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林彪事件是「仁至義盡」,還是「一網打盡」?!

毛澤東在南巡時,還告誡別人:我在原則問題上,是從來不讓步!可見他馬上要整人的狠心。所以說,毛對林是「仁致義盡」,那實在是「欺人之談」,而要「一網打盡」,才是歷史的真實!

毛澤東與林彪1966在天安門

「四人幫」時期的「中央文件」,在談到毛澤東對林彪的態度時,都是一個口徑:毛澤東對林彪,是如何「苦口婆心」,「耐心挽救」。儘管對林彪,「丟了石頭,摻了沙子」,南巡時,毛澤東又躲過林立果的「尾隨追殺」,但是,毛澤東「到北京後,還要找林彪繼續談,他不找我,我去找他」。直到林彪的飛機,飛離國境,有人主張「堅決擊落」時,毛澤東仍然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似乎真是放了他一條「生路」。一句話,毛澤東對林彪,真可謂是「以德報怨」,「仁至義盡」了。一切都是林彪自絕於人民,咎由自取!

如果說,當時是出於政治需要,不得已,才這麼說,人們倒也可以理解。但是,三十多年過去了,越來越多的「知情人」,將當時的真實情況,披露出來,人們才恍然大悟。事實與「四人幫」的「說教」,完全是南轅北轍,不是一回事!!!

我們客觀地分析一下,1971年9月12日13點10分,如果毛澤東真是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游擊戰」,從林立果層層設防的「地雷陣」中,神出鬼沒地,「傳奇般」地擺脫了林立果的「亡命追殺」,回到了北京豐臺,那麼,驚魂未定的毛澤東,此時,內心對林彪的仇恨,一定是怒不可遏!兩人的矛盾,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這完全符合毛澤東一貫奉行的「階級鬥爭,你死我活」的哲學邏輯!那種「到北京後,還要找林彪繼續談」的說法,實在是掩人耳目的「天方夜譚」。

事實也正是如此。就在當天午夜10點30分,毛澤東從北戴河,得到了林立衡關於葉群、林立果,企圖脅迫林彪,劫機南逃的準確消息。「怒火中燒」的他,會作出了怎樣合乎邏輯的反應呢?

在《林立衡913後寫給中央的材料》中,披露了當時的真情。

9月12日晚9點許,林立衡得知林立果的出逃打算後,做了三件事。(1)她先向林彪貼身侍衛長李文普,作交代:帶上手槍,寸步不離地護衛好首長,「你一定要守在首長身邊,要絕對保證首長不被弄上車。」對此,李文普當面向林立衡作了保證:「沒問題,我能保證。」「』我們就是拼了,也不能讓他把首長弄走。」(但是,後來的事實是,李文普臨陣脫逃了。筆者注)(2)9點50分,林立衡又去找8341部隊駐北戴河負責人,中央警衛團副團長,軍職幹部張宏,告知林立果的企圖。

張說:「現在的問題是要馬上請示中央。」

林立衡反覆問張宏:「你們能保證首長安全嗎?能保證首長不被弄上汽車嗎?」

張說,「我們能保證!」並告訴林立衡,他們預防事變的可靠方案:「這一片都是我們的部隊,有二中隊、四中隊、六中隊,還有機動部隊,我還可以迅速從附近調部隊來。」

「我們這裡有機動小車隊和大車隊,隨時可以出動。」

「我們不會開槍,也沒有必要開槍,開槍保證不了林副主席的安全,打傷了誰也不是小事。到時候,我們幾個人對付一個……」

「就這樣,兩個人從後面上去把胳膊一架就行了!」

「96號樓周圍都由我們的部隊守著,每個路口都是我們的哨位,每個崗哨都有電話,我們還有電台和步談機指揮,有什麼情況我們馬上就能掌握。你不是見到幾步一崗嘛,我再派些部隊去加強哨位,再派些精幹的人坐先行車去機場,這樣的話,前面、後面都是我們的部隊,你儘管放心好了!」

「為了保證林副主席的安全,到時候我們對他就不能那麼客氣了,就是拼了,也要保證林副主席的安全。」

(3)11點20分,在葉群、林立果、林彪,就要上車的緊急關頭,林立衡又跑去找張宏,要他「搬兵救駕」。但是,情況與一個半小時前,完全不同了。

「大隊部值班室先是空無一人。過了好一會兒才把張宏找來。卻又在屋裡走來走去,欲言又止,猶豫不決,然後忽然離開大隊部值班室不知去向。等他回來時,」林立衡生氣地說:「你開始不是說得好好的,到時候你就帶人上去嗎?怎麼現在你又不上去了?」

