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岸英為人高調 做事懶散 最終因為違反防空紀律而喪命

—還原中共「感動中國人物」之毛岸英

作者:
10點過後,毛岸英對機要參謀高瑞欣說要回作戰室,高說「等一等吧,警報還沒解除呢」,毛岸英說「不用怕!我看飛機一時來不了,就是來了,哪會偏偏炸中這個地方。當年國民黨的飛機經常轟炸延安,可爸爸忙於工作,就是不進防空洞……不也沒事嘛!爸爸的榜樣,兒子不學誰還去學。」說著毛岸英已經衝出了防空洞,高瑞欣等只好跟著他到作戰室做蛋炒飯。

中共黨魁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能夠入選百名「感動中國人物」,估計很大程度上源於其不同一般的背景,而其不光彩的死亡內幕迄今還不為很多國人所知。

父親害死母親,幼年顛沛流離

1920年冬,毛澤東與湖南知名學者、也是自己的老師楊昌濟的女兒楊開慧結婚。其後,楊開慧追隨毛加入中共,先後生下了毛岸英、毛岸青等3個孩子。在生育3個孩子的同時,她還協助毛收集、整理資料,編寫文稿,負責聯絡工作。

因中共在聽從共產國際的指示加入國民黨後,不斷奪取領導權,引起國民黨內部分裂,1927年,國民黨開始「清黨」,抓捕中共黨員。中共發動的幾次武裝叛亂均告失敗,參與秋收叛亂失敗後的毛逃到偏僻的山區,盤踞在湖南、江西邊界的井岡山一帶。本可以在安頓下來後就將妻兒接來團聚的毛,卻始終未與楊開慧見面,反而與更年輕的女子賀子珍同居起來,並在未離婚的情況下,在1928年與其結婚。

而當時,楊開慧帶著3個孩子住在離長沙東鄉60里的板倉,生話十分窮困,生命危在旦夕。毛兩次打長沙都經過此處,也沒有進去看看他們。

也正是因為毛的不管不顧,守衛長沙的國民黨將領何鍵極為惱怒。在毛二次攻打長沙後,他逮捕了楊開慧和毛岸英兄弟。何鍵給出的條件是,只要楊開慧公開宣布與毛脫離關係,就可以饒其不死。楊予以拒絕,而彼時聽聞消息的毛也沒有來營救楊開慧。

1930年,楊開慧被殺後,毛岸英兄弟被保釋出獄,被帶到上海中共辦的地下幼稚園。1932年寄居在他人家中,經常要做家務,並時常挨打。1933年後,隨著國民黨對中共的步步圍剿,中共被迫北上逃跑。因經濟資助中斷,毛岸英、毛岸青兄弟流落街頭。

工作淺嘗輒止

1937年後,毛岸英兄弟被輾轉帶到莫斯科,逐漸長大,並在1942年蘇德戰爭爆發後參加蘇軍,加入蘇共,還進入蘇聯軍事學院學習。1946年回到延安,先上了50多天的「農業大學」,後在毛的庇護下先後任中共中央社會部(情報機關)部長李克農的秘書兼翻譯、北京機器總廠黨總支副書記等。

從毛岸英回國到其1950年10月赴朝鮮,其似乎沒有特別固定的工作,且每個工作時間都不長,中共發布的簡歷也對此語焉不詳,但可以肯定的是,毛岸英行動自由,沒有什麼束縛。

據2006年出版的武立金著的《毛岸英在朝鮮戰場》一書披露,毛岸英在任李克農的秘書時並不像其他人那樣忙碌,而是很散漫,1950年甚至還可以去長沙探親,住省委招待所。而且一次探親掃墓,他竟然盤桓了一個多月,直到6月25日韓戰爆發,李克農要秘密訪蘇,發電報來催,他才回京。

回京的時候,這個28歲的青年乘坐軟臥列車,「毛岸英品嘗一口用長沙水泡出的君山毛尖茶,然後仰坐於沙發上,開始翻閱當天的報紙」,這估計是湖南省委提供的特殊交通安排。「第一公子」的本色彰顯無遺。

奔赴朝鮮戰場

毛岸英從1950年8月中旬到10月8日,在北京機器總廠只幹了不到兩個月,即跟隨彭德懷去了東北。過了一周,隨彭回京,他才匆匆到工廠交待說社會部有任務,他要去工作一段時間,而這個任務就是去朝鮮戰場。

按照《毛岸英在朝鮮戰場》中的說法,毛岸英赴朝,是毛澤東做出的一個安排,其出發點一是表示帶頭,二是為了毛岸英的「將來」,而毛岸英的身份是彭德懷的俄文翻譯,這樣既可以保證其安全,又可以掌握核心情況,同時去的時間是「多則半年,少則三月」。毛的安排不可謂不周詳。

