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盧溝橋事變到底是怎麼回事? 赤俄是最大受益者

—盧溝橋事變到底是怎麼回事

作者:
最大的依據是:赤俄是中日戰爭爆發的最大受益者。史料顯示:中日戰爭爆發之後,莫斯科的某些要人非常高興,事前,華北的學生以及地下工作人員對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進行了滲透,這由多種史料所證實。《今井武夫回憶錄》聲稱,那段時間曾在中日兩軍中間地帶搜到一些放鞭炮的學生,問他們用意,他們說是受赤俄勢力指使。

問:在「七七事變」爆發之前,為什麼在北平郊區的盧溝橋,會有一支日本軍隊?這群日本兵是什麼時候來的?

答:1900年在北京爆發了義和團運動,在這場運動中,日本駐清國公使館秘書杉山彬被清軍殺死,後來在《辛丑條約》當中,清政府被迫容許十一個列強的軍隊駐紮在北京至天津一帶,說是為了保護列強的僑民。日本就是在這十一個列強之列。所以日本依據《辛丑條約》,於1901年派出一支部隊,名曰「清國駐屯軍」,駐紮在北京和天津(簡稱「平津」)一帶,名義是保護使館和僑民。

問:日本這支「清國駐屯軍」在北京和天津一帶,一直駐紮了長達36年?

答:是的。這支日軍部隊,原先叫做「清國駐屯軍」,大清帝國倒台之後,改稱為「支那駐屯軍」,而中方在史料中則稱之為「中國駐屯軍」。

問:這支駐屯軍在平津一線駐紮了36年,沒有和當地的中國軍隊擦槍走火?

答:這支日本部隊駐紮在北京和天津一帶36年,基本上和當地的中國部隊維持了和平共處。在「七七事變」爆發之前的一段時間,發生了「豐臺事件」,就是在行軍的過程中,中日兩軍偶遇,兩軍的馬匹以及士兵發生了肢體碰撞,引發了一點點輕微衝突,但總體而言,這支部隊駐紮了36年,基本上和中方大體做到相安無事。匪夷所思的是,中方文史資料有第二十九軍的官兵回憶,在七七事變之前,第二十九軍竟然和這支日本駐屯軍曾經開過聯歡晚會。但事實上細想也符合情理,因為中央軍通過《何梅協定》等協定退出華北之後,華北事實上已經成為西北系軍閥宋哲元的天下,宋哲元不是國民黨嫡系,與蔣介石離心離德,宋哲元當時的算盤是夾在日軍和蔣介石之間生存,所以宋哲元本人在日常要與這支日本駐屯軍維繫表面上的友好,其實也符合邏輯。

問:這支日本駐屯軍有多少人?

答:人數並不多。1936年以前不到兩千人,1936年增兵,從1771人增加到5774人。

問:為什麼清朝的部隊、以及後來北洋政府的部隊,甘心容忍這支日本部隊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長期存在?

答: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當年依據《辛丑條約》駐兵在平津一帶的,其實不僅僅是日軍,還有英軍、美軍等,這是很容易被歷史愛好者忽略的事實。第二個原因,當年晚清和北洋的官僚,對帝國主義採取的是妥協綏靖的外交政策。晚清和北洋事實上基本還是同一伙人,只不過是換了個名堂。當然,妥協綏靖的外交政策在當時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對國家大局是好還是不好,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不深入談。

問: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的地點是在宛平,而且日本兵來演習的地方是在宛平城眼皮底下的盧溝橋,這個地方是否在日本兵的駐地之內?

