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索賠律師:新冠肺炎起訴難看中共法治真面

—從張海等人起訴難看中共的虛偽法治

作者:
凡直接或間接觸動中共黨國利益,特別是被中共視為傷及其特權和強權體制的案件,中共決不允許進入司法程序,絕不允許通過正常司法個案的形式得以裁判。

11月16日,中共肺炎武漢肺炎)受害者家屬張海,再將訴狀郵寄至湖北高院。同時,還向習近平發出請願書,要求追責武漢官員隱瞞疫情、造成市民死亡的法律責任。(受訪者提供)

中共肺炎疫情肆虐近一年來,已有張海、徐敏、彭宏建、鍾漢能、楊敏五位公民因自己染疫家人病故而起訴中共武漢市政府,另有湖北省宜昌市公職人員譚軍毅然擺脫身份束縛、就中共肺炎疫情對中共湖北省政府提起了公益性的行政訴訟,後來又有武漢市民姚青就武漢封城合法性提起行政訴訟。

意料之中的,在中共的虛假法治環境下,所有這些訴訟無一例外地統統被中共法院強橫駁回。不僅駁回,中共更指示其公安惡警非法持續跟蹤、監聽、騷擾張海等原告,大肆污名化參與發起「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的公益人士楊占青和律師陳建剛、滕彪等,中共明目張胆地踐踏自己制定、頒布的法律,赤裸裸地實行流氓統治,向中國人民及國際社會宣告了在中共治下法治已死、法律已死、司法已死,撕掉了偽裝多年的法治畫皮。

眾所周知,在真正的法治社會,所有爭端無不可以轉化為法律訴訟,無不可交由法院裁決。如正在發生的美國總統大選之爭。然而,在中共這樣黨高於國、黨大於法的國度,法律只是中共統治人民的刀把子,只是對人民實行專政的工具,只有有利於或至少不損害中共一黨特權的爭端才有可能進入司法程序,也即只有平民之間互相爭訟、不直接涉及中共自身特權利益的案件才可能被中共的法院受理並得到裁判,至於裁判是否公正需另當別論。凡直接或間接觸動中共黨國利益,特別是被中共視為傷及其特權和強權體制的案件,中共決不允許進入司法程序,絕不允許通過正常司法個案的形式得以裁判。正因為如此,中共自己制定的行政訴訟法、國家賠償法才完全稱為籠子的耳朵,成為欺世盜名、愚弄國際視聽和國內底層民眾的把戲。也正因為如此,無論中共當局政法委或所謂的最高法院無數次重複有案必立、公正司法的老調,通通都是水月鏡花,絕不可能兌現。

像公款吃喝等等其他所有中共固有頑疾一樣,中共為解決立案難的問題,發布過無數遍的「重申」、「進一步」之類的無聊規定,最近一次的官樣文章大概是2015年的所謂立案登記制改革。該所謂改革甫一出台,中共官媒山呼海嘯般地鼓吹叫好,吹噓可一舉解決立案難的痼疾。然而,由於法律、司法作為中共刀把子和專政工具的本質不改,也不可能改,立案機制或者任何單純的司法機制的小修小補,甚至任何單部法律的頒布,都根本不可能改善中共的司法,尤其是在行政訴訟、國家賠償、冤假錯案以及近些年來中共頻頻上演的顛覆類犯罪鬧劇中,立案難、辯護難、法律上完全正確的辯護意見被強橫拒絕等等中共特有的司法頑症都壓根不可能有任何改善,立案登記制之類李鴻章似的裱糊技法至多只能對純民間的、民事的即私人爭端的立案難稍有緩解。一言以蔽之,中共的司法腐敗和司法亂象,中共司法之成為人類司法史上的笑柄,問題根本不在司法本身,而在司法之外,而在司法背後的所謂政治,而在中共向來只把法律和司法作為其所謂政治的奴僕,而在中共本身里根總統曾說「政府本身就是問題」,而在今天的中國,中共本身及其黨在法上的黨國體制則正是中國所有問題的總根源,是司法公正、政治腐敗、憲政不昌的總根源!

張海等人對中共政府提起的多起訴訟在形式上儘管表現為司法個案,但本質上卻直指武漢市、湖北省以及中共的國家衛健委和疾控中心,直指中共及其反憲政、反人民的權力體制,具有向國人揭開中公權力體系邪惡內核並可能導致中共崩盤的功能—中共各級尤其是高層及其智囊對此無疑是一目了然的,正如胡耀邦、萬里等中共前高層人士曾言「如果人民知道了真相,還會允許我們坐在台上嗎?」因此,對張海等人的起訴,中共當然是極其恐懼的,當然會暗中指令一直是其刀把子和專政工具的「人民」法院拒絕受理,並且蠻橫地拒不出具可作為上訴根據的不予受理決定書,或者上訴後仍同樣被強橫駁回,張海等人的上訴機會和權利與起訴權利一樣都被中共法院一併剝奪。不僅如此,中共更公然安排臭名昭著的公安國保這一中共的蓋世太保機構對張海等人非法跟蹤、盯梢、騷擾。在今日中共治下,哪裡還有什麼法治和正常的司法!中共那裡還把法律放在眼裡,儘管法律是中共自己制定的!凡是能夠維持中共腐敗的黨國體制的手段,哪怕是飲鴆止渴似的手段,哪怕是強迫失蹤、破門而入等等流氓無賴的手段,只要暫且能夠貌似使中共僵死的黨國體制苟延殘喘片刻,中共都會使用。不僅一線的公安國保、檢察院、法院明目張胆地使用,而且上層及最高層也默許、縱容、樂見下級使用,並以其已經流失殆盡的信譽為各級公檢法的非法行為背書、買單、撐腰。「709大抓捕」是這樣,中國全境此起彼伏上演著的其他所謂顛覆罪、尋釁滋事罪鬧劇是這樣,張海等人起訴被強橫拒絕並被持續騷擾也是這樣。

中共政府無理拒絕張海等人的起訴,繼續宣告了其冠冕堂皇之法治國家騙局的破產。法治,在中共治下只能是忽悠人民、愚弄世人、混淆國際視聽的遮羞布。張海等人起訴被拒再次提醒善良的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撒謊成性的中共是不肯、不甘徹底實現憲政、法治的,因為中共及其智囊清楚地知道其黨國體制與憲政、法治是水火不容的;中共絕不肯放棄法律、司法是刀把子和專政工具的僵死思維,絕不肯尊重司法固有的運行規律,絕不肯撤回操縱司法的黑手、讓司法獨立。司法不獨立,則作為司法起點的立案即不能獨立,則該立的案不予立案之中共痼疾絕不可能根治。張海等人的立案被拒遭遇告誡中國人民,特別是長期奔波在上訪、信訪死路上的訪民們,是清醒認識中共、放棄對中共任何幻想的時候了!

(編者註:作者為「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成員律師,僅代表該律師個人觀點,不代表「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觀點。「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是由公益機構長沙富能和眾公益律師共同發起。)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821.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