張宏看著林立衡,「一聲不吭。」

林立衡說:「你不上去,那就在這裡給李文普打電話聯繫!李文普讓你快同他聯繫。」

「他還是不吭氣。不論我怎樣急切地懇求他,無論我說什麼,他仍然背著手在屋裡踱步,低頭思索著什麼,態度完全變了,他始終沒有用身邊的電話和李文普聯繫,始終沒有上去!」

就在這時,張清林在56號樓接到林彪的衛生員小張打給林立衡的電話:「他們(指葉群、林立果和劉沛豐)正在床上拽首長,首長馬上就要被拽走了!你們快,快呀!」

張清林顧不上聽完電話便跑到樓前,向道路兩旁的部隊喊:「快堵住,快到公路上來堵住!」然後直奔大隊部跑來。

一進值班室,張清林便氣呼呼地對張宏說:「情況萬分火急!最多不超過十分鐘上面的汽車就要開跑了!部隊為什麼還沒行動?為什麼還不進行阻攔?」

這時已是11點30分,林立衡責問張宏:「兩小時以前我就對你說好了,你為什麼還不調動部隊,你快帶部隊,快上!」「張宏默不作聲,一轉眼又不見了。過了一會兒,他回到值班室,不慌不忙地當著我(林立衡,筆者注)的面往北京掛電話,在電話里向對方說:『他們剛才說,再過十分鐘,汽車就要開走了。』接著,只見他頻頻點頭,連聲說:『是,是,是……』」

放下電話後,張宏慢條斯理地對林立衡說:「中央指示你們跟著上飛機,跟著走」。

張宏還衝著心急如焚的林立衡和張清林發火,大聲說:「請你們不要在這裡指揮!我們是聽中央的!」讓你們跟著上飛機,「這是中央指示。」

「值班室里的人越來越多,蕭奇明中隊長等警衛幹部卷著袖子,提著槍,急得嗷嗷叫,跳著喊:『還不下命令衝上去就來不及了!我們可衝上去了!……下命令吧,副團長!』就在這時,蕭中隊長等幹部沖著張宏嘶喊起來:

『副團長!一輛黑車從上面下來了!』

『現在還不叫我們衝上去?!』

『還等什麼呀?!』

但張宏始終沒有下命令讓他們衝上去。」

好一個「我們是聽中央的!」好一個「中央指示你們跟著上飛機,跟著走」。

這充分說明,張宏得到林立衡報告後,立即向中央作了報告,並且得到了中央明確的「指示」。這個明確「指示」,有兩條:第一,部隊按兵不動。第二,林立衡、張清林等,登機同行。

我們分析一下,這個「中央指示」來自何方?張宏先向中央警衛團副團長張耀祠報告,是合乎組織關係的。但是,林彪全家出逃,這樣要命的緊急情況,張耀祠決不敢壓住。逐級報給汪東興,周總理也是順理成章的。正因為這樣逐級上報,才有張宏跑進跑出的那一幕。而且,張宏一定是要避開林立衡,才跑到其他地方去打電話。

這裡必須指出的是,汪東興全程隨侍毛澤東「視察大江南北」,非常了解毛澤東一路講話的全部內容和憤怒心態,非常了解毛澤東12小時前,剛剛驚心動魄地擺脫林立果「尾隨追殺」的全部過程。因此,他得報後,肯定要立刻向毛澤東報告。周總理沒有參加南巡。對當時黨內職務比他高的林彪,擅自作出放棄保衛的指令,是不可思議的。因此,這個「中央指示」,毫無疑問是出自毛澤東。

毛澤東在當時的心情支配下,拿出了他最慣用的,也是最厲害的「誘敵深入」的殺手鐧。

如果當時就對林彪作出「就地擒拿」「接班人」的決定,如何向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交代?!實屬匹夫之勇。如果讓對手做一次最後的「暴露」,來個「欲擒故縱」,才符合毛澤東這樣的「政治大家」的風範。屆時,對周總理這樣的老同志,對全國人民,都順理成章,也好交代。自林立衡向張宏報告情況,到張宏接到指示,有一個來小時時間。雖然緊了點,但對於久經沙場的毛澤東來說,時間是足夠的。張宏按兵不動,就是「故縱待變」!要林立衡等一干人,統統上飛機,就是不要驚動林彪,讓他放膽起飛。以收「一網打盡,徹底取消滅」之功效。

毛澤東在南巡時,還告誡別人:我在原則問題上,是從來不讓步!可見他馬上要整人的狠心。所以說,毛對林是「仁致義盡」,那實在是「欺人之談」,而要「一網打盡」,才是歷史的真實!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毛澤東沒有想到,林彪的飛機,會向北飛,並折戟沉沙於外蒙。從此,宣告了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的徹底破產,也從根本上,動搖了這位「紅朝凱撒」的歷史地位!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博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03/1552939.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