答:《辛丑條約》所規定的駐兵地點並不包含宛平在內,也不包含豐臺,更不包含盧溝橋。但是,在若干年之前,駐華英軍在豐臺建設了兵營,當時的中方不知為何,沒有阻止英軍,英軍撤走了之後,日本駐屯軍以這個為藉口,也進駐了豐臺兵營。另外還有一個事實是:在「七七事變」爆發之前的三十六年之間,日本駐屯軍在平津一帶不定期演習,而《辛丑條約》關於演習的地點,也沒有相關的規定,而更要緊的是,當時無論是晚清政府、北洋政府,還是國民政府,都沒有對這支日本部隊進行過嚴格的約束,而且在事實上,也確實是約束不了。

問:七七盧溝橋事變的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答:1937年7月7日,從當天下午大概四點多鐘開始,日本「中國駐屯軍」有一支中隊,在宛平城外、盧溝橋邊的一片空地上演習。

問:故意到盧溝橋邊的空地上演習,宛平城就在視線之內,城內就有中國的守軍,這是不是故意挑釁?

答:理論上無法排除。但在盧溝橋附近演習,並不是駐屯軍的第一次。日本防衛廳戰史室編撰的《華北治安戰》記錄:當晚演習的日軍官兵知道龍王廟晚上有中國官兵站崗,所以他們為了避免誤會,故意背對龍王廟,向另外一個方向(地名:大瓦窯)演習,在這一點上,《中國事變陸軍作戰史》也有相同的記錄。當時日本駐北平使館助理武官今井武夫在《今井武夫回憶錄》也指出此前這支駐屯軍在此前也在盧溝橋附近演習過,並且遭到中方部隊馮治安的抗議,說日本部隊演習時候把子彈射進宛平城了,並叮囑今井武夫轉告駐屯軍「以後要注意點」,今井武夫自稱接到投訴後到駐屯軍開展調查,結果是「查無此事」。除了日方史料之外,中方也有多處史料指控日本駐屯軍在1936-1937年間在華北不分地點,到處演習,「頻繁挑釁」。雙方的說法大致相符。

問:當晚的事態是怎樣發展的?

答:日軍聲稱,演習到當晚22:00過後時分,有人在黑暗中向演習當中的日軍放冷槍。

問:日本方面所指控的這一陣「冷槍」,到底是否真實存在?是不是日本方面蓄意捏造的?

答:中國方面的金振中留下了相關的材料。金振中是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第110旅第219團第3營的營長。事發的時候,金振中本人就在宛平城內,他事後寫道:他親耳聽到了當晚十點半左右在城外響起一陣槍聲。金振中的證言,可以參考金振中自己所寫的回憶證言《盧溝橋抗敵經過》,這篇證言收錄在《文史資料選編》第25輯,是北京出版社的,出版年份為1985年。金振中的證言,與日本中隊長清水節郎等人的證言互相吻合的、彼此一致,時間、地點、事情,都一致。因此,如果僅僅論這一陣槍聲本身的話,兩國的史料傾向於它客觀存在。

問:那麼到底是誰在黑暗中、向演習的日軍開槍呢?

答:有可能是日本軍中激進分子想挑事,也有可能是赤俄方面的人,依據事發時候日本駐北平使館助理武官今井武夫的回憶:在「七七事變」之前,在日本的軍中存在有這樣的傳聞:「七夕將有大事發生」。說到這裡,我有必要註解一下:中國的「七夕節」,指的是農曆七月七日,而日本的「七夕節」,則指的是公曆的7月7日。依據今井武夫的說法,在「七七」盧溝橋事變之前,日本軍中不但存在這個傳聞,而且東京軍部還為此派了專員前往平津,調查這個傳聞的出處,同時也視察一下:「中國駐屯軍」當中,有沒有人在密謀鬧事,如果有,則果斷處置、將其扼殺在萌芽當中,那時軍部還不希望和中國打仗,從這個傳聞來看,日本軍中的激進分子,的確有嫌疑。

問:赤俄方面的人,這種嫌疑有什麼依據?

