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生病信息公開 威權國家領導人生病為何是秘密?

最近美國總統川普感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引發全世界關注的新聞顯示,民主國家政治人物的身體狀況會被公諸於世,還必須面對公眾的監督及追問;相反,威權體制領導人的健康狀態,卻總是國家機密。學者分析兩種體制的根本不同,決定了高層領導人的健康狀況是否公開。

"他(川普)的體溫華氏98.1度,他的血壓134/78…"這是10月5日白宮醫療團隊在醫院外,向記者們報告川普的身體情況。

一位剛移居美國的中國學者,用"吃驚"來形容自己看到美國公眾對總統川普染病後的參與程度。

這位中國學者因安全原因不具名受訪,但他細數著這周以來的"文化衝擊":從川普入住的醫院、用藥細節、體溫、血壓等信息都公諸於世,還有美國媒體對白宮醫療團的激烈追問。同時,美國政論節目大談體制的接班順位,公眾還能繼續對川普政府未公布的醫療細節進行猛烈批評。

"這是一個國家尊重政治程序的表現,好像所有人有權知道…...各種評論能依據權力安排的法定秩序,做出各自評論觀察。"上述中國學者說。

2020年10月5日,白宮醫療團隊在醫院外向記者們報告川普的身體情況。

維持偉大領袖形象」威權國家領導人生病絕對保密

在美國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HRIC)資深政策顧問高文謙中國共產黨黨史專家。高文謙肯定美國的透明度.他說,這跟中共一切"黑箱"的制度完全不具可比性。

"這種黑箱跟政治制度有關。因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的生死存亡,被認為是國家穩定最重要的基石。"

高文謙舉例,毛澤東在1972年曾幾度心機梗塞病重,但對外絕對保密。只有到領導人死後透過一些相關人員的回憶錄,外界才有機會還原這類史實。

"在尼克森(1972年)訪華前夕,毛(澤東)甚至一度心臟都停止了,對外仍沒有任何報導。到了毛澤東晚年,1976年巴基斯坦總理布托訪問中國的時候,毛澤東連脖子都抬不起來了。後來內部說這事情太不好看,影響偉大領袖的形象,那就是毛澤東最後一次見外國領導人了。"

晚年的 中共領導人毛澤東

中共領導「能不能生病政治局決定

長期研究中國、朝鮮、緬甸威權體制的都柏林大學教授杜考爾斯基思(Alex Dukalskis)告訴本台,獨裁者不公布健康信息的動機,第一考慮是維持權力,第二則是權力繼承及權力鬥爭的問題。

杜考爾斯基思:"威權政權渴望樹立一種統一及穩定的形象,彷佛獨裁者周圍的菁英、內心圈子沒有異議、沒有權鬥。這當然是不現實的,而獨裁者的健康問題,可能把這些(鬥爭)議題帶向台前。"

杜考爾斯基思提到史達林的例子,他在1953年腦溢血死亡,保密幾日後才公諸於世。

高文謙是《晚年周恩來》的作者,他說,周恩來晚年受到膀胱癌之苦,是在毛澤東最後"批准"之下,才得以進行手術。

"像周恩來當時是中共第二把手,但他自己不能對自己的病、治療方案做出決定,必須要由政治局來決定,政治局要聽令毛澤東的意思,這是一種非常悲哀的情況。周恩來到72年五月發現便血,拖了一年多,毛澤東不讓告訴本人,最後住進醫院已經擴散了,痛苦不堪。"

高文謙繼續說著幾個"醫療成為中共權鬥"的案例,"像劉少奇、彭澤懷、賀龍,都是被打倒的就更慘了。羅瑞卿跳樓腿摔斷後,從大跨骨截肢,最後是半個屁股,連坐都沒辦法……所有這一切都是醫療為中共政治服務,很大的悲劇。作為一個人,我生了病要怎麼做,應該要由本人(來決定)。共產黨不是,一切聽從黨安排,在文革時代,就是一切聽從毛(澤東)安排。"

民主國家為何公開領導人健康狀況?

隨著新冠疫情在世界擴散,人們很快能對比不同制度對政治領袖身體狀況透明度的不同。

習近平在疫情初期曾消失一周,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也消失數周引發猜疑;地球的另一頭,從加拿大總理的妻子、英國首相詹森、美國總統川普染疫,則有完全不同的信息公開及監督方式。

杜考爾斯基思分析,威權制度的繼承順序、權力規劃不明,意味著獨裁者有更多動機把健康問題置於幕後。

"讓公眾知道領導人的身體狀況,是政府向人民負責的表現。這是民主國家政治人物'服務'於民的真正落實。"在東京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GRIPS)的研究員舛友雄大提到,即使安倍在八月底公布病情宣布辭職,日本公眾仍有檢討的聲音,希望政府運作能更加透明。

"這才叫主權在民,國家領導人是美國公民用選票,選上來作為'公僕',他被美國民眾'僱傭',一切所做所為當然都對民眾負責任。"親身經歷過兩種體制的高文謙則說,對領導人權力的監督及制衡,正是民主制度的韌性。"在中國,還沒有一個領導人,會把生病作為一個民眾的知情權的內容,向民眾報告。"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09/1509913.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