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張杰:習近平為何不將任志強打成反黨集團?

作者:

2018-04-25T120000Z_1944768857_MT1IMGCNPBU79144324_RTRMADP_3_CHINA-CHENGDU-REN-ZHIQIANG_0.jpg

任志強(資料圖)

紅二代任志強因發表文章痛斥習近平,9月11日上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受審。公訴方指控他觸犯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及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等四項罪名。據報導,任志強出庭時,精神狀態不錯。

重慶媒體人張穎說:「任志強案件開庭這一天,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門口,可以說是如臨大敵,任何人都不能接近。有很多便衣,也有很多穿制服的警察。在國內,很多人都在關心任志強,因為他作為一個紅二代,敢於大膽的說出真實的反對意見,就可以看出他真的是有良知的人。」

任志強被捕後,一度傳出其家屬委託了沈志耕律師為其辯護人,但被任志強拒絕。對此,北京媒體人高瑜說,任志強堅持自己辯護:任志強沒有律師,他自己聲明過他自己辯護。2014念他退休的時候,做了職務審計,沒有任何問題。他已經退休那麼多年,你現在給人加四宗罪,大概判多少年,我估計5到10年,甚至十年以上。」

因批評習近平是黑幫老大,而被開除黨籍的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認為,對任志強的審判是披著法律外衣,實為打擊不同政見者。

今年3月網絡傳出一篇據稱是任志強執筆的文章強烈批評習近平在疫情應對上的無能和無恥之後,任志強旋即失蹤。隨後中共宣布對他「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進行調查。後將他開除黨籍,「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下面,我就任志強被審判事件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枉法裁判,清除政治異己

香港資深媒體人金鐘說,任志強案件向世人展示了一個嚴酷的現實,這就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們的基本人權被剝奪,言論自由表達被剝奪,人們被要求必須充噹噹局的應聲蟲,在行動和思想上跟中共高度保持一致,而黨中央就是習近平;任志強的錯誤或罪過無非是把自己的思想公開表達出來,表達了他對習近平的看法。簡單說就是他反對習近平,對習近平有意見。本來這種事情,在美國,在香港,在台灣都是很正常的事。你看美國總統,現在反對他的人有這麼多。媒體也是,不僅是美國媒體,世界其他國家的媒體都可以表示反對。現在全世界就一個地方,這就是中國大陸,人們不能批評政府,不能批評共產黨。金鐘還說:「文革的時候全國人民都知道,你對毛澤東的話,對毛澤東的書,毛澤東的政策,你不能說一個No,不能說一個不字。你說了你就犯法,就是反黨。任志強的事情就表明了中國的「法治」從毛澤東死了之後幾十年完全沒有改變,沒有進步。所以現在說習近平又退回到毛澤東時代。

習近平上台以來的表現使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認識到,先前寄希望於通過接納中國加入經濟全球化的進程,促使中國發展法治和政治開放並融入自由世界的想法是幼稚的。習近平整治任志強這樣的異議人士的做法讓國際社會再度看到,中共政權是一個史達林獨裁政權。中共通過開放的全球貿易體系獲得了財富,不但沒有發展法治和政治開放,反而對內更加獨裁,對外咄咄逼人威脅他國,威脅世界秩序。美國現在知道自己錯了,已經調整了對華戰略,將中國作為它最大的戰略敵人。可以說,習近平當局扯下了中共韜光養晦的假面具,將共產極權的真面目暴露出來。北京第二中級法院對任志強的審判就是以法律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實,只可能是枉法裁判。習近平的「法治」就是「人治」,「依法治國」就是「依法治民」,將法律作為清除政治異己的工具,不可能有任何公平正義。

第二,任志強的審判結果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律師說,該案一審就在中級法院開庭,顯示是「刑期起點比較高的重案。」而且,任志強從被捕到開庭,前後只查了6個月,相較於過去其他真正面臨調查的中共貪官一查就是1-2年才能開庭,「進度太快了,可能早就排練好了,等著治他的罪。」另一位曾被羅織罪名入獄、現已出獄的維權律師則認為,任志強案這麼快就開庭,可能有三個原因,其一,沒有施壓的空間了。通常檢方「久拖不決是想極限施壓,儘可能讓被抓的人妥協、再妥協。」現在檢方對任志強可能已經到了再施壓也沒有空間的地步了。其二,當局要「利用重判,來殺雞警猴。」該維權律師說,任志強、許章潤和蔡霞一樣,都屬於體制內的反對派,雖說他們每次都是單獨發言,但他們的「接力發言」引起背後相應的支持者非常大的共鳴,所以,習近平要快刀斬亂麻。當局要儘快通過對任志強的重判來公開警告所有異議分子,尤其是體制內「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反對派,「管你是紅幾代、出身如何、有多大的影響力,一樣可以重判。」其三,審判中最至關緊要的是要逼當事人認罪、悔罪,這對所有異議人士來說,都是一種對「尊嚴和人格的摧殘、對自我的否定」,尤其對年近70的任志強來說,更是如此。除了審判外,日後的服刑過程、任何身體上衍生的病痛、所需的醫療照護、甚至家人探監的焦慮、怕連累家人的隱憂,都可能一一成為當局消磨他個人意志、逼他低頭的手段。

有法律人士認為,依任志強所面臨的四大罪狀,如果都成立,可能面臨從10年、無期徒刑到死緩的判決。

第三,為什麼不將任志強打成反黨集團?

