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趙婷贏了 中共大外宣一敗塗地

—斬獲奧斯卡獎的趙婷 不可能在中國"翻紅"的幾大原因

被中國網民和媒體怒批"辱華分子"的趙婷,經歷中國式"捧殺"及新片《無依之地》被撤檔後,依舊收穫不少獎項,不僅包攬一年一度的美國"評論家選擇電影獎"最佳視頻、最佳導演、最佳攝影和最佳改編劇本獎,更在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終憑藉《無依之地》獲得最佳導演獎和最佳電影獎,39歲的趙婷作為奧斯卡之夜最大贏家,成為國際矚目的焦點。

4月25日,生於中國北京的趙婷以電影《無依之地》(Nomadland)勇奪最佳導演獎,成為奧斯卡93年歷史上第一位獲得該項殊榮的亞裔女性。

許多國家的主串流媒體在趙婷獲獎後第一時間發文送上祝賀,並盛讚她「成為好萊塢歷史的締造者」。趙婷在不到24小時內贏得了除中國以外、幾乎整個世界的喝彩。

趙婷發表獲獎「感言」時以中英文引用《三字經》裡的名句「人之初、性本善」,而這醒目的中國元素與中國大陸的「鴉雀無聲」,好不協調。

打臉

今年2月,趙婷因奪得全球獎最佳導演成為一顆新星,閃耀於國際舞台,也因「中國導演」的頭銜,讓她被指大器晚成地在中國舞台上「躥紅」,中共官方媒體更一度奉她為「中國的驕傲」、「中國之光」。可不曾想,昔日受訪的一句話「年少時的中國是一個遍布謊言的地方「被翻出,趙婷立即成了那些愛國者們眼中十惡不赦的」辱華分子」、」賣國賊」,原定在中國4月上映的新片被急速撤檔、相關話題被限制審查,趙婷在中國的走紅到被封殺,比坐過山車的速度來得還猛。

被中國網民和媒體怒批"辱華分子"的趙婷,經歷中國式"捧殺"及新片《無依之地》被撤檔後,依舊收穫不少獎項,不僅包攬一年一度的美國"評論家選擇電影獎"最佳視頻、最佳導演、最佳攝影和最佳改編劇本獎,更在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終憑藉《無依之地》獲得最佳導演獎和最佳電影獎,39歲的趙婷作為奧斯卡之夜最大贏家,成為國際矚目的焦點。

德國《時代周報》將趙婷稱作"重新感知美國的女人",認為這位"實至名歸的奧斯卡得獎者"最大的特色,就是以自己的方式去展現美國。文章亦提到趙婷曾在接受美媒採訪時對自己第二故鄉的評價:"它(美國)不是人們通常在電影裡看到的那個樣子。"

反觀此前,中國民族主義者們翻出趙婷受訪時曾說「現在我的國家是美國」後,對趙婷揪住不放的網絡聲討,「趙婷是什麼國籍?她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如果她是美國人,中國為什麼要慶祝她的成功?」愛國者們的眼界和格局著實是小了一些。

狹隘

被貼上「辱華」標籤的趙婷,「牽累」了與她相關的一切,包括這部與中國幾乎沒有任何關係的電影《無依之地》。

中國獨立導演朱日坤認為,《無依之地》完全由美國製作,跟中國無關,影片製作精緻,表達收斂和簡約,形式感很強,算是一部介於好萊塢和美國獨立電影之間的代表作。

《無依之地》敘述了美國一群以車為家的人在經濟衰退年代的故事。電影本身只是在講美國故事,雖未刻意抹黑美國,但也能算得上是美國的負面,完全符合向來擅長深挖美國「不好」的中共官方宣傳機構標榜的「中國成功崛起和美國不斷衰落」的敘事旋律,更給中共官媒帶來藉此大做文章的機會,可在中國日益高漲的畸形民族主義情緒下被毀滅性抵制。

不過,有一些中國網民還是清醒的,他們喊話粉紅愛國者為趙婷辯護,「經得起批評,才能成就大國」。也有人說,類似這樣果敢描述打零工工人的掙扎和美國支離破碎的社會保障網的影片,在中國是無法拍出來的。

尷尬的中國傳媒無從下手,開始對電影糾錯。「《無依之地》有致命的缺點:它只講了一半的故事。只描述這些貧窮的美國老年人變成「遊牧民」的結果,卻沒有呈現他們變成「遊牧民」的過程和原因;只放大「遊牧生活」的自由和美好,卻忽略了這種生活的代價。」

