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何清漣:社情及外部民調呈現的美國選民意願 讓你大吃一驚

作者:
多年分析中國統計數據造假的問題,我已經深知其中奧妙:統計部門可以在關鍵數據上造假,但相關數據不能一一修改,總會露出馬腳。美國左派聯合陣線可以用錢委託民調公司修改民調參數,在總統支持率上做假,但是卻無法投入巨資購買其他類別Poll的調查數據,比如選民對公共安全、經濟及社會問題的看法。

美國大選在即,普通美國人感覺生活比四年前過得好了,還是糟糕了?從一項外部民調機構的調查結果來解讀美國大選。

美國大選在即,用什麼判斷選民將選擇誰?本人專門研究過2016年美國民調為何錯得離譜,再追蹤研究過2020年美國的幾家主流民調,認為由於美國民調已經淪為為左派陣營服務的宣傳戰工具,通過兩黨候選人支持率這種民調來判斷,會發生嚴重失誤。因此,我選擇政治性不那麼強的美國權威機構民調呈現的受調者偏好(喜歡什麼樣的生活),以及與美國大選雙方無利益關連的外部民調機構的調查,以此預測今年大選中,哪位候選人更受美國選民青睞——因為兩黨總統候選人都明確宣示了未來的執政方向,川普總統還多了第一任執政業績。

日子過得好不好,民眾心裡有桿秤

10月上旬,蓋洛普民調(Gallup Poll)公布的新民調顯示,儘管有疫情和關停經濟造成的衝擊,56%的美國人說他們比四年前歐巴馬-拜登時期過得更好。這一滿意度與川普總統自身的紀錄相比,低於今年2月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61%的人表示滿意,但與川普之前的幾任總統在謀求連任時這一問題的滿意度相比,則高得多。

上圖中所示五個年份,2012年是歐巴馬總統謀求連任,2004年是小布希總統謀求連任,1992年是老布希總統謀求連任,1984年是里根總統謀求連任。其中除老布希,其餘三位都成功連任,這三位總統第一任期,選民「感覺比四年前好」的比率均比川普要低。

這項調查的Idea源自隆納·雷根(Ronald Reagan)在1980年總統競選期間問美國人的一個問題:「今天的生活比四年前好嗎?」自從首次提出這一問題以來,現任總統在謀求連任第二任期時沒達到目標的人,只有1992年的H·W·布希總統在這一指標上得到的滿意度最低(38%),也因此輸掉了連任。

由此可見,日子過得好不好,民眾心中自有一桿秤。有嚴重黨派立場的媒體報導代替不了民眾的日常生活感覺。

三分之二的美國人想要「法律與秩序」

2020年10月1日,哈佛大學美國政治研究中心/哈里斯民意測驗所調查的1314名登記選民中,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希望恢復法律與秩序(Law And Order),對執法人員的好感遠超過對「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認同(51%),Antifa則只得到14%的認同。

3/4的受調者希望看到美國南部邊境加緊管制,將非法移民驅逐出境。哈佛大學的民意調查顯示,拜登以47%的支持度輕微領先於川普的45%,但同時警告說,有21%的選民承認他們可能仍會在11月改變主意。

關心美國的美國人(包括真正了解美國今年發生了什麼的外部人)都明白:法律與秩序是川普今年經常提到的詞語,成了他的競選口號之一,即使在警察遭受BLM、民主黨與媒體全部打壓,極端言論甚至將警察抹黑成准犯罪群體之時,川普總統也多次稱讚警察的工作是偉大的,態度堅決地支持警察。7月15日,美國全國警察組織聯合會(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lice Organizations,簡寫NAPO)公開表示將在2020年大選中全力支持川普連任。協會主席邁克·麥海爾(Michael McHale)說:「在許多人對警察不公平地指責時,川普總統的支持特別重要,尤其是他指示司法部長採取措施保護警員免遭襲擊。」

這個組織成立於1978年,代表全美超過2000家警察組織和協會,會員約35萬,曾在2008年和2012年的總統大選中支持過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和前副總統拜登。該協會在致川普總統的一封公開信中說:「我們的支持是對你堅定而公開地支持我們在前線人員的認可,尤其是在這麼多人對我們的會員進行不公平和不準確的指責的時候。」10月10日,川普總統還處在染上新冠病毒後恢復期,他在白宮陽台上向在南草坪參加「為了法律與秩序而和平抗議」活動的數百名支持者發表了18分鐘的講話,這個活動由黑人政治活動家歐文斯女士發起,主題就是BLEXIT Back The Blue(退出民主黨並支持警察)。川普病後第一次參與公眾活動,再次強調法律與秩序的重要,可見他非常重視這一點。

10月3日,拉丁美洲國家和平官員協會倡導者(the National Latino Peace Officers Association Advocacy,英文簡寫:NLPOA-Advocacy)致信川普總統,支持其連任,信中陳述的理由很簡單明快:拜登與民主黨根本無法對付邊境的各種犯罪活動(人口、毒品等走私活動猖狂)。

