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為中共賣命 「十大元帥」大多結局不堪

—「十大元帥」被中共迫害大多結局不堪(圖)

作者:

十大元帥除羅榮桓早逝外,大多遭到迫害,有些甚至慘死。(網絡圖片)

中共軍事史上僅有十人擁有元帥軍銜,他們是朱德彭德懷林彪、劉伯承、賀龍陳毅、羅榮桓、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中共建政後的1955年9月,中共當局授予為中共建政立下戰功的這十人以元帥軍銜。按照常理來說,中共對於協助自己「打天下」的十大元帥應該是信任有加。然而,十大元帥除羅榮桓早逝外,大多遭到迫害,有些甚至慘死。

「黑司令」朱德被批鬥

在中共早期軍隊中,土匪出身的朱德的威望要遠高於毛澤東,1927年的南昌暴動,朱德就是領導者之一,暴動失敗後,其率領殘部前往井岡山與毛會合。國共內戰時,朱德被毛任命為軍隊總司令。中共建政後,朱德先後任國家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委員長等。

廬山會議時,朱德因肯定了彭德懷積極的一面而被毛批評。1966年文革爆發後,看到不少高官被打倒,朱德常常一人獨坐,很少說話。很快,他也被打倒,稱其為「大軍閥、大野心家、黑司令」等內容的大標語不僅貼滿了北京街頭,還貼到了中南海。其文件被停發,保健醫生被調走,行動也受到限制,朱德同時被勒令交代反毛罪行。

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吳法憲張春橋等先後向朱德發難,說他「一貫反對毛主席」、「有野心,想黃袍加身。」謝富治也說,朱德從上井岡山的第一天起就反對毛。朱德岌岌可危。

其後,因毛澤東在一次會議上提到「朱毛」分不開,朱德才免遭紅衛兵的揪鬥,但卻被列入有錯誤或歷史上需要考查的一類。

1969年在中共九大上,朱德多次被批鬥。10月,因軍隊緊急戰備,朱德被疏散下放到廣州從化,直到次年8月,才回到北京。內心的苦悶使其身體每況愈下。

1976年1月周恩來死後,朱德身體更加虛弱。7月1日,病情急劇惡化。高燒不退,除肺炎外,並發腸胃炎和腎病,還有心衰、糖尿病等多種病症,連說話都十分困難。6日,朱德離世。

彭德懷死於癌症

1974年12月17日,一具遺體從301醫院被秘密送往火葬場火化。火化的申請單上寫的是:「申請人:王奎,住址:301,與死亡人關係:父子,死亡人姓名:王川,男,76歲,印號○○一二六九○。」事實上,這個名叫王川的人正是中共的前國防部長、元帥彭德懷。

在中共內部,彭德懷個性直爽、衝動,算得上是一個敢於直言、較有正義感之人。1928年加入中共,發動平江暴動,失敗後,退守農村,成為中共紅三軍團的指揮員。中共北上逃亡期間,曾以三千殘兵救毛澤東擺脫張國燾的挾持,從而為毛所倚重。

抗戰時期,彭德懷主張中共積極抗戰,而不是躲在西北一隅養兵蓄銳。其主導的「百團大戰」就是其違背毛澤東的只打「麻雀戰」的指導思想而進行的,這場戰役不僅成為中共日後吹噓的屈指可數的抗戰功績,而且亦成為彭德懷被批判的罪狀之一。

五十年代初的朝鮮戰爭,彭德懷受命擔任中共志願軍司令員,攜數十萬軍隊入朝。毛的長子毛岸英以彭德懷機要秘書的身份隨同參戰。然而,到達朝鮮只一個多月,由於毛岸英沒有遵守規定,在掩體內炒雞蛋暴露了目標,被美軍飛機炸死。

韓戰後,彭德懷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長,1955年被授予元帥軍銜,位列朱德之後,排在第二位。1958年,彭德懷同聶榮臻、黃克誠等人在軍委擴大會議上對粟裕進行了批判,粟裕被扣上了「資產階級個人主義」的帽子。

1959年在江西廬山召開的當年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期間,彭德懷寫信給毛澤東,指出了毛髮動的大躍進的問題,他直截了當地說:「浮誇風、小高爐等等,都不過是表面現象;缺乏民主、個人崇拜,才是這一切弊病的根源。」

這封信遭到了毛的強烈批評,毛以另立山頭相威脅,迫使黨內高層屈服,最後彭德懷與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等人被打成「彭黃張周反黨集團」,彭本人被誣陷為「裡通外國」,彭被定為「反黨集團」的首要份子,不僅被免去國防部長和軍委副主席職務,而且還遭到了批判。

