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現代話版的逃亡之路——商鞅之死

—在逃亡的路上——商鞅之死

作者:
你還在找心理安慰,實話告訴你罷,新君登基後殺你立威,正是孝公的遺願。嚴刑峻法每過一階段,都要拿位高權重之人祭祀才能煥發活力,你正是孝公留給兒子的最好禮物。

贏虔(公子虔)給商鞅發了一條信息:你攤上大事了,新君惠文王命我對你實行雙規。

商鞅:有沒有搞錯啊?大秦的刑律都由我親手制定,我就是秦法的靈魂。一人立法者觸犯自己的立的法律,傳出去了,會鬧出國際笑話,讓友邦驚詫的。

虔:具體犯啥事,俺也不清楚。不過總有光天化日下的過失是你不能隻手遮天的。比如你受到先王孝公的接見,走的是寵臣景監的後門,而且獲得三次接見機會。景監的公關費用向來是明碼標價、童叟無欺的。你要是把你們之間的故事,編織成伯樂和千里馬的加強版,估計只能哄哄幼兒園的小朋友了。而且以你出行的豪華等級來推測,你不可能是個一塵不染,兩袖清風的聖人。至於其後涉嫌謀反,還尚未坐實,只能等你歸案後進一步查證了。

商:一定是你們這些受過肉刑嚴懲的人,心裡陰暗、扭曲,瞅機會在挾私報復,羅織罪名構陷我。

虔:我可以向貓煮希發誓:這事跟我一毛錢的關係也沒有。當然,也可能這只是個誤會,你過來對組織把事情說清楚,真相大白後就啥事也沒了。作為立法者,你當然會相信大秦法律是公開公平公正的,沒人比你更懂得怎麼拿起法律武器保護自己。

商:靠!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啊。落到你們手裡,熊貓也得承認自己就是兔子。自從代太子受刑,被割掉鼻子後,一晃十幾年了,是這些年的離群索居,把你從學術帥哥變成陰損大叔了吧?

虔:這麼說,你是要放棄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的機會了。逃亡是條不歸路,大秦是一張密織的天羅地網,受幾天顛沛流離的煎熬,還不如在水牢裡呆得踏實。

商:既然你們要卸磨殺驢,我也不能束手就擒。不要忘了我是擁有十五封邑的君主,要抓拿我,是要付出代價的。你未必穩操勝券,我鹹菜魚翻身也並非不可能。

虔:按商君法度,忤逆者罪大惡極,誅及三族。你能想到你的商邑遭血洗屠城的慘狀嗎?你的子民們,有幾成能冒造反的大罪,毀家舍業追隨於你?

商:我鞠躬盡瘁日理萬機,在任十幾年,讓大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豐功偉業,盡人皆知。難道一時落難,竟無只瓦片檐,給我遮風擋雨嗎?

虔:你是不是雅興大發,要學伍子胥當一回男主角了?好吧,我可以和你訂個君子協議來成全你,我的巡捕們只能虛張聲勢追蹤你,決不出手擒拿。只等你走投無路,自投羅網為止。

商:靠!你把我當作垂死掙扎的淘金者,自己想作傑克倫敦筆下的那條餓狼把我吃了吧?不要忘了,這個故事的結局是人把狼搞死了。

虔:我想測試一下你這個絕情寡義的冷血動物究竟能在追殺令中存活多久。我是狼,但不是餓狼,我背後是強大的專政機關。我能從容不迫地跟著你,直到你崩潰為止。

商鞅準備他逃亡生涯的第一步,就遭到了挫折。財務經理拒絕支付他的逃亡資金,這個昔日的忠心馬仔,惶恐地說:商總理啊,現在A級通輯令在電視上滾動播放,按你的刑法,我不能把你捆綁送案,已經是死罪了;如果再施以援手,就不只是腰斬大刑了,還要累及三族。你快逃吧——十分鐘後,我就得報警,這樣才有保命的希望。

電線桿上、十字路口、大城門牆,張貼著畫著他圖形的通緝令。人們聚集在告示前興奮地談論著他的形體特徵,憧憬著能撞上大運,捕獲他後獲得獎賞。此時的他就象政府發出去的一個超級大紅包,人人摩拳擦掌,只等待他一露面,就會蜂擁撲上。

幸好他早有準備,學後世的王捕頭,化妝為女性,只可惜當時沒有萬惡的美帝大使館供他避難。雖然易容術並不高明,但配之以點頭哈腰,誰也想不到這個猥瑣老太婆就是曾經權傾大秦的商總理。

天暗了,他找了一家客店投宿。店主例行公事地一伸手;請出示身份證、暫住證、外出證明。

他愣了一會,終於想起來了:為了便於徵稅抽丁,制止流竄作案,他發明了戶籍制度,規定不得自由遷徒,確需外出的,必須向所在村鎮申請,得到批准,核發了證明才能出行。查獲沒有身份證明的,一律視為盲流送西北邊區勞教或送黑磚窯當苦力、終生為奴。

