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不可告人內幕:中共總書記被借刀殺人

作者:
胡陳二人雖然覺得幹革命很酷,對共產共妻也情有獨鍾,但真的「共」出自己的老婆,胡原章還是極度地不爽。陳小妹更是常常找機會丈夫哭訴。胡原章終於忍耐不住了,便找老同學王明商議。王明心中狂喜,卻不動聲色。裝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後,便悄悄對胡說:「要奪回你的老婆,除了向國民黨告密,別無他法。」

王明

這是黨史上的一段秘聞。1927年國共反目之後,中共內部的鬥爭也日趨白熱化,第一次清算了陳獨秀,第二次又罷黜了瞿秋白,這前後兩任的總書記,都是「小資產階級」出身的知識分子,為了捧出一名真正無產階級的人來做招牌。初小文化的老船夫向忠發,便登上了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寶座。

與此同時,共產國際也加緊對中共的人事控制,在莫斯科訓練成熟的黨員王明(陳紹禹)、秦邦憲、張聞天、王稼祥等所謂二十八個標準布爾什維克,也陸續派遣回國,共產國際遠東局書記米夫,更以共產國際駐中國代表的資格,親臨上海,就近指揮。不過,這些莫斯科歸客,因過去毫無工作歷史,雖因米夫的提拔,得以廁身於「中央機關」,卻並未取得實際領導權,王明等年少氣盛,目空一切,當然不甘久居人下,於是處心積慮想把現存這批領導人物擠掉。

機會終於來了。1931年1月,一位曾受莫斯科訓練的黨員胡原章,回國以後被派往中共江蘇省委,他有一個年輕而又美麗的妻子陳小妹,也是黨員,同被派在江蘇省委的婦女部工作。夫妻新婚燕爾,如膠似漆,恩愛得不得了。忽然有一天陳小妹接到中央的命令,派她去和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羅綺園假扮夫妻,根據黨的紀律,任何命令事先都毋須徵求同意,只有絕對服從,此事當然也不例外,陳小妹接到命令,立刻和丈夫商量,二人心裡萬分不願,但是鑑於紀律的森嚴,不敢違抗,只好忍痛分手。胡陳二人雖然覺得幹革命很酷,對共產共妻也情有獨鍾,但真的「共」出自己的老婆,胡原章還是極度地不爽。陳小妹更是常常找機會丈夫哭訴。胡原章終於忍耐不住了,便找老同學王明商議。王明心中狂喜,卻不動聲色。裝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後,便悄悄對胡說:「要奪回你的老婆,除了向國民黨告密,別無他法。」

向國民黨告密?胡原章以為王明故意和他開玩笑,要不然就是有意測驗他對黨是否忠誠。因此,初聽之下,不由驚呆了,但細看老同學一本正經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彼此的友情,也沒有設計陷害他的理由。再仔細一想,除此以外,的確別無更好的方法。結果,小資產階級的溫情主義戰勝了無產階級的馬列主義,胡終於接受王明的建議向國民黨求援了。

只是,王明要胡自己不出面,匿名報告羅綺園的住所,同時,事先將陳小妹約出來,以免同時被捕,胡一想,此事不舉發則已,一經舉發,自己就不能再在黨記憶體身,所以索興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出頭檢舉。一天的早晨,胡原章引導國民黨特務到馬斯南路一座很華麗的巨宅中,把他的愛妻接出來,並把羅綺園捕到。在另一個房間裡,又捕到中共的另一要員楊匏安。

羅綺園和楊匏安都是中共黨的中央委員,地位,僅次於陳獨秀、李大釗,在所謂國共合作的跨黨時期,他們又是國民黨的中央委員,當時是屬於瞿秋白、李立三的一派,因與留蘇派不睦,所以糊裡糊塗地就被王明出賣了。後來兩人均被處死,只是一個被封為烈士,另一個被定為叛徒。羅、楊被捕之後,國民黨接著追問總書記向忠發的下落,然而羅、楊二人都不知道他的住所,胡原章更不用說了。正當無法可想的時候,第二個奇蹟又出現了。

