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翅膀未開 脖子先被套住的年輕人

—被蛋殼公寓PUA的年輕人

作者:
工作可能尚未穩定,沒了住處,又莫名其妙欠了好幾萬的債,如果說留在北京是為了夢想,但現在的情況是,翅膀還沒張開,脖子先被套住了。

我之前說過一句話,萬物皆可PUA。

為什麼呢?因為PUA的核心就是‌‌「控制‌‌」,和平年代,我沒法用槍指著你的腦袋控制你,但我有一萬種套路等著套你,從消費主義消費貸到長租公寓到車房。

但在講PUA之前,我想先給大家看一個魔幻的現象,就發生在這幾天。

1、上熱搜的北京初雪和大雪天被趕出家門的年輕人

前幾天,北京初雪,北京一夜之間變成北平,我們再次被北京的雪景驚艷到了,尤其是故宮的雪景,在朋友圈洗版。

所以那天,你看到的北京大概是這樣的:很唯美,如詩如畫。

但那晚在北京大雪的洗版消息之外,還有另外一群人。他們的經歷截然不同,他們也沒空賞雪,他們就是因蛋殼公寓沒有及時支付租金,而被房東強行趕出來的那些年輕人。

你們在賞雪的時候,他們可能正在被趕到大雪中。

後來,我看到不少人在微博和豆瓣寫下了那晚的故事:

北京下雪那晚,房東把我和行李扔到了大街上…

北京大雪上了熱搜,但大雪中被趕出來的那群人卻問路無門…

這當中有些人,可能剛畢業,一腔熱血,決定留在北京闖一闖,萬一成了呢,但2020確實不太友好,年初疫情時找工作錘一棒子,很痛,你沒法吭聲,因為疫情是典型的黑天鵝事件,誰也沒法預料。

但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年末居然又被租房問題錘了一棒子,這一棒子錘得莫名其妙。

明明每個月在按時還貸,明明遵紀守法,不起么蛾子,但被莫名其妙地從屋子裡趕出來,房東告訴他們,我沒收到租金,你們不能繼續租了。

然後銀行告訴他們,雖然你沒有繼續租這個房子,可每個月的租金貸你仍然要還。

工作可能尚未穩定,沒了住處,又莫名其妙欠了好幾萬的債,如果說留在北京是為了夢想,但現在的情況是,翅膀還沒張開,脖子先被套住了。

這就是那些蛋殼PUA的年輕人們的現狀。

即使這算是社會毒打,打得也太猛了,完全不拿人當人教育,而是當勞改犯一樣教育,比當初我走出校門時社會的毒打狠多了。

雖然我也住地下室,但我每個月繳納房租,一般沒人趕走你。

2、長租公寓模式為什麼必然會暴雷?

雖然蛋殼公寓11.16日的聲明明確表示,蛋殼沒有破產,也沒有跑路,大家不要信謠傳謠,但擋不住各路線下租客維權的信息一涌而上。

在北京,官方已經宣布成立專辦小組。你大概可以想像,事情嚴重到了什麼地步。

廣州,南都視頻發現,廣州蛋殼公寓旗下維修公司‌‌「百家修‌‌」廣州分部,已經人去樓空,而裝修供應商由於無法討要到欠款,直接把租客大門拆除了。

蛋殼公寓涉及到的很多經濟糾紛,到最後拳拳打到租客身上,也打到房東身上。

在深圳,大批人排著隊去維權,堵得水泄不通。

當然,最嚴重的問題就在於,蛋殼已經沒錢了,能維繫自己公司員工工資的基本運轉就不錯了,哪有錢支付給房東?或者賠付給租客。

所有的矛盾,都轉嫁到了房東、租客以及第三方金融機構上了。

而他們中的任何一方,從理論上來說,似乎都是利益受損者。

長租公寓暴雷其實已經並不罕見了,從去年開始,杭州樂伽公寓、鼎家公寓、上海寓見公寓、蘇浙渝川地區的小家聯行,都接連著暴雷了,而炸得一個比一個響。

據統計,上半年,長租公寓跑路的至少有60多家,僅7、8月份暴雷的長租公寓就高達20多家。

只是他們規模並不大,沒有在全國市場鋪開,只是在某個市或者區域玩。但蛋殼就不同了,跑馬圈地,盤子鋪的非常大,全國一二線城市都鋪開了,現在問題發生,全面開花,四處濺火。