他掏出一大疊人民幣,對店主說:偶忘記帶證明了,請帥哥通融一下,偶願意出雙倍的價。

店主冷冷地望著他:大媽啊,您一個婦道人家也學會釣魚啦?我一旦容留你,你放下行李,拿上房間號牌和鑰匙,扭頭就報官。按商君法令,告密著襲占犯法者全部資產。你玩的這套在十年前風靡一時,多少潑皮無賴靠這一手發了家、致了富。現在這一套,跟老舊的易開罐中獎騙局一樣,老早被淘汰、跟不上時代發展了。

商鞅:偶真的不是釣魚的,偶是衛國人,你從口音能聽出來不是秦人。

店主擺擺手:閒著也是閒著,我就免費給你這衛國大媽上堂掃盲課吧。假如我被你老的訴說所感動而大發善心,同意你住一宿。你方便我得錢,雙方滿意了吧?可最興奮的是滿店顧客和我的服務員,他們正打著精神、豎著耳朵聽咱倆對話。等咱買賣一成交,不用掏手機,第一時間一鍵就撥通了舉報電話。回頭,旅店就獎給了手腳最麻利的哥們,咱倆今晚說不定就住在同一牢室成獄友了。

商鞅:商君正在被通緝,這法令尺寸應該被放鬆了吧?

店主:商君是出事了,可他制定的法令並沒有廢除。大街上依然密布朝陽區培訓出來的群眾,小巷裡小腳偵緝隊在拉著家常作潛伏,監控探頭不留死角,都滿腔熱忱地盼著別人出點疏漏,做點違法亂紀的好事,好掙個外塊補貼家用。在全民皆兵的大秦,你一不帶證的外國人,最理智的出路是到看守所求助。

商鞅還有心試探一下:我在衛國聽說,商總理治理國家十多年,領導秦國人民站起來了。綜合國力突飛猛進,宇宙一流強國地位穩如泰山。他為大秦人民嘔心瀝血,無私奉獻了光和熱,把大秦治理得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市容市貌整潔,人民安居樂業。國際上有崇高的威望,在國內深受子民的愛戴。現在被全國通緝,也應該是被誣害的。如果流難到民間,人們對待他會象受傷的八路軍抗日戰士,被老百姓們秘密隱藏起來吧?

店主驚愕地張大了嘴:還是你們老外實在,對洗腦宣傳沒有免疫力。你看到的市容整潔,是因為吐痰、扔菸頭、亂倒垃圾的都被砍手剁腳的變成人彘換來的。

您移民到我們大秦,住幾天就體會到商君制度的優越性了。這片神奇的國度,是磨練意志,鍛鍊神經的好戰場。你得時時提防你周圍親朋好友有不良傾向,一發現有作案動機的得馬上報案,一個不留神就會被連坐。輕的罰金、杖責、黥面、流放,重的砍頭,腰斬、剝皮、抽筋。永遠保持旺盛的鬥志是國人的基本生存技能。晚上睡覺時都得膠帶封住嘴,防止夢中說出反動的話,被老婆告發。呆得時間長了,你就變成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有利於秦王的人。

我們大秦人,心口如一,嘴裡哼著「唱支山歌給商總理聽」,心裡同時問候著他老人家的八輩祖宗。現在滿大秦都渴望能和商總理親切會面,那可是名利雙收的輝煌時刻,——既得了豐厚獎賞的實惠,又能變成小民心目中的英雄。

這天晚上,商鞅在山洞裡湊合了一夜。

黎明時收到了贏虔的微信

你的逃亡已經連累了兩個人,一個是知情不報的財務經理,一個是警惕性不高的店主。他們將受到法律的嚴懲。你的逃亡,坐實了你的罪名,證明指控不是捕風捉影。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現在是在山洞裡呆著吧。別說你身上的現金不多,就是揣著最高檔的貴賓金卡,五星級酒店也沒膽量收留你。放心吧,我不會下令搜山的,你有大把的時間安排旅程。我有釣魚者的耐心,期待你厭倦了逃亡生涯後的回心轉意。後面是一個翹首以待的表情。

身上的錢花光後,商鞅決定逃往魏國。幾天的顛沛流離,讓過慣了養尊處優生活的他苦不堪言。他相信憑他的絕世才華,回到魏國,一定會讓魏王如獲至寶。那時候他會東山再起,捲土重來,報恨雪恥。

理想的豐滿超越不了現實的骨感。他現在囊中羞澀,想遠渡重洋到魏國,就象一個流浪漢奢望著乘豪華專機到夏威夷海灘度假一樣不切實際。但能爬到秦相的位置,本人決不缺少堅強的毅志,鋼鐵般的神經,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就要牢牢抓住。他決定發揚長征精神,用雙腳走出一個奇蹟,走出嶄新的人生。

他認準了行動方向,計劃晝伏夜行,既能蔽人耳目,又能從田裡摘點瓜果充飢。第一次鼠竊狗盜,他象豚鼠般小心翼翼,他明白法律規定,這種行為一被抓獲,就會面部刺字,送往前線當炮灰。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凱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2/1522391.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