魏京生在《中共黨內反對派觀察》一文中說,習近平對任志強的審判將是中國政治生活中標誌性的大事,是對黨內反對派的強力鎮壓;或者說,習近平是否能夠維持他的獨裁統治的分水嶺。習近平嚴厲打擊體制內的反對派,正是他面臨黨內和平演變的威脅而採取的措施。而民間反對派和體制內反對派合流,將會創造中國走向民主自由的機會。又一個重要問題值得我們思考,那就是既然習近平已經意識到他的最大威脅是黨內反對派,他為什麼不學習他的恩師毛澤東採取製造反革命集團的方式對任志強等人進行打擊,而是採取定點清除的方式進行迫害

中共建政後就多次通過羅織罪名,製造反黨集團冤案。1955年3月,中共製造了「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同年5月製造了「胡風反革命集團」。從6月份開始,全國展開揭露、批判、清查「胡風反革命集團」的運動,使2100餘人受到牽連,其中92人被捕,62人被隔離審查,73人被停職反省。1958年8月,在廬山召開的中國共產黨八屆八中全會上,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等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反黨集團」、1962年中共八屆十中全會後,習仲勛、賈拓夫、劉景范等因小說《劉志丹》,被打成「習仲勛反黨集團」等等。毛澤東通過不斷地製造敵人、紅色恐怖來維持其極權主義統治。

不僅是中國,不斷製造敵人是極權主義的重要特徵。19世紀30年代,蘇聯在史達林領導下進行了一場殘酷的黨內政治清洗運動。1934年12月1日,列寧格勒州委書記基洛夫被尼古拉耶夫槍殺。史達林藉此清除異已,鞏固權威,展開黨內大清洗。在這場清洗運動中,上百萬人死亡,其中幾十萬人被槍斃,上百萬人被關押、拷打或者送入勞改營和古拉格。由於飢餓、疾病、惡劣的環境條件和沉重的勞動,許多人死在勞改營中。從1936年到1938年,史達林在莫斯科對部分共產黨高級領導人進行了三次公審。在這三次大審判中,史達林把當年的老戰友都分別以「間諜」、「殺人犯」、「破壞分子」、「孟什維克」、「托派分子」等罪名槍決。蘇聯紅軍內的清洗是由通過捷克斯洛伐克總統貝奈斯傳遞的納粹假造的文件引起的。這些偽造的文件包括紅軍元帥圖哈切夫斯基與德國最高指揮部成員的通信。紅軍中5位元帥中的3位、15位將軍中的13位、9位海軍上將中的8位、57位軍長中的50位、186位師長中的154位、全部16位陸軍政治委員、28位軍政治委員中的25位在清洗中被處以死刑。最後幾乎所有在1917年俄國革命和在列寧政府中起過重要角色的蘇聯共產黨領導人都被消滅。從十月革命到1924年列寧逝世期間被選入政治局的七人中四人被處死,湯姆斯基自殺,莫洛托夫和加里寧倖存。從1934年參加第17屆共產黨代表大會的1966名代表中1108人被捕,這些人幾乎全部死於獄中。

毛澤東和史達林都通過製造反革命集團的方式消滅了政治反對派,穩固了他們的權力。習近平是因為其父習仲勛曾被打成反革命集團的痛苦經歷,而不願採取這種殘酷的方式嗎?

我認為不是。因為習的蠻橫性格和對權力的渴望,決定了他會像毛澤東一樣採取一切手段消滅政治對手,特別是黨內反對派。習近平之所以採取定點清除方式,是因為他的統治沒有民意基礎,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儘管習近平掌握了權力,但除了習家軍之外,他並沒有同盟軍。中國老百姓和中共官員不願搞政治運動,希望安居樂業,發展經濟並逐步進行政治體制改革。面對習近平的政治倒退,絕不多數民眾內心是不贊成的。他們希望中國返回鄧小平改革開放的道路上,與美國等西方國家保持良好的合作關係。他們通過激烈的政治鬥爭改變中國的意願並不強烈,這反映出中國人的自私和功利。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習近平的極權主義道路缺乏民意基礎。這是他與毛澤東和史達林最大的區別所在。毛澤東和史達林從不擔心軍隊和官員不服從他們,但習近平擔心;毛澤東和史達林不會擔心人民不支持他們,但習近平擔心。這就決定了他不敢採取激烈的方式改變中國,如發動底層群眾造反和實施大規模政治迫害。從這點可以看出,習大權在握,但統治基礎並不穩固。任志強、許章潤直接挑戰習近平卻擁有廣泛的民意基礎。任志強雖身陷囹圄,許章潤雖身負污名,但都卻帶著榮耀的冠冕,習近平雖執掌生殺大權,但卻晝夜驚恐不安,不知何日大禍臨頭。

9月10日,曾經公開聲援清華大學前教授許章潤的北京文化人耿瀟男和丈夫被北京海淀區公安帶走,並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在消息得到證實後,許章潤隨即發文《就女子羈獄致暴政書》,痛斥中共流氓政權。現在我們改寫許先生的文章,作為我們今天節目的結束語。

歲在庚子,七月流火,適為人間清秋,不料戾氣瀰漫,捕快墮突街閭。大災甫息,瘟疫依舊,全球討伐聲激,周邊戰事一觸即發,而民生迫在目前,本該予民休息,進而反省罪己,以圖祥和。不意當軸反其道行,一意挑動不滿,專心製造敵人。

任志強,不管你們如何污名,他是這個至暗時刻,義無反顧奔赴在崎嶇自由之路上的殉道者,他是至剛至烈反抗極權暴政的受難人,他是浩瀚凜然、追求民主的偉大公民!別作惡,放下屠刀,釋放任志強,還任志強自由,還這個世界以公道!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14/1500860.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