為什麼長租公寓的模式必然會暴雷?我簡單解釋一下,儘量寫得通俗。

首先明確一點,長租公寓的玩法,根本不是普通的實體服務玩法,而是金融玩法,實體服務是什麼呢?是PUA你的場景而已。

當你上套了,他們就可以去金融市場肆意嫖各種資本了。

其實也並不複雜。

一、實體服務的租房:

很簡單,房東把房子租給租客,租客付押金,然後每個月給租金。這是最基礎的模式,最簡單的遊戲規則。

二、入門級金融玩法:

房東把房子租給第三方,也就是公寓營運公司,第三方裝修一下之後,把房子租給你,但告訴你,如果你一次性繳納6個月的租金,就能給你特別大的租金優惠。

你看了下折扣價,心動了,一次性給了半年。

在這個遊戲規則下,租金其實不賺錢,賺錢的是公寓營運方能提前6個月拿到你全部的租金,而他們給房東付租金,則是一月一給。

這麼一進一出,創造了至少半年的現金流。

拿著這筆錢再去拓展房源和租客,只要源源不斷地有租客進來,有提前半年一年的租金進來,遊戲就一直能玩下去。

三、高階級金融玩法:

有很多人未必有實力能一次性給6個月,那怎麼辦呢?

終極大招就是租金貸,接著你就會看到長租公寓是怎麼像螞蟻花唄一樣去高槓桿撬動資本的。

第三方公寓營運公司用比較高的價格從租房市場上圈下房源,另一方面,又用比較低的價格去吸引年輕租客。

租過房的都能感受到,長租公寓最擅長的,就是把老破小的房子裝修成網紅風格大單間,價格又低,有時候低得離譜,年輕人看到圖片很容易動心,往往覺得性價比超高。

這時候,公寓營運公司告訴租客,你可以簽訂租金貸,也是每個月還貸,相當於給租金,我們給你8折優惠。

在這種優惠條件下,是個人都會動心。

於是租客和金融機構簽訂了租金貸,租金貸一般都是一年或者兩年,這筆資金由金額融機構一次性撥付給了公寓公司,而公寓公司仍然每個月給房東租金,意味著至少能提前一年甚至兩年就拿到租客的全部租金。

這才是真正的暴利生意,充沛的現金流。

你們以為公寓公司會讓這筆錢安靜地呆在帳戶上,然後每個月到時候就把錢給房東嗎?天真了,這麼多錢,反正不急著一次性全部結清,做什麼不行?完全可以繼續拓展市場。

四、骨灰級金融玩法

如果你還記得,寫螞蟻集團那篇文章中,我有提到一個金融概念,其實也是很常見的,ABS,資產證券化。

所謂ABS,我們簡單可以理解為:

基於你所擁有的資產未來會產生的現金流作為償付支持,然後去融資。

比如我借你10萬塊錢,你每個月要向我還款一萬,一共是10個月,用ABS的玩法,我可以用這10萬塊的債權去資本市場再融10萬塊回來。

看到這裡就明白了,你每個月需要償還的租金,是不是穩定的現金流?你每個月償還的租金貸,是不是穩定的現金流?

你簽了租金貸,貸款賺你一筆,用ABS把對你的債權去融資,又可以高槓桿撬動一大筆資金,這才是天文數字,這才是掙錢的正道,租金之類的都是小錢,而且只要遊戲沒玩砸,就可以循環下去。

什麼情況下遊戲會玩砸呢?

當沒有新租客被套路進來的時候,沒有了現金流,沒了貸款,就什麼都沒了。因為盤子鋪得大,開銷也非常大,每個月要給房東租金,還有裝修供應商的款項,還有人力以及各項成本。

資金管理能力稍微差點,就會暴雷。

而且很多長租公寓根本沒用自有資金去放貸,全部是用第三方金融機構的錢,一旦暴雷,風險就只能由社會承擔。

3、誰是正當的?

這場遊戲中,誰是正當的?

似乎大家都很正當,除了公寓營運方。

作為租客:簽了租金貸,每個月仍在按時還貸,沒有違約,沒有欠款,為什麼要把我從房子裡趕出來?

作為房東:公寓的租金已經好幾個月沒給了?我沒有收到錢,為什麼要把我的房子免費放租給租客?

