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他已逝去:這爛慫大雁塔有啥看的

2018年3月26日,暱稱‌‌「西安猴哥‌‌」的快手主播發布了一條視頻,在視頻中,他假裝自己是正被採訪的路人。

--先生你好,你是西安本地人嗎?

--對呀。

--你對大雁塔了解多少?

--大雁塔?這爛慫大雁塔有啥看的?你看外地人來了多少看大雁塔呢。這就是唐僧翻譯經文的地方…你這是不是要上電視?

--是啊。

--那等一下,稍等片刻。

西安猴哥用唾沫潤了潤手,整理了一下自己本就不需要整理的毛寸,一本正經的說:

--這個大雁塔是公元600年玄奘法師從印度取經回來,唐皇帝為了歌頌他的豐功偉績,在大慈恩寺為玄奘法師建造了這座大雁塔…

這段幾十秒的視頻被傳上傳之後瞬間引爆了網絡,很長一段時間,外地網友到大雁塔打卡之後,都會發個朋友圈:來看爛慫大雁塔了!

西安猴哥,真名侯永尚。視頻被推薦到快手首頁後,有80多萬的點擊量。隨後開始有西安市民罵他,給西安丟臉了。侯永尚承受不住洶湧而來的罵聲,把視頻刪了。然後又有粉絲不停的問,為什麼視頻找不到了?於是他又把視頻重新傳上來,點擊量最終停在兩萬多。

侯永尚像個不知所措的孩子,夸與罵都不知如何應對,還沒做好當一個網紅的準備。

在直播之前,侯永尚開了很多年出租,2009年4月,本地媒體《華商報》還報導過他拾金不昧的事跡。乘客落下的一萬塊錢被他撿到,物歸原主。

後來網約車興起,他改行開網約車。再後來成為快手主播。短視頻的風口,吹起了很多一夜爆紅的主播。無數名不見經傳的草根,迅速累積了名聲與財富,也刺激著更多的人投身其中。侯永尚一開始也有過這樣的幻想,他在快手上的更新不可謂不勤快。什麼流行拍什麼。開始的時候,流行魔術,他跟著拍魔術視頻,後來拍撞球,後來拍孝敬老人獻愛心,東北風搞笑視頻火了之後,他又跟風拍搞笑。

有幾段早期的視頻讓人記憶深刻。一段是在公園裡勸人戒賭,為此他跳進了河裡;另一段視頻中,在下雪的西安,他光著膀子來了個鯉魚打挺,然後向圍觀的群眾拱手示意。但這些視頻並未給他帶來更多的關注度,很長一段時間他都籍籍無名。直到他自己設計了一款土味電動‌‌「奔馳‌‌」三輪車,才有了30多萬的點擊量。

之於整個西安,侯永尚是個小網紅,但之於家鄉灤鎮,他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明星。整個灤鎮都知道有個侯永尚,是拍視頻的。在快手上,侯永尚有5萬粉絲,現實中,每天有很多人圍在他身邊,希望能蹭一蹭他的流量。儘管他並不富裕,也沒有在快手上賺到太多錢,但北方漢子的性格,讓他對所有的朋友都熱情隨和。但侯永尚又不缺錢,他所在的村子被拆遷,政府給的回遷房與拆遷款讓他不需要考慮一份穩定的工作。

2018年末,離過年只有三天的時候,政府通知他們村子拆遷,需要搬離自行尋找住處。侯永尚搬到了附近的西王村,離父母和弟弟侯高升的租住地只有一公里。

侯高升租的房子長久未住人,需要進行簡單的裝修。上午,侯高升在給屋子吊頂時,腳下踩的凳子突然折了一條腿,侯高升被晃了下來,總感覺有什麼事要發生,一直心神不寧。而侯永尚的舅舅,有一個用了多年的水杯,在這天上午也忽然碎了。

同樣是這天,侯永尚打電話給鎮子上另一個快手主播大毛,約他一起去70公里外的周至水街做直播。

大毛剛剛熬了個通宵,說你們去吧,然後就沉沉睡去。侯永尚便和其它人一起驅車去了周至水街的網紅橋。

下午兩點鐘,大毛接到電話,電話另一頭急促的說,侯哥出事了,人在周至縣醫院,你趕緊聯繫家屬。

大毛馬上開車去侯永尚新租的房子找到他妻子,然後通知他弟弟侯高升,然後返回家中。

事故發生在中午,侯永尚從網紅橋上跌落,在另一個快手主播‌‌「網紅橋扛把子‌‌」的視頻中,侯永尚直挺挺的躺在橋下的墊子上,耳孔處隱約看到血跡滲出。

視頻標題叫《長安縣猴哥出事了》,主播一邊拍一邊解說:西安猴哥,這是長安縣的,出事兒了,在周至水街網紅橋。

畫外音有疑似景點工作人員的埋怨:不讓你在這直播……視頻下有人留言:這個網紅橋出過多少事了,救護車就沒有停過。網紅橋是一種比較矮的索道橋,兩側沒有扶手,遊客從兩端進入至橋中央相遇,然後開始用力搖晃,爭取把別人甩下去,這種橋在小景區很流行。

與侯永尚一起開車去的所謂的朋友們都跑了,只有一個女主播把他送到了醫院。周至縣醫院說,治不了,需要轉到西安去。急匆匆趕到醫院的侯高升馬上聯繫了救護車,那天是周日,返城高峰,救護車一路鳴笛,出事第五個小時,侯永尚被送到紅十字會醫院,直接住進了重症加護病房。

侯高升嘗試聯繫當天一起去的人了解情況,沒有人理他。從出事到去世,那些人再沒露過面。侯高升不敢告訴父母實情,怕二老接受不了,他撒謊說哥哥腿摔折了。侯永尚全身插滿管子,在意識清醒的時候,用微弱的氣息告訴弟弟那天發生了什麼。

侯永尚被甩下橋後,上面的人毫無察覺,晃動的橋板把他卷了一圈,直接扭斷了脖子。和他一起去的人還在起鬨,喊他別裝了,起來繼續晃。直到一個遊客發現不對勁,撥打了120。

2019年4月2日,醫生把家屬召集在一起,說器官已經衰竭,沒有住院的必要了。

這天被接回家以後,侯永尚的母親才知道大兒子的情況,一下子就崩潰了:永尚才46歲啊,怎麼就出了這麼大的事…

到了晚上,家裡其他的親戚陸續趕來,眾人圍在侯永尚身邊,問他有什麼願望。侯永尚的嘴巴張了又張,只剩遊絲般氣息,說想吃媽做的面。

因為悲傷過度,母親已經站不起來。別的親戚幫忙做好面,用筷子沾點湯水,抹在了他的嘴邊。

4月3日凌晨,侯永尚停止了呼吸。

到現在為止,據說侯永尚的‌‌「爛慫大雁塔‌‌」視頻,在每一個視頻網站的點擊量都有幾百萬次,網友仍舊在留言區哈哈大笑。

很少有人知道侯永尚已經死了。

一個西安網紅的消失,悄無聲息。到西安的遊客依然在朋友圈發打卡記錄,說,看,這就是爛慫大雁塔。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18/1502260.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