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何清漣:十月驚爆!朱利安尼端著10多杆冒煙的槍指向拜登

—美國大選10月驚奇:拜登電腦門

作者:
目前,拜登競選團隊、民主黨及左媒如《華盛頓郵報》除了繼續編造謊言,指拜登電腦門是俄羅斯與川普合謀的陰謀之外,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勢失去。左媒一向是編謊能手,電腦門事件就算是陰謀,但小拜登將電腦送至修理店是陰謀實施的關鍵,必須解釋清楚:是什麼動力驅使亨特·拜登將自己的三台被水浸過的電腦送到這家電腦店維修,並且遺忘在那裡長達一年半之久?他是俄羅斯間諜還是仇恨自己的父親?

從8月份開始,美國人都在傳說大選前將有「十月驚奇」,但誰都沒想到這「十月驚奇」竟然是由一台被主人亨特·拜登丟在維修店的電腦開啟,連同動輒封殺川普總統及保守派言論、全力支持拜登與民主黨臉書推特也成了事件主角。據從維修店主人那裡合法拿到電腦硬碟資料的前紐約市檢察長、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大律師10月14日在Fox的節目中說,他還有十來杆這種冒煙的槍,今後會每天拿一桿出來。更沒想到的是,除了亨特的電腦泄露主人機密之外,亨特的前商業合作夥伴也加入「拜登電腦門」。

一台電腦泄露了主人的機密

10月14日,《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發表了一篇《冒煙的郵件揭示了亨特·拜登是如何將烏克蘭商人介紹給副總統爸爸》,觀其內容,故事的框架早就為外界熟知,只是增加了一些細節,豐富了整個故事。

對於電腦來源的猜想有很多,但真相很快顯現:涉及這次事件的電腦維修店東主以撒(John Paul Mac Isaac),向幾家媒體詳細敘述了自己交出電腦的經過。他表示,一名相信是亨特的男子,去年4月到店中留下三台手提電腦,當中只有一台仍能修復。以撒承認自己患有疾病影響視力,未能百分之百肯定客人就是亨特,但電腦貼有博·拜登基金會(Beau Biden Foundation)的標籤,博·拜登是亨特的已故哥哥,以他命名的基金會從事保護兒童的工作。

以撒稱,自己維修電腦期間發現了令人不安的材料,但客戶沒在90天內取回電腦,他又無法聯繫對方。以撒說自己「很擔心,擔心有人最終可能會來尋找這些東西,所以我不想這台電腦繼續留在店中」。左媒通過社交網站發現,以撒是總統川普的支持者,想以此製造陰謀論。以撒表示,他在去年6、7月曾經搜索過相關電郵,9月間為此聯絡一位中間人,由對方接觸FBI,而FBI鑑定電腦的複製檔案數星期後,再以傳票沒收了電腦。後來因FBI再沒消息,以撒為此聯繫了幾位國會議員,但都未獲回應。後來中間人再聯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以撒向他提交了電腦的複製硬碟。10月15日,史蒂文·克勞德(Steven Crowder)在播客中透露:據朱利安尼說,在《紐約郵報》發表文章之前一天,亨特·拜登的律師George R.通過電話和電郵聯繫了德拉瓦州電腦維修店老闆以撒。問他是否可以拿回硬碟,這一聯繫留下了亨特是電腦主人的鐵證:

亨特·拜登律師向修理店主以撒索要電腦硬碟的律師函。(網路截圖)

10月19日,朱利安尼透露三個資訊:

1、送硬碟去修理店的人喝醉了,所以他會不記得這件事。

2、修理店把原始硬碟交給了FBI。他表示很擔心自己的安全,FBI探員對他說:只要你閉嘴,就什麼都不會發生。

3、修理店複製了四份拷貝,其中兩個複製的硬碟放在朋友那裡,以防他意外死亡。

電腦文件引發的兩個政治後果

其實,電腦檔透露的內容,對關注此事的人來說,故事框架早就完整,只是提供了一些有血有肉的豐富細節。但《紐約郵報》帶頭曝光的拜登電腦門事件,產生了兩個相當重要的副產品,引發的政治後果尚難估計:

一、聯邦調查局收到以撒的資料後,未作任何反應——對於FBI拿到資料一事,以撒有FBI拿走電腦的收據與法院傳票為證。也因此,外界的合理疑問就是:為什麼FBI對此未採取任何行動?《紐約郵報》10月14日那篇Smoking-Gun Email文章說得明白,FBI將這台筆記型電腦和硬碟轉交給德拉瓦州美國檢察官辦公室。當記者詢問時,該辦公室發言人說:「我的辦公室既不能確認也不能否認調查的存在。」

重播一下2019年美國華府政界關於拜登家族與烏克蘭交易事件的處理:因川普總統籲請烏克蘭與中國協助調查拜登父子。民主黨人認為,這是川普試圖通過外國政府的幫助贏得2020大選,因此逼川普交出所有涉及烏克蘭的文檔,在致副總統彭斯的信中,民主黨議員們要求他提供涉烏文檔、談話記錄、電郵及與其它政府部門之間的所有通信記錄。還以川普濫用權力為由啟動彈劾——現在看來,當時南茜·波洛西等人就知道拜登家族的腐敗事真,彈劾是明顯的政治陷害。