作為第三方金融機構(銀行):我們已經把錢都撥付給了公寓營運公司,和租客簽訂的租金貸里也明確說明了。為什麼你們可以不還貸?不還貸的話為什麼我不能給你們上徵信?

公寓營運公司:我沒錢了,你們看著辦。

你看,所有的鏈條均以公寓方為核心展開,現在核心爆了,鏈條就斷了。

誰能置身事外?沒有人能,都是利益受損方。

那麼誰是最可憐的?租客是最可憐的。

房東可以把租客從房間裡趕出去,趕不出去也可以用這個方式讓你住得不爽。

第三方金融機構可以要求租客繼續還款,還不上,可以給你上徵信。上徵信我們都知道意味著什麼,最大的影響是此後你買房申請住房貸款會很難,它會影響到你這輩子可能最大的投資。

租客沒有任何反抗手段,沒有退路。

把你趕出去,你怎麼反抗?房子是人家的,咬定了讓你走,你走不走?你報警不走,說合約還沒有到期,房東有一萬種方法能讓你住不下去。而且很多租客都是年輕人,他們沒有資歷、沒有背景、沒有社會經驗,他們手無縛雞之力。

但這還不算完,因為金融機構會要求你繼續還貸,否則就給你上徵信。

如果是我,我會崩潰的,我已經被趕出來了,我為什麼還要繼續還貸?繼續付租金?可是如果我不還貸,我以後的徵信就會受到很大影響。徵信是很重要的。

住房和徵信,哪一項都是年輕人的死穴,卻都捏在別人手裡。

4、很多人只是在勉強維持生活

前幾天的文章里,我有寫到,90後的平均工資是多少呢?大部分在3K-8K這個區間,不算高。

你以為他們平時嘻嘻哈哈,給家裡報喜不報憂就真的活得很精緻很高級嗎?那些高級其實只是社交平台營造出來的假象。

還是前幾天的文章里,我寫到,深圳私營單位的平均工資大概6K左右。

年輕人高一點,我算9K吧,很高了。

即使普遍都有9K,租一間稍微過得去的房子,加上水電物業費,3K沒了,每天的伙食費最少也要六七十,再加上交通成本,你再省吃儉用,一個月的基礎開銷至少需要5000多。

而這樣生活的前提是:

你不敢病,不能參加任何娛樂活動,不能偶爾出去聚餐,更不用講戀愛了,戀愛成本多高啊,哦,你還不能給自己換一件新衣服,給父母哥哥姐姐送個禮物什麼的。

其中任何一項事情,參與了,你的工資就見底了。

我還記得自己畢業時,第一年,自己能掙錢了,那年我爸過生日,我一衝動直接給他買了個一千多的智慧型手機,此後連續5個月,我都在還同事錢。

我爸問我工作怎麼樣,我說好得很,不用擔心。

但我知道,我其實只是在勉強維持生活。‌‌「勉強‌‌」這個詞用在這裡特別適合,它的意思是,即使你有快樂,也源於苦中作樂。

這也沒什麼,畢竟都是自己做出的選擇。

但如果你租了蛋殼的房子,簽了租金貸,然後像今天很多人的遭遇一樣,被房東趕出來,不得已另外租了一套房,卻又不得不每個月繼續還上一套房的貸款,這意味著此後每個月你要租兩套房子。

這意味著在深圳,你的基礎開銷每個月可能就直線飆升到了七八千。

可很多人的工資都沒有七八千。

有些人的生活真的很脆弱,他們只是在勉強地維持,財務安全線崩得很緊,這條線隨時可能會斷,經不起折騰。

但總有人盯著他們,折騰他們。

目前唯一的好消息是,蛋殼公寓事件已經引發很大的重視,你可以看到,北京甚至成立了專門的工作小組,用媒體界的話說,這件事情所產生的風險,已經影響了社會基本秩序的穩定。

希望被PUA的各位,都能等到妥善的處理結果。

也提醒即將入局的新打工人:有些遊戲你根本看不懂,但就能把你玩殘,剛入社會,簡單點,抗誘惑性強一點。

租房最好直接租房東房源,租金每個月直接給房東,不要玩什麼租金貸,不要輕易去貸款,包括消費貸。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挪威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6/1527499.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