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江澤民大連行 工人:怎麼不把他拉死!

作者:

江澤民出賣大量國土(網絡圖片)

雖然時間的長河流逝了十幾年,但江澤民1999年8月的大連之行,還在記憶中清晰地留存,由於中共操控的媒體的虛假報導,使許多接近其人的消息來源,如同水下的礁石不得不深藏隱匿,但只需拂去水面的恐懼與膽怯的枯枝敗葉,就會生動地展示它潛流般的事實真相。

題詞並非江澤民原創

號稱北方明珠的大連,在1999年步入了百年建市的節日,大連市委、市政府擬搞隆重的慶祝活動,這並不為過,但野心勃勃的原大連市委書記薄熙來另有謀略,他要藉此造勢,爭取當上中共中央委員和遼寧省長、省委書記,而此前一方面他通過土地批租、國企轉讓、資本營運,己結交了京城的眾多權貴,另一方面以聞世震為首的遼寧地方勢力,不買他的帳,與其明爭暗鬥,依然強占瀋陽。在這種情況下,他必須緊緊地賣身投靠江澤民,才能力排眾議,衝進省城任職,因此他絞盡腦汁,借大連百年慶典為藉口,先親自帶領馬崽去北京江宅求見,美其名曰「大連百年,大連551.5萬人民渴望領導親筆題字」,並且送上大份子「潤筆費」,見錢立即眼開的江澤民欣然命筆,卻枯思無詞,一時無語。薄熙來早有準備,伴隨著阿諛奉承的奸笑,取出大連市政府辦公廳秘書皇甫某濤擬好的詩句多篇呈上,江澤民用手翻了半天,從其中選了兩句:「百年風雨冼禮,北方明珠生輝。」薄熙來馬上說,這句怎麼樣?我琢磨了好幾天啊!‧‧‧‧江澤民掃了一眼薄放在桌上的紅包,立即眼晴一亮。薄是行賄高手,紅包雖薄,但銀聯卡一張外加帶有密碼的信函一封,江書記舉手之勞何樂而不為?他取出毛筆,10分鐘就交差了事,爾後薄熙來捧在手上,如獲至寶,立即親自找人裝裱去了。

後來,跟隨薄熙來赴北京的皇甫某濤對我說,江澤民也沒什麼文化水平,題個字給大連,還得由我們先擬稿,薄熙來研究半天,最後滿意了才呈送上去,實際上我當時構思了5個句子,這個並非最精彩的一個,但薄熙來高興,因為說大連是「北方明珠生輝」,這等於江澤民充分肯定了他的工作成績。

那時,我把皇甫某濤寫的一篇紀念詩人公木的文章,推薦給了香港文匯報副刊部主任方芳,她很快在報上以顯著位置發表了,所以皇對我很交心。他經常到我的辦公室混飯吃,席間告訴我說,他是滿族後裔,原畢業於吉林大學中文系,是公木的得意門生,原在錦州市政府工作,因慕名崇拜薄熙來,寫信給他以示效忠,被其破格錄用。他說:題詞這個事,薄熙來這說是「國家機密」,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別人問起,就說是江澤民的創作‧‧‧‧

也就是這次舉足輕重的北京之行,他協助薄辦了一件大事。江澤民答應薄熙來,將在8月中下旬親自到大連參觀考察。皇甫某濤說,只要江澤民來了,咱們的薄熙來就將離開大連,步步高升了。以後最起碼也是國務院總理。

為什麼?這怎麼可能!我一臉迷惑,但皇甫某濤故意賣關子,說:「你等著瞧吧!」

薄熙來變成了「大導演」

1999年8月10日至15日,江澤民首先帶領吳邦國等人,在瀋陽、鞍山等地進行了巡視之後,然後趕到了大連,召開了「東北和華北地區八省市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並由新華社記者傅新雨發表了題為《江澤民在遼寧考察強調: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推進國企改革》的報導,爾後情不自禁地走上了薄熙來為其搭起的舞台,成了他精心策劃的一場鬧劇里醜陋的角色。

此前,薄熙來不僅導演般預設了行走路線,選用了一些接待江澤民的鐵哥們,還精心編好了腳本與台詞,並實地進行了多次演練。

首先,在沈大前鹽高速路口至大連棒棰島賓館途中兩側道邊,種上一路草坪,外加方磚步道,在中山路上掛上了江澤民的巨幅畫像,旁邊寫上江的題寫:「百年風雨冼禮,北方名珠生輝。」原本這些位於交通要道的路牌燈箱,早被大連鑫新廣告公司老闆李某安買去了,刊登了產品廣告,賣給了東北某企業,但薄熙來一聲令下,撕毀了合同不算,廣告公司還要贊助製做江澤民彩色畫像。李老闆對我說,薄熙來親自審稿簽字,才敢掛出來呀!我的經濟損失大啦!