綜合Fox/《紐約郵報》/NBC的報導,均指FBI早在去年12月就獲得這台電腦,當時恰逢總統川普面對彈劾。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確認正在與修理工合作,以核實硬碟驅動器中的文檔;另有13名共和黨眾議員發表了一封連署信給FBI,認為FBI掌握了亨特的電郵,可以作為川普的辯護證據,因此局方需要交代,當時是否已經拿到電腦,以及曾否在12月之後匯報司法部白宮。還有一個細節讓此事變得更加詭異,據《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報導,在《紐約郵報》投下的一張照片中,有一張為亨特·拜登的筆記型電腦的傳票。《星報》(The Star-Ledger)發現,威爾遜(Wilson)的論文頂部流露出簽名表明這個他是「美國聯邦調查局特工,在新澤西州工作了近五年,全職從事兒童色情工作與關於綁架兒童的案件。」據《商業內幕》查證,現有的證據顯示「簽署了亨特·拜登筆記型電腦傳票的約書亞·威爾遜。」考慮到博·拜登基金會從事保護兒童的工作,這位威爾遜與基金會是否有過聯繫應該列入調查。

FBI拿到資料後不做任何處理,這事情終須有個交待。

二、推特、臉書立即就此新聞進行的資訊審查和封殺,反而成了拜登兒子故事迅速流播的助推器。這件事情本身成為美國當天除《紐約時報》、CNN華盛頓郵報之外的各媒體爭相報導的熱點事件,Fox的塔克·卡爾遜憤怒譴責了TwitterFacebook這種行為,稱「這是大規模審查制度,其規模是美國245年以來從未經歷過的,對我們所有人的(言論自由)構成威脅」。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將於10月23日傳喚推特CEO Jack Dorsey作證。推特在總統大選中審查、禁發流通量在美國居第四的一家美國主流報紙關於一位總統候選人的報導,這在美國兩百多年歷史上從未發生過。推特悍然越過了自由與專制之間一條明確的界限,是每個美國人應該感到震驚的。除此之外,還引起極大的政治反應,幾十位國會議員已經開展討論修法,將修改對科技巨頭形成控制言論優勢的230條款,這必須另寫一篇文章,此處只交待一個由頭。

從槍口冒出的煙繚繞美國上空

拜登家族的故事,我讀過多種報導,於我而言,這些細節坐實了亨特與烏克蘭及中國的關係。以下只列舉幾點:

一、坐實了喬·拜登參與了這種利益交易。

喬·拜登在多種場合都堅決否認自己是亨特與烏克蘭公司的腐敗交易的知情者。但是,兩個郵件表明他不僅知情,還要求分成。1、此次泄露的電郵中有亨特·拜登應烏克蘭公司的要求,安排其與父親會面。在2015年4月17日,即亨特以據稱高達5萬美元的月薪加入布里斯班董事會一年左右後,布里斯班董事會顧問Vadym Pozharskyi給亨特·拜登發去一封感謝信,信中提到了這次從未曝光的會面,原文是「親愛的亨特,感謝你邀請我去華盛頓,給了我一個機會去見你父親,並一起度過了一些時間」。(《紐約郵報》2020年10月14日)2、朱利安尼在10月15日接受OANN(One America News Network)After Hours節目主持人Alex Salvi@alexsalvinews採訪時,朱利安尼說,我有一封郵報還未刊登的郵件,是亨特寫給他女兒的:「我希望你能做我曾經做過的事,為家庭支付30年Pay,但不會象爸爸要求我做的,從你所得的當中分一半給他」——這是喬·拜登向兒子索取使用政治資源費。他說自己不知情,這封郵件賣了他。

二、坐實了喬·拜登家族與中國的關係,證明「北京拜登」名副其實。

朱利安尼出示的電子郵件顯示:拜登兒子從中國能源公司那裡每年收取1000萬美元單個項目介紹費。

朱利安尼說的那十來杆smoking-gun正在逐日打響,他在OANN的採訪中說了《紐約郵報》曝光的只是整個內容的5%,還有兩個更大的與中國有關的黑故事將要披露,沒想到有人搶了先機,10月16日,拜登兒子與中國公司的關係郵件被披露,這些郵件由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商業夥伴貝文·庫尼(Bevan Cooney)向秘密帝國的作者史威哲《秘密帝國》的作者史韋澤(Schweizer),這些消息提供了更具爆炸性且從未公開。庫尼目前因參與2016年債券欺詐投資計劃而入獄服刑,2019年主動與史威澤聯繫。Fox獲得一封2017年5月13日的電子郵件,顯示亨特與一家中國能源公司進行商業交易時針對六個人的「薪酬方案」的討論。該電子郵件似乎將Hunter Biden標識為「主席/副主席」,Big Guy(大人物)是指前副總統。這些郵件是關於亨特與中國公司之間的利益輸送關係,涉及每年15億美元的金額,以及喬·拜登提成10%的薪酬方案。

目前,拜登競選團隊、民主黨及左媒如《華盛頓郵報》除了繼續編造謊言,指拜登電腦門是俄羅斯與川普合謀的陰謀之外,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勢失去。左媒一向是編謊能手,電腦門事件就算是陰謀,但小拜登將電腦送至修理店是陰謀實施的關鍵,必須解釋清楚:是什麼動力驅使亨特·拜登將自己的三台被水浸過的電腦送到這家電腦店維修,並且遺忘在那裡長達一年半之久?他是俄羅斯間諜還是仇恨自己的父親?當媒體曝光這台電腦之後,Twitter等正在編造電腦駭客故事之時,他又讓自己的律師出面索要電腦還留下索要信函,將自家父親陣營逼到連編謊的可能性都抹掉。這得需要什麼樣的仇父情結才能如此?事到如今,編造謊言的人得要多愚蠢,相信這些謊言的人得要多愚昧——我相信這類人在美國也就43%左右——28%的BLM與社會主義擁護者,以及占人口15%的民主黨利益集團的核心成員(公務員、教育系統、媒體從業者、NGO)。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1/1514416.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