世界都知道,2016年,川普贏得總統大選,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向美國選民承諾:將封鎖邊境,禁止非法移民入境。這點與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女士的主張相反,希拉蕊一再強調要保護非法移民,並說她進入白宮之後簽署的第一項總統令將是全面開放邊境。也因此,2016年9月,全國移民和海關執法理事會宣布支持川普,該組織擁有五千名聯邦移民官員和執法服務人員,並聲明這是它第一次表態支持競選公職的候選人。該聯盟主席克里斯·克蘭在解釋該組織為什麼支持川普的聲明中說,「這個組織的會員們是保衛美國社區的最後一道防線,……但已不能夠強制執行最基本的移民法」。川普總統沒有辜負廣大支持他的選民的期望,在第一任期內,兌現了絕大多數競選承諾,其中包括禁止非法移民,並於2017年12月退出前任總統歐巴馬一力促成的聯合國《全球移民協議》。

在政策上選擇川普的政策,但在總統人選上表達對主張相反政策的總統候選人的偏好,並非美國人不想誠實地對待這問題,而是民主黨與媒體挾政治正確與BLM暴力之威攝,讓選民不敢說真話。2020年8月,一項由CloudResearch在紐約進行的研究顯示,民意調查漏掉了很多「害羞」的川普支持者,這一比率高達10.5左右。因此,直接問支持哪位總統的民意調查不容易得到真實數據。

外部調查更接近真實情況

美國的總統大選民調,從來就不只有美國本國的民調與媒體參與,英國的《金融時報》、路透社BBC一直以來就以意識形態為導向,非常熱情地聲援美國同行。2016年路透社修改數據做假民調支持希拉蕊,後被皮尤中心指出:路透社的民調對象包括了44%的民主黨人以及僅33%的共和黨人。但註冊的民主黨人僅代表大約33%的選民,而共和黨人則代表29%,這4個百分點的差距在路透社的民調樣本中居然被拉大到11個百分點。

不過,好在還有知道媒體與民調倫理底線的其他英國機構,比如UK民主研究所。該所2020年8月31日的民意測驗已經指出美國民主黨有一套內部民調,與公開的民調情況不同,希望民主黨面對現實與其自身掌握的實際民調所顯示的困境,那就是拜登的支持率落後於川普,並指出川普民意支持率為48%,超過拜登的45%。在關鍵的6個搖擺州,兩人差距更大。10月5日,UK民主研究所的民調再度顯示,儘管生病,川普仍然獲得46%的民眾支持,而拜登則為45%。受訪者有68%的人說這種疾病不會影響他們的投票,而19%的人說「更有可能」支持川普,而只有13%的人不太可能。該民調另外幾組數據很說明問題:白人選民:川普52%,拜登45%;黑人:川普18%(2016年是8%),拜登78%;西裔:川普40%(2016年是26%),拜登50%;至關重要的是,川普在關鍵搖擺州佛羅里達,愛荷華,密西根,明尼蘇達,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星州的領先優勢仍然保持47%對43%的水平。

兩個與選情直接相關的數據對川普有利

最後,我再提供兩個對川普選情極為有利的兩個數據:

1、在選舉前五天的10月29日將發布美國第三季度的GDP。亞特蘭大聯儲(Atlanta Fed)估計,經濟增長將達34.6%,是自1776年以來美國歷史上最高的。前述蓋洛普2020年10月8日發布的最新民調錶明,有89%的選民將經濟狀況列於第一關心的事項。美國今年遭遇疫情後還能保持如此經濟增長率,只會讓選民對川普執政更有信心。

2、自從1912年產生初選以來,就任者從未在初選黨中獲得75%或以上的支持率而輸掉大選。川普在2020年共和黨初選中獲得94%的支持率。

多年分析中國統計數據造假的問題,我已經深知其中奧妙:統計部門可以在關鍵數據上造假,但相關數據不能一一修改,總會露出馬腳。美國左派聯合陣線可以用錢委託民調公司修改民調參數,在總統支持率上做假,但是卻無法投入巨資購買其他類別Poll的調查數據,比如選民對公共安全、經濟及社會問題的看法。

最後說明:以上分析建立於一個前提之上:共和黨能夠成功地狙擊民主黨堅持的全國郵寄選票大規模作弊,此時此刻,美國每天各州都有郵寄選票作弊的消息傳出,而且都與民主黨有關。(詳細分析請見本人10月12日發表的《美國選舉怪象:郵寄選票定乾坤?》,)如果以公開、公正且相對清潔的選舉而論,很容易明白一個常識:沒有選民心中嚮往川普承諾用「法律與秩序」保障的公共安全,卻選擇支持BLM與Antifa「暴力抗議」的民主黨。更沒有選民認為川普執政期好於歐巴馬-拜登時期,卻願意選擇促經濟發展無方的拜登。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對觀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9/1513652.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