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謝田:中共夢幻「十四五規劃」 面對六隻攔路虎

作者:
這已經來得太晚了。中共用打土豪分田地、公私合營、國企改制撈來的錢,現在能吐出來嗎?分權、分利來換取百姓支持?黨內不會有支持,黨外也不會買帳。因為中國人民如今期待的,是中共徹底的垮台,是經濟徹底的清算,讓財富真正回到人民自己手中。

中共試圖擬定十四五規劃,但六隻攔路虎很難逾越。圖為被拆除的原北京工人體育館

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節目的主持人林楓先生,日前約談中共最近面臨的困境,和擬議中的「十四五規劃」。說來滑稽,中共政權面臨徹底的崩潰和解體,自顧不暇,上上下下都在逃命、保命、亡命的計劃之中,還在奢談什麼第十四個「五年計劃」,還要粉飾太平、裝點歲月靜好。這可能會繼續愚弄那些還相信中共鬼話的人們,但中共紅色政權一旦垮台,被愚弄者們的震驚和憤怒,也會極度高漲。玩火自焚的結果,只能是被清算的中共頑固人士會面臨更可悲的下場。

林楓先生指出,中共黨魁習近平說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之未有的大變局」,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上升,而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使這個大變局加速變化。這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到底有什麼內涵,所謂的大變局是不是真的百年未有?

中共的所謂「百年」,是指到2021年是中共的建黨百年。但中共是否能熬到那個時候還是個疑問。中南海認為變局「百年未有」,那就是說,中共面臨建黨以來的最大危機,是中共滅亡的危機。中共的所謂「亡黨亡國」之虞,就是這個含義。中國目前也確實是面對百年來最大的危機,從政治、經濟、外交、軍事,到人權、瘟疫,危機無所不在。尤其是中國的經濟,更是危機重重,其實中國經濟已經處在崩潰之中了。中南海領導人最近召集智囊團開會,在中南海與體制內專家座談,看來是在討教專家,尋求解決經濟沉疴的辦法,而以研討會作為幌子。但是從黨魁找的人來看,根本就不是解決問題的態勢。因為對疾病纏身的人來說,找能救命的良醫會聽到不願意聽的話;找說好聽的話的庸醫、御用學者,也救不了自己的身家性命。

林楓指出,習近平7月份提出來了要以內循環為主體,國際、國內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他在中南海與體制內專家座談的時候再次強調了這一點,說外部環境惡化、但是國內環境「不斷向好」。還說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1萬美元,城鎮化率超過60%,中等收入群體超過4億人等等。

中國的內部環境,現在看來已經非常的惡化,完全不是像習描述的那樣,「已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高質量的發展,應是以新科技出現突破、勞動生產率上升、就業增長、GDP迅速增加、製造業升級,和出口市場快速擴張為標誌,這在中國大陸目前都是子虛烏有、想都不敢想的事。中共的所謂「內循環」,就是中共不得不走自力更生、閉關鎖國的老路。這當然不是中共自願的,是不得已的。中共需要掙外國人的錢、掙那些真金白銀的外匯,還要西方的資金、技術,尤其是高科技技術,內循環怎麼能達到這些目的?內部、外部雙循環,也是中共的一廂情願。國際供應鏈已經轉移,並且肯定不會再回來,世界的資本和財富,從太平洋東部向西移動到中國,現在又繼續向西移動,進入越南印度孟加拉。中國經濟面臨內部環境極其惡劣的狀況,也面臨外部世界的圍剿,崩潰難以避免。

中共黨魁誇誇其談的「一萬美元的GDP」,也不值一駁。如果中國的人均GDP真的有接近一萬美元的水平,那中國的人均收入,就應該有5700—6000美元的水平,或者40,000—42,000元人民幣。平均到月收入,就是每月3300元人民幣。真有這麼樂觀嗎?東北一些每月1500—2000元的工作,一大群大學畢業生去爭搶,還搶不到。李克強說,2020年中國有6億人每月平均收入只有人民幣1000元,怎麼可能全民平均收入在3300元?

林楓提醒說,這次專家座談會以及習近平最近一系列事關「十四五規劃」的活動,沒有主管經濟的李克強的身影;所謂內循環、雙循環的概念,是習的經濟智囊劉鶴提出來的。這也非常的詭異,中共官場實在是太黑暗,官場內鬥太激烈。處在如此殘酷絞肉機內的人們,苦挨苦熬,實在是難過,也真沒有悟性。按說劉鶴一直在主導美中談判中國的團隊,應該清楚知道美國的立場,也應該和親美派的觀點接近,會提出真知灼見,幫中共領導人認識到,解體中共、還政與民,歸還國有財產、還富於民,是中國唯一的出路。但顯然劉沒有能夠做到這一點,真是非常的奇怪。熟悉美國政府精英和民間智庫互動的人們,永遠也理解不了中共國這樣腐朽和落後的高層決策過程。習近平九人「經濟國師」首次曝光,顯示出都是經濟理念守舊、專長於替高層的拍腦袋決定尋找理論基礎的「誤國國師」。

習似乎已經確定,會倔犟地走他的國家主導、有限度市場的經濟模式,而不是推動市場化改革。而中共在制定「十四五規劃」的時候,黨魁給軍師們提出了六方面的問題。這些問題也恰恰反映了中共突破不了的困境,是六隻巨大的攔路虎。

六虎之一,是「辯證看待新挑戰」,這基本上是說,中共打算困獸猶鬥,不會認輸。六虎之二,是「暢通經濟循環為主」,這體現的是中國經濟的內循環不暢通,供銷社、統購統銷會如期而來。六虎之三,是「以科技創新催生發展動能」,這體現中共向來的偷竊、強制轉讓科技的老路,已經被完全堵死,面臨絕境。六虎之四,是「以深化改革激發發展活力」,但中國改革的紅利已經用盡,已經被上層吞沒,想繼續割韭菜韭菜已經長得不夠快了。六虎之五,是「高水平對外開放打造國際合作」,這更是不可能,因為美元和外匯的渠道枯竭,一帶一路已經死去,還怎麼繼續對外?最後的六虎之六,「以共建共治共享拓展新局面」,這等於是說,中共現在願意讓權、讓利了!但是,這已經來得太晚了。中共用打土豪分田地、公私合營、國企改制撈來的錢,現在能吐出來嗎?分權、分利來換取百姓支持?黨內不會有支持,黨外也不會買帳。因為中國人民如今期待的,是中共徹底的垮台,是經濟徹底的清算,讓財富真正回到人民自己手中。

面對六隻不可逾越的攔路虎,紅朝的「十四五」計劃,基本上是如幻泡影一般。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8/1494609.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