他們指摘道,導演掩蓋真正問題,使原本顯露出的金融房地產霸權和底層人民之間的矛盾,失焦於某種是要選擇「固定住房」還是「遊牧生活」的生活方式之爭。

最後甚至搬出這樣的言論:「《無依之地》的獲獎充滿政治味道,反映了奧斯卡的政治極限」。電影背離了原書所指出的種種社會問題,把「無家可歸」的貧窮老人的處境,美化成是「四海為家」的吉普賽式的流浪生活,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偏好政治味」的奧斯卡獎的政治極限——可以同情下層階級,可以美化下層階級的生活方式,但不能拍出導致階級不平等的政治經濟根源,也不能拍出下層階級反抗的希望。

也有人說,從這部電影中,人們能夠看到"對川普時代的詩意化以及和解式的總結","坦誠講述在這個國家生存下去是多麼艱難,以及歌頌那些排除萬難仍然在堅強活著的人們"。

不過,趙婷本人早已表示,並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得到如此政治化的解讀。

專制

《無依之地》在這片根深蒂固著「只能吹捧、不許批評」的專制土壤里,終究無法開花,就和它的導演趙婷一樣。

即便趙婷的奧斯卡獲獎感言與政治無關,甚至提到她在中國美好的童年回憶,但不但中國媒體沒有播出奧斯卡,趙婷的相關報導也停留在2月底金球獎期間,「奧斯卡」、「趙婷」,片名「無依之地」皆成了被封鎖的敏感詞。

中國政府幾乎完全封鎖了消息,審查人員也忙著刪除或壓制社交媒體上關於奧斯卡獎的討論。以微信為例,由於趙婷與《無依之地》被列為敏感詞,微信公眾號「後浪電影」將「趙婷」稱為「那個女孩」,《無依之地》被改為《有靠之天》以繞過內容審查。

路透社報導,趙婷母校紐約大學的校友在上海舉辦的奧斯卡頒獎典禮直播活動遭到「中國長城」阻擋,組織者使用的VPN被封鎖了近兩個小時。活動組織者補充說,他在微信帳號上寫的一篇有關讚揚趙婷的帖子也被屏蔽了。

BBC也指,中共外交部4月26日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趙婷及其電影遭遇審查一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你提到的不是一個外交問題。」

而奧斯卡除了在中國大陸被封殺,香港電視觀眾也無法實時觀看。這是香港TVB自1969年以來首次以「商業理由」拒絕播放奧斯卡獎。

害怕

北京作家洪晃說,官方封鎖趙婷獲獎的消息,似乎是最近美中緊張關係升級的最新症狀。她認為,「人們應該慶祝,慶祝美國人對她(趙婷)作為電影導演的認可,也慶祝中國人自己的一位導演贏得了這項非常有聲望的國際獎,但美中關係的政治因素似乎已滲透到了文化和藝術領域,這是個恥辱。」

北京時間26日下午3點左右,中國官媒《環球時報》打破沉默,其英文版發布了一篇題為《「無依之地」提醒那些在中美對抗中陷入困境的人保持信仰》的社論,社論提醒趙婷「在中美對抗日益加劇的時代,趙婷要在兩個社會中避免成為摩擦點。因為她無法擺脫自己的特殊標籤。」而這顯然不像是祝賀語。

曾經前往中國多次的一位資深外交官,在紐約對博聞社記者獨家表示:「中國大陸,甚至包括香港和澳門在內,已經淪為『無依之地』;趙婷作為奧斯卡有史以來首位中國女導演取得的巨大成功,理應大書特書,卻在自己的故鄉遭遇冷遇,讓人難以置信。但也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趙婷贏了,中共外宣可謂』一敗塗地』!」

張杰先生也說:「當今中國才真正是中國人的無依之地,房屋被強拆,空氣河流糧食被污染、官場腐敗無處不在,沒有言論自由、宗教自由、沒有司法公正、只有無尊嚴卑微的活著,中國封殺趙婷固然與她過去的真話有關,但他們更加害怕的是,趙婷的電影讓中國人認識到美國的『無依之地』是另一種自由的存在,而中國的『無依之地』卻是無盡的悲哀和絕望。」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28/1586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