彭德懷離職後,在頤和園附近的掛甲屯吳家花園屯田六年,自食其力。1961年10月30日到12月26日,他到湖南湘潭縣家鄉調查,並將所寫的5個調查材料送中央參考。1962年春,彭德懷基於大躍進後引發全國大饑荒、餓死人口無數的這個事實,再次以八萬言上書毛,要求實事求是,改弦易轍,承認三面紅旗失敗,救民於水火。

這封上書不僅再度引發毛的不滿,更引發了毛的擔憂,他擔憂以劉少奇為代表的黨內那股企圖為彭德懷翻案的勢力。毛深知,彭德懷一旦翻案成功,毛氏江山就有可能姓劉。

為了不讓依舊在軍中有著巨大的影響和號召力的彭德懷成為自己打倒劉少奇等人的絆腳石,善於權變的毛對彭德懷採取懷柔政策,將其派往四川擔任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線」建設委員會第三副主任一職。

在彭德懷被調離期間,毛髮動了「文革」。1966年12月,彭德懷被揪回北京批鬥。

7月19日,彭德懷被紅衛兵揪鬥。年近七旬的彭德懷被拳打腳踢,「打翻在地」七次,他被打得遍體鱗傷。

7月23日,在中央文革直接指揮下,並有江青、康生、陳伯達戚本禹等人親自出席的情況下,又在北京航空學院南操場舉行了號稱十萬人的批斗大會。彭德懷重傷未愈,又添新傷,他的衣褲被撕打破了,兩腳上一隻腳穿著棉鞋,一隻腳穿著草鞋,胸前掛著大黑牌,被一次又一次的強行彎腰九十度。

據一位目擊者回憶,當日彭德懷被五花大綁的押在游鬥的卡車上,經過天安門城樓前的長安大街時,一左一右兩個彪形大漢押住了他,強按下他的頭。其他的被游鬥者都有頭髮,是被人揪著頭髮按下頭的,只有彭德懷剃著光頭,沒有頭髮可揪,而被一左一右的兩個彪形大漢摳住了眼睛!

1972年9月17日,「中共中央彭德懷專案審查組」完成了「審查報告」,建議「永遠開除出黨,判處無期徒刑,終生剝奪公民權利」。

在不斷的毒打和折磨下,1973年春末,彭德懷開始大量便血,後被診斷為直腸癌。動了手術後,病情有所好轉,但其所住病房的所有窗戶都被報紙嚴嚴實實的糊死了。

1974年夏,彭德懷身體上的癌細胞擴散到肺部、腦部,並患上了偏癱,生命垂危,但因有指示,一切醫療手段必須為「專案服務」,沒有人給他打止痛針。他死前,想最後看一眼窗外的陽光、藍天和白雲,監管他的專案人員以保密和安全為由,拒絕了這一最後的人生請求。11月29日,彭德懷離世,死時身邊沒有一個親人,他的遺體化名王川火化,而火化費也是從他少得可憐的「工資」中扣除的。骨灰盒則被送到了成都

林彪命喪空難

在元帥中,林彪應該算是最年輕的一個了,而其年紀輕輕就能位居朱德、彭德懷之後,也完全是因為他善於打仗,為中共從國民黨手中奪取江山立下了不小的功勞。

中共建政後,林彪地位逐漸上升。1959年廬山會議彭德懷被批後,林彪擔任國防部部長,並主持軍委日常工作。深諳「毛太陽」心理的林彪早在文革前就率先在軍隊開展了將毛神化的運動,並在文革後推廣至全國。林彪對毛的吹捧到了極至,不僅提出了「四個偉大」,還宣稱「毛澤東同志天才的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告誡人們要「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等等。

文革爆發後,劉少奇等高官被打倒,作為毛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的林彪成為黨內「二號人物」,炙手可熱。

林彪在成為毛的接班人後,開始與毛在對美關係上和如何重建中共的權力機構,如是否設立國家主席一職上產生了分歧。多疑的毛遂懷疑林彪要搞垮他,懷疑林彪想要從自己手中奪權。特別在隨後由毛髮動的「批陳(伯達)整風」運動中,林彪並沒有完全順從毛,而是採取了拒不出席會議的消極抵抗態度,這讓毛更加懷疑,並由此設下了陰謀倒林的圈套,周也再次選擇充當了毛的幫凶,直到讓林彪一家死得屍骨無存且不明不白。

