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糧荒與經濟虧空 促北京更極端

作者:
上一次食物短缺成為中國的一個主要問題,發生在20世紀70年代,當時一個擁有絕對權力的人用鐵腕、再教育營和一本小紅皮書統治著這個國家。中國與世界其它國家疏遠了,黨處於崩潰的邊緣,是西方經濟干預拯救了中國。如今,另一個孤獨的人在中國掌握著絕對的權力,他用數碼拳頭、再教育營和自己的小黑皮書來統治中國。與他的前任一樣,他也在迅速將中國與世界其它國家疏遠,而這次是由於中共對國際社會的欺凌和由此產生的同西方經濟的脫鉤。

2020年5月13日,中國爆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後,一名男子戴著口罩武漢一家販賣部購買食物

中國共產黨(CCP)的領導層知道中國人民將面臨的問題:糧食短缺。

這就是北京當局最新出台的嚴厲法令﹐即所謂的「光碟運動」(Clean Plates Campaign)背後的原因。新法一旦頒布,將限制人們在餐館點餐的數量,甚至可能延伸到中國公民在自己家裡的食品消費。

在此次中共最新的極權行動之前,北京當局公開逮捕了香港媒體大亨黎智英(Jimmy Lai),黎被當局視為國家安全的威脅。兩者看似沒有關係,但很明顯,言論自由和用餐自由都被中共視為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不幸的是,中國的食品價格大幅上漲,尤其是作為國民主食的豬肉。截至7月,豬肉價格同比上漲近90%,同期食品價格總體上漲10%。

中共擔心,糧食短缺和隨之而來的通貨膨脹可能會導致中國國內出現大範圍的騷亂。此外,短缺不會很快結束。事實上,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

中共政府及其官方媒體稱,這項新政策的原因是普通市民浪費糧食。實質上,他們將糧食短缺歸咎於人民,而故意忽視真正的原因。部分原因在於自然因素,但在很大程度上,共產黨是罪魁禍首。

中共使自然災害更嚴重

例如,2019年由於北京當局對非洲豬流感的反應不力,中國至少失去了一半的豬。由於中國擁有世界一半以上的活豬數量,世界上其它地區沒有足夠的豬來填補這個缺口。在一些地區,市場上的豬肉就像熊貓一樣難得一見。

除了非洲豬流感外,中國的農作物也受到飢餓的昆蟲的威脅。成群的沙漠蝗蟲在東非和巴基斯坦肆虐,其規模之大只有在《聖經》中才能見到。它們也可能很快影響到中國西南地區雲南省的糧食生產。但它們不是唯一的蝗蟲。來自寮國的不同品種的蝗蟲已經開始蠶食中國的農作物。

今年秋天,隨著(草地貪)夜蛾的重新出現,一個更加危險的威脅迫在眉睫。這種害蟲的繁殖速度甚至比蝗蟲還要快,去年首次出現在中國,但現在已經在南方和西南部站穩腳跟。中國農業官員擔心,玉米和小麥作物的損失可能比2019年嚴重得多。

然後是洪水。超過1,300萬畝農田被水淹沒,至少毀掉了5%的中國水稻產量,如果洪水持續下去,這個數字可能會翻一番。財政損失超過210億美元,影響了5,500多萬人口。

耗盡糧食儲備新增進口

因此,中國的食品進口大幅上升。到7月份,中國的糧食進口量已經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1%。但這可能還不夠。由於新冠疫情仍在影響世界,進口糧食可能不如以前可靠。一些國家甚至在大流行期間停止了糧食出口。

中共同美國和澳大利亞之間緊張的地緣政治也是一個因素。中共從美國進口了九百多萬噸大豆、約10萬噸小麥和近6.5萬噸玉米。但如果兩國關係繼續惡化,中共最大的農業貿易夥伴美國可能會切斷對北京的糧食出口,使其比現在更易受糧食短缺的衝擊。

另一個危險信號是中共最近禁止拍攝國家戰略糧食儲備(的照片或視頻)。這一新的限制是在黑龍江省一個糧庫拍到的發霉玉米的圖片出現在中國社交媒體上之後。

通常情況下,糧食或燃料的戰略儲備會被用作宣傳工具,以緩解公眾的擔懮。但截至8月,中國兩大農業主管部門——中國糧食儲備公司和國家糧食交易中心釋放的糧食儲備已經超過了2019年全年的使用量。

令人不安的腐爛食品儲備和隨後的照片禁令只會加劇人們的恐懼,並使人們對黨是否有能力養活他們產生懷疑。

收入下降失業率上升

似乎糧食短缺、物價上漲和自然災害對中共來說還不夠麻煩,兩位數的失業率和不斷下降的消費者收入正在給人民帶來更大的壓力。但是,黨決定在這些傷口上撒鹽,其「光碟運動」可能不會產生預期的結果。

對於一代人來說,出生於物資匱乏是一回事,而被迫面對不足則是另一回事。在前一種情況下,一個人不知道其它的現實,無望地接受也許是一個人從生到死所知道的全部。但在後一種情況下,憤怒、異議、反叛是更可能的結果。

中共病毒

發現HIV的諾貝爾獎得主、病毒學家呂克‧蒙塔尼(Luc Montagnier)和國立台灣大學的方志泰博士認為,中共病毒很可能是一種合成的病原體。它起源於中國,特別是在武漢,以及中共對疫情的蓄意或管理不善導致的意外,是造成全國糧食短缺的一個主要因素。

原因很簡單,也可以預測。農業出口國的封鎖措施導致收穫和出口的糧食減少。簡而言之,大流行是中國迫在眉睫的糧食危機的主要原因。

中共在瘟疫上的罪責和其缺乏有效應對的政治影響,包括最近的侮辱性的「光碟運動」,仍有待觀察。但這可能比黨的領導人預期的更難管理。

也許這只是巧合,但上一次食物短缺成為中國的一個主要問題,發生在20世紀70年代,當時一個擁有絕對權力的人用鐵腕、再教育營和一本小紅皮書統治著這個國家。中國與世界其它國家疏遠了,黨處於崩潰的邊緣,是西方經濟干預拯救了中國。

如今,另一個孤獨的人在中國掌握著絕對的權力,他用數碼拳頭、再教育營和自己的小黑皮書來統治中國。與他的前任一樣,他也在迅速將中國與世界其它國家疏遠,而這次是由於中共對國際社會的欺凌和由此產生的同西方經濟的脫鉤。

是的,糧食短缺是中國的國家安全問題,但它對中共的存亡是更大的威脅。

原文China Grows Hungr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詹姆斯·R·戈里(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的作者,他在博客TheBananaRepublican.com上寫作,常駐南加州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812.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