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失業率高企!中國「低端人口」逃亡巴爾幹半島

—巴爾幹半島中部成中國「低端人口」逃亡新去處

中國經濟下行,失業率高企。除了民企老總或中產階層人士離開中國,就連被中國官員稱為「低端人口」的普通平民百姓也設法離開中國。廣東一位居民,一個月前抵達歐洲東南部巴爾幹半島的一個小國。她披露,已有十多人比她早到,未來還有大批人到該國,他們最終的目的地是西方國家。

資料圖片:巴爾幹半島--克羅埃西亞的斯普利特,亞得里亞海中部海岸。

中國經濟下行,失業率高企。除了民企老總或中產階層人士離開中國,就連被中國官員稱為「低端人口」的普通平民百姓也設法離開中國。廣東一位居民,一個月前抵達歐洲東南部巴爾幹半島的一個小國。她披露,已有十多人比她早到,未來還有大批人到該國,他們最終的目的地是西方國家。

本台周三(26日)曾報導歐盟成員國賽普勒斯,近年成了中國富豪和官員移民的「新天地」。在三年間,賽普勒斯向七十多個國家的申請者發出一千四百本所謂黃金護照,其中超過五百本給了中國富豪或政府官員。不過,申請人須投資至少215萬歐元,才可獲得賽普勒斯發出的「黃金護照」。

孫女士租下一間約10平方米房屋,每月租金200歐元。(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中國經濟不景氣失業嚴重民眾失信心

不過,更多的中國平民百姓拿不出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元。十幾萬元人民幣對一部分人來說,已是天文數字。廣東居民孫女士,一個月前帶著她11歲的孩子從廣州出境,現已成功抵達歐洲東南部一個小國。她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我6月30日早晨五點多坐飛機帶著我兒子過來,我怕她閉關鎖國,國內的經濟不好,很多青年人失業,那艘船都漏水了。我不準備回去了,在這裡再作打算吧。大陸環境以後不看好,我們倆母子反正到哪裡都是一樣流浪。」

結伴逃亡廣州白雲機場遭盤問

孫女士說,她出境時並不順利:「我們出境的時候在廣州白雲機場,海關審問了很久。問了我們好多事情,問我們去哪裡,為什麼要去,去幹嘛等,還有一個同伴是四川成都的小伙子,大學畢業兩三年,他也是想跑,就一起結伴過來。」

孫女士和孩子居住巴爾幹半島的一個小國,她說「永不回國」。(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孫女士說,她離開中國之前,準備了兩三個月,目前不願公開所在國的位置。她說不希望這條通道被中國方面切斷:「現在這段時間,他們還沒有封鎖,其他地方都封鎖了,都出不來。開始以為可從香港走,後來香港商務通道又不准走了,又想從柬埔寨中轉,當我們買票的時候,柬埔寨去不了,澳門也不讓過境。」

外國生活成本反比中國低

在談及目前的生活狀況時,孫女士說,她此次帶了一萬多歐元,加上網店的收入,目前勉強夠用:「這裡生活成本比較低,現在對我們來說,住宿是開支大頭,我是租二樓一個房間,200歐元一個月,吃的食物就很便宜,我們兩母子折30元左右人民幣一天就可以了,並且吃得不錯。牛肉在我們中國60元人民幣500克,在這裡我買的加工好的牛肉,一磅才折合13元人民幣。」

孫女士說,中國就像一艘進了水的破船,危機四伏。(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年近50的孫女士說,面對國內惡劣的生活環境,很多人希望離開中國,今年已有十多人抵達這個小國:「應該是在農曆年之後,我知道的有的去西班牙,中產階級五、六百萬元以上應該有的,他們去年就辦好簽證了,就是隨時準備跑路。原來我們打算經柬埔寨再過來,因為直飛的機票非常貴,一萬九千元一個人。」

孫女士認識一位在廣東佛山經商的朋友,由於當局不准他離開中國,等他申根成員國簽證過期才准他出國,但是他在國內和香港的部分資產被凍結。不過,這位劉姓商人放棄財產,帶著家人離開中國。孫女士說:「過來生活,有的人也沒有帶多少錢。有一個富豪是佛山的老闆,他開了三家廠,兩家被共產黨凍結了。他轉移到香港去的也被凍結了。他的兒子二十多歲,在西班牙留學。」

孫女士的計劃是從這裡進入申根區成員家。(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

「高端人口」往美加西歐「低端」赴東歐

孫女士形容自己一批平民百姓是「低端人口」。她說在中國,無論有錢沒錢的人,都意識到自己早晚會被政府「收割」。出於趨利避害的本能而逃出中國。她說,如今有錢人去五眼聯盟國家。中等收入家庭去申根成員國家。

孫女士說,稍後會有另外一批國人將抵達這個國家:「有很多,但是有的人跑不了。起碼這裡是歐洲國家,她始終是一個有信仰的環境,比大陸好。我覺得自由最重要。平民百姓在中國安分守己也很難安居樂業,所以我帶著我的兒子出來。」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8/1494380.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