當然江澤民做為一國之君,要安排在棒捶島賓館的5號樓下榻,當年這家由市政府交際處管理的國賓館,給毛澤東專門建了一棟別墅叫5號,但毛澤東嫌遼寧糧食不能自給,總吃「返銷糧」而頗為生氣,故生前拒來此處享樂,江澤民沒有這個牛氣,他認為不管別人怎樣,自已先住進小樓享享清福再說。這裡有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到處青山綠水,空氣清新,夏日還有天然的海濱浴場,正是避暑勝地,江澤民帶上太太與孫子,正是享受天倫之樂的好時光。薄熙來派國安局特工與中央警衛局密切合作,把國賓館圍個水泄不通。據接近大連國安局黨委書記車克民,局長萬國濤的人士透露,薄熙來下令,任何反對他的人,不論是老幹部,還是機關在位的官員,都不能讓他們接近江澤民的陪同人員,以免把他在大連的施政缺失泄露出去,他們還梳理了一份37個的黑名單,上面有認識江澤民小姨子王某(大連海事大學教員)的市統計局信息處孫某副處長等人,薄說,再認真查一下,與由喜貴,賈廷安等有聯繫的人,大連還有誰?統統給我看住,別讓這些壞蛋壞了我們的好事。(薄的口頭語,罵人是「壞蛋」、「傻蛋」、「混蛋」)這回江澤民來大連是關健時刻,因為以後用不用我,上面爭議挺大的,江澤民要親自看一下,我要是上去了,你們自有安排,我要是下來啦,聞世震、於學祥就會整死你們!這幾年你們做了什麼,不要以為人家是傻蛋,不知道!

這些人在大連多年來仰仗薄的傘蔭,以權謀私,敲詐勒索,行賄受賄,無惡不作,其檢舉材料成麻袋,早在中央與省紀委存放,只是不便查辦而已。於是這些死黨為了保住既得利益,立即行動了起來。

在薄的授意下,為了讓江澤民在車行沿途看到花草樹木,不僅精心地選擇了最佳路線,還在通往棒棰島的途中,種滿綠樹草坪,尤其是離賓館3000米以內的道邊,更是煞費苦心,部份裸露的地表,全部用高價買來的草苗遮擋,還在有可能緩行的坡道與岔道邊,故意布置了裝扮成普通市民樣子的「特務」,整天恭候在那裡。其實這些人早就背好了台詞,一旦江澤民中途下車行「親民之問」,一定會用標準的海蠣子味大連話,猛講薄熙來當政的豐功偉績。用薄熙來編的廣告詞概括,是「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後來百姓罵薄「這個杯,那個碑,都是薄熙來逼咱背」)。

江澤民咧開了蛤蟆嘴笑呵呵

雖然,自從1976年毛譯東死了之後,他的畫像還掛在北京天安門上,鄧小平等歷任黨的領導人還沒有誰敢仿照毛澤東,搞畫像敬拜這一套,但薄熙來為了以示忠心,在時隔23年之後,在大連市中山路197號附近,掛起了巨幅彩色江澤民畫像,凡是往來市政府大樓的車輛與行人,無一不通過此處,而且這裡又是前往星海灣的必由之路,原定江澤民要在8月20日上午參觀中國科學院化物所,而這家世界著名研究所的新址,即在風景秀麗的星海灣。薄熙來命令下屬買通了江澤民的司機,故意在車輛到達中山路松山街時,放慢了速度,江澤民認出了道南這棟洋氣的小樓就是大名鼎鼎的化物所舊址,又猛一抬頭看到了自已的半身畫像,與不久前的題詞,赫然聳立。他立即眉開眼笑,滿臉油光,一張大蛤蟆嘴咧得大大的,不停地點頭。後來薄熙來聽說了這個好消息,一夜高興得沒睡。陪同江澤民的遼寧省長張國光對人說,沒想到小薄拍馬屁,沒有拍在蹄子上,這要是換了朱總理,還不得發火?據這次參與保衛工作的人士披露,薄立即把這話告訴了江,江很生氣。這正是不久後改任湖北省長的張國光被抓捕坐牢的原因之一。

江澤民盯住自已的巨幅畫像,從正面看了半天還不過癮,還在車輛駛過幾秒鐘之後,又依依不捨地回頭望了一眼,確定這畫像是貨真價實的雙面畫像才放心。薄熙來特別細心,把畫像兩面設計的尺寸顏色圖案一點不差,這使好大喜功的江澤民合不攏嘴。

然而,薄熙來也有擔心之處,在亞洲最大的城市廣場上,建有一個象徵著封建帝王的華表,這可能令江澤民不快,因為當年在修建大連濱海路時,工人們不小心用火藥炸壞了南大亭一塊類似龍頭的山崖,薄熙來花重金請的風水大師說,這不好,龍頭沒了,你就當不上大官了,並說破解的辦法,只能是立個華表,於是就出現了這個麻煩。

薄不怕江澤民看見,他自有辦法。他估計江澤民在華表附近要下車巡看,就派了9個政府官員,裝扮成普通市民,背好了台詞,事先久候在這裡,他們己排練了4次,連腔調與動作等細節,都經過領導仔細審查通過。果然,江澤民一下汽車,這些閒逛的市民,立即圍攏了過去,又是鼓掌,又是喊叫,紛紛大力頌揚薄熙來。有一個婦女告訴江澤民,她是下崗工人,被政府認真安排了新職業,具體辦理的部門是大連勞動局下屬的戚秀玉職業介紹所‧‧‧‧這都是俺薄熙來抓的緊呀!這話使江澤民樂壞了。笑臉像個老太太。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5/1519957.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