多年來都沒有得到解決,而且愈演愈烈,當前國內國際形勢大逆轉的之際,中共就能解決得了嗎?顯然不可能。尤其,習當局仍然供奉著馬克思主義的裹腳布。例如,8月16日,《求是》雜誌將習近平2015年11月23日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不斷開拓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發表出來,其用意不言而喻。

質言之,中共的體制和意識形態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死敵,從根基上腐蝕了中國經濟。這裡不展開,只講一點。中國為什麼山寨橫行,沒有一個世界級品牌,缺乏企業家精神和工匠精神?因為難得「好企業」。那麼,「好企業」能起到什麼作用?作用就是「一個好的競爭者勝過十個監管者」。

中共治下,「好企業」難得一見,「壞企業」和「壞政府」卻比比皆是。有篇廣為流傳的短文說了一件事:深圳水務局700名公務員,花5個億治理不好一條小河;但是,流經9個歐洲國家的萊茵河,僅有12個人在有條不紊地管理著。以一斑窺全豹,由此可見,中共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換句話說,只要中共不倒,「國內大循環」就只能是一句空話,中共打著這個口號的一切作為大都是瞎折騰。

三、推行DC/EP(數字貨幣):「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8月14日,中共商務部印發《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總體方案》,宣布:中共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及中西部28個政經發達城市進行央行DC/EP(數字貨幣)試點。

推出貨幣數字,這是一個歷史性的大事件,其影響之廣泛於深遠,現在是難以估量的。中共在經濟和金融上,從來就不是一個領先者和先驅實驗者,現在急急忙忙地推出數字貨幣,比原來的時間表大大提前(2016年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表示,計劃用十年左右的時間,讓數字貨幣取代中國有八百年歷史的紙幣),這是極其反常的。這個反常,體現的是中共的苦心積慮和拚死一搏,終極原因在於中共的亡黨恐懼。

須知,中共數字貨幣與西方數字貨幣是根本不同的。在西方,數字貨幣是民間性的,且是去中心化,用戶完全可以保護消費隱私;比特幣是有發行總量上限,這樣不會造成貨幣貶值通貨膨脹問題。中共的做法恰恰相反,央行中心化,國家發行,無上限,且具法償性,不能拒絕使用,想發行多少就發行多少,用戶的隱私權將完全消失。

有論者概括中共急推數字貨幣的如下五個具體意圖:其一,貨幣財產變相掌控在中共手中,變相推進消滅私有制;其二,為閉關鎖國、計劃經濟做準備;其三,全民監控、國家維穩;其四,反貪腐反洗錢是假,內鬥掌控權力是真;其五,對抗SWIFT國際結算系統(害怕美國金融核打擊)。

此外,中信建投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岸元還為中共獻策:央行發行的DC/EP數字貨幣「不全是人民幣」,而是權重各半的「人民幣+美元」複合幣。這將使得人民銀行成為美聯儲之外,第二個提供美元支付手段的中央銀行。他要脫鉤,我不脫鉤,人民幣借船出海。

中共想得很好,但卻冒著極大的風險。例如,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指出:如果用電磁爆(EMP)的技術襲擊中共的銀行計算機系統,可能就會一舉抹掉所有的數字貨幣發行、交易、轉帳、支付的記錄,連他們作為備份的電磁記錄,如備份主機、磁碟、磁鼓上面的記錄,都會一併被抹掉,因為它們全部都是在電子媒介上的電磁產品。還有,如果有一個擁有超級領先、更快和更強電腦系統的國家,比如使用量子計算機和更先進網路,就能破解中共的加密,摧毀中共的數字貨幣。美國在當前,已經擁有這樣的技術。

中共雖想利用貨幣數字掌控一切,最終結果卻將是痴人說夢。

四、極限施壓:吃定香港、鎖定台灣、錨定南海

一方面,中共力圖使用一切手段嚴格控制大陸民眾(包括大規模建集中營關押百萬新疆民眾),鎮壓一切反抗,把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另一方面,中共在三個熱點地區採取極限施壓手段,藉此吸引美國和國際社會的注意力,以攻為守,討價還價,來達到「管控分歧」的目的。

目前美國對中共開打新冷戰,可以說是全方位的,出招頻頻,中共疲於奔命,手中也沒多少牌可打。為了有效應對美國,中共利用長期炮製的三個熱點區域問題來牽制美國,並在2020年更加變本加厲。這三個熱點區域就是香港、台灣、南海。

關乎香港。從2019年中共強令港府修改《逃犯條例》到推出「港版國安法」,香港風雲變色,港人眾志成城,國際社會在光天化日之下目睹了中共的無恥與邪惡,紛紛反制中共,香港成為新冷戰的最前沿。美國先後出台《香港人權法》和《香港自治法》,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制裁中港官員等等,一時戰火紛飛。

關於台灣。今年1月11日,蔡英文高票連任總統;台灣成功抗疫,為全球模範生;美台關係全面提升,推進對台軍售,衛生部長訪台等等,都使中共更加老羞成怒,加大對台軍事威脅。就在武漢封城之際,中共軍隊展開本年度對台「巡航」,戰機不時逾越海峽中線;多次舉行軍演。對此,美軍反應強烈。8月18日,美國「馬斯廷」號驅逐艦穿航台灣海峽,這是美國軍艦今年內的第8次。就在此次美軍艦穿越行動的前兩天,一架美軍B-1B戰略轟炸機還一度抵近東海。中共驚呼這是「兩海聯動,兩海共熱」。

關於南海。中共的南海軍事化和南海霸權主張,遭到美國強烈反對。7月13日,美國首次聲明中共對南海大部分海域的海上資源的主張「是完全非法的」,「世界不會允許北京將南海視為自己的海上帝國」。美中雙方頻繁在南海軍演。7月4日、17日,美國尼米茲號、里根號兩大航母打擊群到南海演習;7月19日到7月23日,美國、澳大利亞日本三國海軍在南海軍演;7月25日至8月2日,中共海軍廣東的雷州半島軍演,中共軍演期間,美軍接連派軍機偵察逼近中共海域進行偵察。

看起來,中美在香港、台灣、南海劍拔弩張,其實都是中共的虛張聲勢,意圖並不是與美對抗、決戰,而是在戰略上造勢,拖住美國,與美談判,避免中美脫鉤。這也是有前例的。當初,美國不承認中共政權,中共為拖住美國,搞了15年的中美華沙談判(1955年至1970年)。又如,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拿下香港是輕鬆的,在軍事英國是守不住的,但中共就不去拿,而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以此牽住英國。

雖然如此,但美國也能將計就計,藉此剝開中共畫皮,領導國際社會圍剿中共。

結語

中共聲稱「仍然處於戰略機遇期」,目的就是告訴美國,不要打仗,不想打新冷戰。要打,也要到2049年去了。中共還想爭取20、30年的和平時間,發展起來後再與美國一爭短長(可參見筆者《中共為何宣稱「仍然處於戰略機遇期」》一文)。

不過,中共即使想爭取20、30年的和平時間,它也不會老實的,總要搞些事來,縮頭烏龜也時不時的會偷咬一下。

中共企圖通過「仍然處於戰略機遇期」、「國內大循環」、推行DC/EP(數字貨幣)和極限施壓四者構成一個政策組合,來為自己延命。

但是,命由天定,中共能逃哪去呢?#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680.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