劉伯承雙目失明

被中共視為「著名軍事家」的劉伯承,其軍事生涯從1915年護國討袁戰爭一直到62年的對印戰爭,長達50餘年。因為戰爭,他失去了右眼。他是十大元帥中最先被打倒的。

中共建政後,劉伯承受命在南京創辦中共第一所軍事院校。在其埋頭打造軍事院校時,卻捲入了中共掀起的「反對教條主義」的鬥爭中。

1958年,毛和時任國防部長的彭德懷在軍隊掀起了對「軍事教條主義」的批判,矛頭直指劉伯承。當年5月,時任南京軍事學院院長的劉伯承被叫到北京。連續兩天未睡的劉伯承,在眼壓很高的情況下,劉伯承忍著劇烈頭痛,被別人攙扶上台,在軍委擴大會議上作了檢查。

有分析指,劉伯承之所以最先被打倒,與其和毛較差的關係有關。如他曾公開批評毛引以為傲的「游擊主義」,他曾留學蘇聯,而毛對留蘇派極為痛恨和反感。毛在1949年前對劉伯承的冷淡,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被批判後,劉伯承唯一的左眼得了青光眼,視力逐漸減退。文革爆發後,中央軍委戰略小組被撤銷,劉伯承沒有了工作。1972年劉伯承徹底失明,只能長期住在醫院中。1973年因誤用藥物,病情加劇,喪失思維能力,1975年喪失生活自理能力,1986年離世。

「兩把菜刀起家」的賀龍慘死

自稱「兩把菜刀起家」的賀龍,1927年參與指揮了南昌暴動,並加入中共,此後為中共奪取政權立下了不小的功勞。1949年後曾擔任國家體委主任、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等職。

當年毛在延安與江青的婚姻,除康生支持外,就只有賀龍支持。賀龍當時說:「堂堂一個大主席,討個女人有什麼了不起,誰再議論我槍斃了他!」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中共眼中的功臣,毛眼中最忠實的屬下,卻在文革中被打倒,並最終慘死。

原來文革前,賀龍與劉少奇、鄧小平、彭真、羅瑞卿等關係過於親密,引起了毛的猜忌。此外,毛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要賀龍批判劉少奇、鄧小平,也遭到了他的拒絕。

1966年夏,文革爆發後不久,康生在北京師範大學召開的群眾大會上和中央文革小組的會議上,誣陷賀龍和彭真私自調動軍隊搞「二月兵變」。同年12月,紅衛兵殺進賀龍家中,揪他的領章帽徽,抄他的文件書籍,揚言要把他押往天安門廣場,舉行十萬人批斗大會。賀龍情急之下,躲進了中南海周恩來家避難。

1968年2月5日,在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轉發黑龍江省革命委員會《關於深挖叛徒工作情況的報告》的批示中指出:「劉、鄧、陶、及其同夥彭、賀、彭、羅、陸、楊、安(子文)、肖(華)等叛徒和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長期隱藏在黨內,竊取了黨政軍領導機關的重要職位,結成了叛徒集團,推行招降納叛的組織路線……」這是第一次對賀龍點名定性的中央文件,經毛圈閱後發到全國。

在審查期間,賀龍夫婦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們的被褥、枕頭被收走,使他們在一段時間內只能睡在光光的床板上;伙食也越來越差,飯里的沙子是越來越多;大夏天供應的水也是有限的,甚至有40多天停止供水。患有糖尿病的賀龍只能節省用水,並接雨水解渴。

後來,賀龍夫婦又被調換了駐地,處於嚴密的監視之下。而且,提供的飯菜也是見不到一點油花的清水煮白菜、糠蘿蔔等。對賀龍的糖尿病,也在醫療上進行限制和拖延。賀龍的身體愈來愈虛弱,最後連上廁所也走不動了。

1969年1月15日,「賀龍專案組」向「醫生」下達了這樣的指示:「儘量用現有的藥物,維持現在的水平就行,也不要像『對待好人那樣』對待賀龍。」

6月8日早晨,賀龍發病,連續嘔吐了3次,呼吸急促,渾身無力,但拖了13個小時後才被實施搶救,而且不僅沒有輸治糖尿病的特效藥胰島素,反而輸了葡萄糖。9日,賀龍去世。當晚,賀龍的遺體就被悄悄地送往八寶山以「王玉」的化名火化了,火化時不讓親屬到場,火化後,「賀龍專案組」把骨灰盒秘密放在一個小殯儀館裡,並下令:「不准傳出去,要絕對保密。」

(原文有刪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2/1514754.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