炫耀身份

毛岸英前往朝鮮志願軍司令部,身份本來應該是保密的,但他基本逢人便說自己的父親是誰毫不忌諱。此外,他平時腰裡經常掛著一支小手槍,遇到人問時,就拔出來說「這支手槍有點來頭,是史達林贈送的呢」。如果有人詢問,他就會講述自己在蘇聯的經歷,包括參加蘇軍,受到史達林的專門接見,史達林送他手槍並問他為什麼不找個蘇聯姑娘做妻子等。其喜歡炫耀的個性由此彰顯。

不過,按照《毛岸英在朝鮮戰場》所言,毛岸英在蘇聯的經歷也沒有什麼可吹噓的。因為毛的緣故,他才被破例授予中尉軍銜,並進入蘇軍培養高級參謀人員的最高學府伏龍芝軍事學院深造。畢業後,毛岸英被任命為坦克連指導員,參加了蘇軍的大反攻,而這已經是1944年底或者是1945年初了,離蘇軍攻克柏林不到半年。其軍事生涯並沒有什麼可圈可點之處。

對彭德懷等何等「無畏」

毛岸英雖然以彭德懷的翻譯身份進入朝鮮戰場,但其毛太子的本性卻不時流露,對彭也是毫不畏懼。比如他在與三十八軍軍長梁興初的談話中稱彭德懷為「彭老頭」;在與彭德懷下棋時,經常為悔一步棋而爭得面紅耳赤不亦樂乎。曾有回憶錄描述,毛岸英曾當場說「他M的彭老總你又悔棋啦」,彭則笑呵呵的賴帳。

最為典型的是《毛岸英在朝鮮戰場》中記錄的這樣一件事:第一次戰役結束後,彭德懷主持第一次志願軍黨委擴大會議,實為最高作戰會議。會上彭發火痛罵了三十八軍軍長梁興初後,開始部署第二次戰役的打法:「我的意見是先退,我們的主力從現陣地後撤三十至五十公里,讓麥克阿瑟以為我們怕他。這樣,他就會更猖狂,造成前軍突出,我們就可以尋隙穿插,分割包圍……」這時,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毛岸英「離開會議桌直走到彭德懷對面,指著作戰地圖慷慨陳詞:『我看應該向南進攻!兵書上說:善戰者,見利不失,遇時不疑。敵人不是跑了嗎?不是敗了嗎?我們為什麼不乘勝追擊,而要後退呢?』」

所有的與會者都大為詫異,私下議論說「那個小翻譯膽子不小,竟敢在彭總發火的時候說三道四,這樣重要的會議,哪有他講話的資格?」此時的毛岸英,顯然忘記了自己只是一個秘書兼翻譯,而把自己看成了毛的欽差。

蛋炒飯送了毛太子的命

毛岸英好睡懶覺,常常在天亮後起床。這與司令部制定的防止空襲的規定顯然有衝突。規定是:一是天亮前一定要吃完飯,二是天亮後不准冒煙,三是都要疏散防空。彭德懷也強調「你們這些年輕人要注意防空,不能有任何僥倖心理,該進洞而不進洞的是紀律問題」。

1950年11月25日,毛岸英又一次晚起,沒有吃上早飯。「躲在防空洞裡的毛岸英伸頭看了一下天空,還不見飛機的影子……此時已是飢腸轆轆了」。10點過後,毛岸英對機要參謀高瑞欣說要回作戰室,高說「等一等吧,警報還沒解除呢」,毛岸英說「不用怕!我看飛機一時來不了,就是來了,哪會偏偏炸中這個地方。當年國民黨的飛機經常轟炸延安,可爸爸忙於工作,就是不進防空洞……不也沒事嘛!爸爸的榜樣,兒子不學誰還去學。」說著毛岸英已經衝出了防空洞,高瑞欣等只好跟著他到作戰室做蛋炒飯。

可惜毛太子的運氣很差。11點多,美軍四架B-26轟炸機掠過大榆洞上空,馬上又返回,投下了幾十枚凝固汽油彈,準確的命中了作戰室。這是否是因為看到了毛岸英熱飯的炊煙,不得而知。據倖存者成普事後說,「當時毛岸英正在爐子旁吃東西,我在門外看到飛機正在扔炸彈,就喊快跑,可是毛岸英和高瑞欣都鑽在桌子底下躲炸彈……要是早跑出來也許就沒事了。」

最終,毛岸英和高瑞欣死於空襲,而禍首正是毛岸英違反防空紀律。這一天是毛岸英來朝鮮的第34天,其28歲的生命也戛然而止。

當天夜裡,由彭德懷署名的「絕密」電報發往北京,向毛報告毛岸英死去的消息。如果毛岸英不死,中國是否也會變成如同朝鮮金氏王朝般的毛氏王朝呢?好在歷史沒有讓這個「如果」發生。

2016-09-17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9/1521389.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