據國民黨中統局長徐恩曾說:一天,有一個外表很精幹的青年,到我們的辦公室來報告,說他知道向忠發的住址,願意引導我們去找到他。我們對於這宗送上門來的獻禮,初不敢予以完全相信。因為這個青年,在共黨中並未擔任重要職務,按照共黨地下工作的定例,他不可能知道向的地址。但因此事不妨一試,遂由他引導我們到法租界霞飛路的一家珠寶首飾店樓上,逮捕到一個土頭土腦,年已五十多歲的老頭兒,他的口齒很笨拙,也不像太懂得政治,從外表看,很像一個商人,住在珠寶店裡,倒很適合他的身份。

他初來時不肯承認他是中共的第一號領袖,我們對原報告人本來不十分信任,見了這副行徑,也相信可能有錯,正感到為難之際,有一個同事,他是向忠發的同鄉,也幹過船員,他說認識向忠發,並知道向過去的歷史,向當船夫的時候,嗜賭如命,有一次從賭場中輸完了錢回來,發誓要戒賭,竟把自己的左手無名指斬斷一小段,以示決心。經他的指認,再一驗向忠發的左手,果然無名指短了一段。向忠發無法再抵賴,只好低頭認罪了。

在逮捕向忠發時,尚捕到一個和他同居的婦女,她年在二十五歲左右,裝飾極時髦,容貌及身段也夠得上美麗的標準,中統問她關於中共方面的一切問題,竟全無所知,不久,他們完全明白,她確與共黨無關,她只是一個普通的舞女,她是被共黨弄來陪伴向忠發的,她只知道和自己同居的男人是個珠寶商人,不知是共黨,更不知是坐共黨第一把交椅的人物。

至於共黨何以要個女人去陪向忠發呢?目的就在使向忠發的全部心情和精力,消耗在溫柔鄉里,不要過問黨內的事情。後來,徐恩曾從另一個共黨的口中,又知道中共為了這個舞女曾出了八千元的巨大代價,為了此事,共黨內部還引起許多牢騷:「下級同志窮得連飯都吃不起,為什麼上級能拿出這許多錢來替向忠發娶姨太太呢?」

現在又該提到向國民黨告密的那個年輕人了,當中統證實被捕的人確是向忠發之後,發給他一筆獎金,並給了他一個臨時工作,因為他是自動前來效忠的,所以對他未曾特別注意。大約在向忠發死後的一個月光景,這個青年忽然失蹤了。他一走,中統特務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是奉命來實施借刀殺人之計的,向忠發一死,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不走還等待什麼?

正統黨史都把向忠發描寫成一個貪色無知的大老粗,其實根本沒這麼簡單。

卻說1930年8月6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向忠發發威怒斥共產國際遠東局代表羅伯特:「為什麼要越過政治局在中國黨內搞小動作,煸動其他黨員來反對政治局?如果不承認,那就乾脆宣布停止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工作好了!」雙方當即吵了起來。向忠發義正詞嚴地說:「我是以國際執行委員和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資格來這裡討論工作的,不是來討論這些無原則的爭論的,更不是來聽那些不負責同志的發言的!」「我們應當向國際負責,但同時更要對革命負責。」但是向忠發的憤怒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便成了國民黨的階下囚。

向忠發被處決後,1931年8月24日,中共中央在瑞金以「向忠發同志被難二周月紀念日」為由,發布了「8月24日到8月30日為向忠發同志紀念周」的緊急通知。

30多年後,周恩來大罵向忠發節操不如一個妓女!歷史真相究竟如何?我們只能從「草蛇灰線」中去勘察,向忠發固然已死,周恩來的骨灰也早已飄散。但歷史已經領教了中共以自相出賣借刀殺人的黨內鬥爭手段。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4/1511886.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