答:最大的依據是:赤俄是中日戰爭爆發的最大受益者。史料顯示:中日戰爭爆發之後,莫斯科的某些要人非常高興,事前,華北的學生以及地下工作人員對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進行了滲透,這由多種史料所證實。《今井武夫回憶錄》聲稱,那段時間曾在中日兩軍中間地帶搜到一些放鞭炮的學生,問他們用意,他們說是受赤俄勢力指使。

問:那麼當晚一陣冷槍之後,又發生了什麼?

答:日軍聲稱:他們遭到冷槍襲擊之後,立即集合、點名,發現少了一個士兵,這個士兵的名字,叫做「志村菊次郎」。於是,這股日軍聲稱:結合「冷槍」和「失蹤」兩件事,認為一定是宛平城裡的中國軍隊(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乘著黑夜,偷偷將志村菊次郎綁走。

問:那麼志村菊次郎這個失蹤的日本兵,他是幹嘛去了?

答:這個日本兵,據說是拉肚子去了,而且拉完肚子之後,他在黑夜中還迷了路,到處轉悠,走了許多冤枉路。

問:有作家認為這個日本兵是受日本軍方指使,故意離場,蓄意挑事的。

答:不能排除這種可能,然而嚴肅的歷史研究都講證據,就這點而言,客觀地說,目前證據不足。

問:這股日軍的長官以為志村菊次郎被中國軍隊綁走了,所以他們要求中國守軍打開城門?

答:是的。這股日軍於是氣沖沖地走到不遠處的宛平城門下,大聲喊叫,要求城內的中國守軍開門、讓日軍進城去、搜索失蹤的日本兵。

問:那麼這個失蹤的日本兵志村菊次郎,據說不久之後就歸隊了?

答:是的。志村菊次郎很快就歸隊了,但是宛平城下的日軍並沒有因此罷休。

問:為什麼不罷休?

答:因為日軍一口咬定是第二十九軍在黑暗中向日軍放冷槍,所以日軍要求第二十九軍就「冷槍」事件,給個合理的說法。大隊長一木清直在盧溝橋事變爆發一年之後(即1938年),接受日本《朝日新聞》採訪,他對記者是這樣說的:「我當時接到了志村菊次郎歸隊的報告,但我認為還是應該堅持和中國軍隊交涉,否則中方會以為我們可欺,日後會得寸進尺。之前的豐臺事件就是例子。這次畢竟是中國方面向我軍開槍射擊了,如果我們就這樣草草撤走,那麼就會給二十九軍留下這樣一個印象:只要向日軍射擊,日軍就會逃跑,那麼今後日軍威信掃地。」

問:一木清直這段話是什麼意思?

答:要聽懂一木清直這段話,還真是需要一點歷史背景知識。一木清直所說的「豐臺事件」,指的是「七七事變」之前的一段時間,在豐臺發生的兩軍摩擦事件——中、日兩軍行軍在路上偶遇,雙方的馬匹和士兵發生了肢體摩擦和衝突,幸運的是沒有升級到大規模衝突,經調解之後平息了。在接受《朝日新聞》採訪的時候,一木清直所講的這段話,其實是這個意思:儘管失蹤計程車兵志村菊次郎已經歸隊了,但是日軍不能就這樣罷休,因為還有一個事情必須要追究到底——中國軍隊在黑暗中向日軍開冷槍。這個事情如果不追究,那麼中國軍隊就會說:日軍真慫,放幾槍他們就跑了。那麼日後,日本軍隊在平津這一帶,就沒有臉面再混下去了。而中國軍隊則一定會得寸進尺。換句話說,一木清直是要找中方追究「冷槍」這件事,即所謂的防微杜漸。一木的事後解釋符合日本人的思維方式,並能被當時的日本媒體和受眾廣泛接受,因為日本人就是這樣的德性,事事較真,總喜歡將小事化大。

問:有沒有可能一木清直所講的其實全部都只是藉口?也許他在內心深處,就是想以這件事為藉口、蓄意挑起戰端?

