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魏京生:微信和言論自由

作者:

最近有華人組織控告美國政府,說禁止微信在美國營運是侵犯了言論自由,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前些日子也有人控告中國的微信公司,說它侵犯了美國公民的言論自由。而且這兩班人有很大的重疊,看得人眼花繚亂,不知道他們到底要什麼?

中共對微信和微博的控制廣為人知,其刪帖封號的野蠻快速也廣為人知。這如果不違反言論自由,什麼才是違反言論自由?中共毫無廉恥地聲稱沒有什麼言論自由,在法律和實踐中公開和嚴厲打擊言論自由,這是被全世界承認的事實。中國最近剛剛在言論自由度評比中位列墊底,是全世界兩百多國家和地區中,最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家。微信能夠例外嗎?騰訊公司和微信並沒有被喝茶進監獄,反而受到中共的扶持,這說明它有言論自由嗎?

微信等等中國的網絡公司不得不幫助共產黨打擊言論自由,封鎖政治批評,這正是言論自由的反面,是在維護言論不自由,這和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有關係嗎?但是一群人硬是指鹿為馬,把打擊言論自由說成是維護言論自由,無恥地維護共產黨的專制政治,還扮演成維護民主憲法,甚至扮演成異議人士。這是對民主自由法制的極大諷刺。

最近以來,美國人民和政府加大了對共產黨滲透的警惕,公開的中共媒體和機構已經不能在美國暢通無阻了。怎麼辦呢?中共的情報機構想出了一個陰損招數,利用美國司法的寬宏和仁慈,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美國的法律來打擊和擾亂你自己。用披著羊皮的狼來突破美國人民的警惕性,不可謂不巧妙。

美國人民和政府很難辨別華人社區內的複雜性,這就為披著羊皮的狼創造了條件。民主派組織也不是黑幫團體,因而誰都可以給自己戴上一頂民運人士的帽子,這就給中共特務和線人創造了披上羊皮的條件。裝得像不像就看個人造化了,成功打進來拉出去的不在少數,包括在監獄中投降的民運叛徒。好在廣大網民對此逐漸加深了認識。

前幾個月,有人提起了對微信和其母公司騰訊的集體訴訟,我以為這是件好事。但是很快就有微信的受害人找到我,說官司在某某人手裡,必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們要求我說服美國政府出面解決微信瘋狂刪帖的問題。現在美國政府終於出面了,果然就有一大幫人轉而控告美國政府了。這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戲劇性變化,著實讓大家眼花繚亂。

控告微信法律依據完善。因為微信在美國瘋狂刪除共產黨不喜歡的言論並且封號,違反了美國的憲法第一修正案,構成了違反言論自由,應該受到懲罰。而美國政府禁止微信在美國營運,不但法理依據充分,而且符合國家間對等公平的原則。共產黨不准美國的相應媒體進入中國,美國就應該禁止共產黨壟斷的大外宣進入美國。過去的美國政府犯了錯誤,現在糾正理由充分。亡羊補牢,猶未為晚。

不過中共的策略雖然惡毒陰狠,操作卻是一塌糊塗。利用美國法律濫訴誣告轟轟烈烈,卻忘了這裡不是無法無天的中國。

中共的損招是否成功,美國的法官是否糊塗,大家且看下回分解。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7/1512965.html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