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六四事件」前江澤民究竟做了啥事 這麼害怕?

—「六四屠夫」鄧小平的人生軌跡(十一)

六四事件」前江澤民究竟做了啥事這麼害怕?(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我曾經問個不休

你何時跟我走

可你卻總是笑我

一無所有

……

崔健,這位詞曲作者兼歌手演繹的《一無所有》,一首1986年的普通話搖滾歌曲,是1989年「六四事件」中抗議者傳唱的歌曲之一。

失落、迷失、屈辱和自嘲,不同的只是「我」,還是「我們」而已。

這像不像一個男孩對其女友所說的話?

又像不像那年輕的一代想要對其祖國說的話呢?

鄧小平的「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句話,就讓鄧朴方們先富起來了。當年隨著社會上出現計劃價格與市場價格雙軌制,貧富差距的懸殊立竿見影,頓時令更多更廣的一代年輕人感到心中有太多的失落、屈辱和前途無望。

這聽起來好像是挺輕鬆的,較之今日的「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昔日的「殺朴方以謝國人」,「官倒官倒,不打不倒」,如今還歷歷在目的情景,卻已經過去快整整32年了。

話說1986年因方勵之寫信邀請錢偉長參加「反右運動」30周年座談會,錢偉長輾轉寫信向鄧小平告密,捅了「大簍子」之後,1986年底,鄧小平等人經密謀認為胡耀邦「反自由化不力」,學潮是他姑息的結果。1987年初,胡耀邦下台,總理趙紫陽被推選為代總書記,同年11月正式接任總書記。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胡耀邦去世後的第四天,《世界經濟導報》專欄悼念胡耀邦,因此遭到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的整肅,《導報》總編輯欽本立被停職。江澤民整肅《導報》引發新聞界遊行,不只是引發了「上海大規模的示威」,而且促發了北京的大規模示威。

江澤民感到害怕,但還不至於像下面這位仁兄那樣,欲開罰單反被困,嚇得快要尿褲子了。

江知道自己這回捅了「大簍子」,在電話里向原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當時的中顧委委員李銳探詢北京情況,懇請他向北京的熟人通融一下,自己「受不了啦」,通話四十多分鐘。這是4月27日晚上發生的事情。

緊接著的是4月30日,趙紫陽訪朝歸來,當晚江澤民與曾慶紅飛赴北京,欲向趙紫陽匯報工作。

趙紫陽很快接見他,江澤民匯報完後問趙紫陽:「你對我在上海處理《導報》怎麼看?」

4月30日晚上,江澤民匯報完後問趙紫陽:「你對我在上海處理《導報》怎麼看?」(網絡圖片)

趙紫陽並未即時表態,反問江澤民:「你看呢?」

江澤民支吾其詞,他發現和趙紫陽隔膜已深。趙紫陽看了一眼江澤民,接著說:「現在沒有時間談這個問題。」

江澤民用懇求的語氣說:「紫陽同志若不拿出意見,我和慶紅同志就不好工作,也不好回上海交代。」

趙紫陽只好表態了:「上海市委行事倉促地處理了《世界經濟導報》的問題,把小事化大,才讓自己步入了死胡同。」說完扭身便走了。據當時在場的人士透露,江澤民呆呆地望著趙紫陽離去的身影足足有十分鐘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他那個時候在想什麼呢?

回顧一下,在北京,兩名記者把有1,013名首都新聞工作者簽名的請願書送交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請願書要求與中央主管宣傳工作的領導人對話。《中國青年報》的學校教育部兼科技部主任李大同在遞交請願書時向在場的中外記者宣布,請願書的1,013名簽名者分別來自《人民日報》、新華社、《經濟日報》、《中國青年報》、《北京日報》、《北京晚報》等30多家首都新聞單位。這份寫給全國記協書記處的請願書說,根據趙紫陽5月4日接見外賓時關於對話的談話精神,有必要與中央主管新聞工作的領導人就新聞界發生的不正常的事件對話。請願書列舉了三項對話內容,其中的第一條就是關於引起海內外強烈反響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輯欽本立停職,報社實行總編負責制的說法與事實不符,這恰恰是新聞改革要解決的首要問題。

江澤民被趙紫陽的話嚇得六神無主,後來他的密友陳至立當時說了一句話讓他稍微有點寬心:「如果中央追究責任,就由我一人來承擔好了,絕不牽扯你。」江澤民得勢以後,將陳至立提拔為國務委員、教育部長。

再後來,江澤民到處找關係得知黨內大佬們的態度,其中得到的反饋是中央意見分歧,趙紫陽的話不代表中央精神。

江澤民開始時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後來見了鄧小平,聽他說到的大意是上海(反對學潮的立場)比北京要做得好。江澤民這才像吃了一顆定心丸似的。

鄧小平還讓江澤民轉交一封他寫給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的親筆信,當時萬里從國外回國,江澤民去機場接機。江澤民交底,如萬里不答應,萬里將被留在上海。最終萬里被軟禁在上海6天,直到他表態支持戒嚴令的頒布,才讓他回到北京。最終釀成「六四」慘案發生,這是後話。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603/1601072.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