答:有這個可能。但那畢竟是人的心理活動,外人很難知曉,也很難證明。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六年前蓄謀挑起「九一八事變」的關東軍參謀石原莞爾升官了,名利雙收了,一木清直以及他的上司牟田口廉也,作為日本軍人,想要效仿石原莞爾、挑起戰火、火中取栗,也並非不可能。在當年有一個怪現象:日本中下級軍人挑起戰端、為日本贏得利益,往往引發日本民族主義狂熱,日本政府在狂熱的民意之下,往往追認軍人先前的胡作非為,而日本政府的追認行為,又往往對其他日本軍人起了鼓勵的作用。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問:有研究認為事前「中國駐屯軍」的某些中上層軍官早就制定了針對第二十九軍軍長宋哲元住所的突襲計劃,並據此認為盧溝橋事變其實是蓄謀已久。

答:這樣說恐怕有失嚴謹。當年華北的抗日氣氛很濃厚,中國駐屯軍的中上層軍官平時吃飽了撐的製作針對宋哲元的奇襲計劃,是他工作的分內事,因為中日關係緊張,理應提前製作應急方案,所以反過來說,如果他不提前制定這樣的應急計劃、以備萬一,那麼反而是他的失職。軍人在和平時期製作各種應急計劃是正常現象,並不能證明什麼。

問:那麼接下來又發生了什麼?

答:依據日方聲稱,接下來,大約在凌晨三點多的時候,又有人在黑暗中向日軍放冷槍(這一點未見中方有印證史料),日軍於是立馬報告上級,聯隊長牟田口廉則通過電話,向演習的日軍下達了進攻的命令,日軍於是開始向宛平城開炮轟擊。遭到炮擊之後,宛平城內的中國守軍通過電話、徵求了秦德純(在當時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的軍長宋哲元已經回鄉休假,秦德純是當時第二十九軍的「代軍長」,同時也是「北平特別市」的市長)的批准,奮起反擊。於是,7月8日凌晨5、6點鐘左右,中日兩軍雙方的戰鬥,正式打響。

問:所以所謂的「七七事變」,真正打起來其實是在7月8日。

答:對。所謂的「七七事變」,其實並不是爆發在7月7日,因為如果你從開槍才算起的話,「七七事變」其實是爆發在7月8日的早晨。

問:七七事變爆發之後,蔣介石是如何反應?

答:事變爆發之後,蔣介石立馬命令中央軍北上支援,蔣介石的想法是,此前中央軍因《塘沽協定》、《何梅協定》等文件退出了華北,七七事變爆發,正好是中央軍重回華北的大好機會,蔣介石想通過中央軍北上,向日方施壓,並使華北回到《塘沽協定》之前的狀態。

問:國民黨中央軍北上,宋哲元據說是反對?

答:得到中央軍北上的消息後,第二十九軍軍長宋哲元非常緊張,他擔心兩點:第一,他擔心中央軍北上會刺激日軍,這一點他估算正確;第二,他擔心中央軍一旦重回華北賴著不走,他的地盤化為烏有。

問:國民黨中央軍北上對日本構成了何種刺激?

答:中央軍北上的情報很快就到達東京的決策中樞,東京於是在7月11日火速下命增兵華北三個師團,日本增兵華北的行為,使局勢失控。中央軍北上以及東京決定增兵華北之後,日本駐南京大使館的人員頻繁走訪國民政府外交部,要求中央軍暫緩北上,但同時又說日本外務省無權干涉日軍的增兵行為,國民政府認為荒唐,報以一笑。

問:局勢失控的表現有哪些?

答:具體的表現就是廊坊事件和廣安門事件,日本增兵華北的部隊遭到第二十九軍的敵視,第二十九軍官兵主動攻擊日本增兵部隊,其中廣安門事件日軍受挫,於是日本進攻南苑,發起報復,隨後北平天津都淪陷了,局勢全面失控,蔣介石在上海開闢戰場,大戰正式打響。

2016-11-21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馮學榮讀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502/1588025.html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