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國企職工變個體戶 退休金減半 維權「被精神病」

湖北訪民袁寧原是國企職工,卻被以「個體戶」身份退休,導致她的養老金減半。她為此向上級部門反映,不料被關進精神病院三個月。

湖北訪民袁寧因反映退休福利待遇問題被關進精神病院三個月。(視頻截圖)

湖北訪民袁寧原是國企職工,卻被以「個體戶」身份退休,導致她的養老金減半。她為此向上級部門反映,不料被關進精神病院三個月。

袁寧告訴大紀元記者,「現在我家外面都有社區(前進中路社區)雇用的人暗中監視我,社區工作人員李蕾、郭松這兩個人接管我後,開始對我進行打壓。」

2020年11月18日,袁寧去銀行提取本應每個月發放的2千多元養老金,但沒有提取到錢,於是向襄陽市民政局遞交了申訴書,請求部門領導查明並解決此事。

袁寧說,「23日晚,社區治保主任就帶兩名警察(一男一女)到我家來,他說我把事情上到外媒了,說我生長在中國還是要靠中國政府的。我說中國政府不給我解決,我老百姓怎麼辦?」

她還表示,「我一直要找到他給我解決為止。」

湖北訪民袁寧舉報被侵權、迫害。(視頻截圖)

國企職工變個體戶退休金少一半

袁寧原來是襄陽民政局兒童福利院的職工,2010年10月,她被襄陽市民政局兒童福利院嬰兒部主任黃芳及臨時工肖清雲打傷致殘。

出院後她找到福利院院長周愛民,被迫簽了兩份協議書後,院方賠償了36000元了事。她因此沒能享受到正常退休福利待遇。

後來袁寧得知和她一樣職位的人都在兒童福利院享有職工退休待遇,於是她開始找襄陽市各職能部門上訪反映問題。終於得到中國人力資源部發來的兩份要求地方解決問題的函件,但福利院領導仍然不解決。

人力資源部要求地方解決問題的函件。(受訪者提供)

袁寧表示,「因為我是國企人員,應該有退休金,他們把我改成沒單位的個體戶,領的是養老金。這兩個待遇差距很大。這就是我一直提出來的訴求——和同等身份的人享有同等待遇。」

她解釋,「2012年時,我的養老金是1100元,現在調到2千多元。當時和我一樣職位的人退休金都比我多了960元,按照調整上來的金額也有2千多元了。所以,如果正常我可以領到4000元退休金。現在卻只領2000元養老金。」

反映退休待遇不公被精神病

因為基層一直不給她解決問題,她於是到北京找上級主管部門人力資源部和民政部反映訴求。

2017年7月,袁寧要去北京,周愛民用一份沒有日期的假訓誡書指使人毆打拘留袁寧,同年10月袁寧被關進精神病院三個月,於2018年1月29日被放回家。

精神病院疾病診斷證明書。(受訪者提供)

在精神病院期間,醫院沒給她做體檢,更沒有做精神病鑑定。「我被抓進去後醫院直接強行打針、灌藥。我告訴醫生我沒有得精神病,不能被強行收治,但醫生根本不聽我辯解,他只說是社區讓收治的,也是社區繳納住院費的,所以他們只聽社區安排。」

她接著說,「我被關了三個月時間,每天都被逼迫服藥,如果不服,就會被醫護人員捆綁起來強行灌藥,有時還會被拉去做高壓電電擊治療。」

「被迫吞下藥物後我就精神恍惚、四肢無力、噁心想吐。服藥一個月後,我發覺我的骨骼肌肉出現了問題,每次站立都渾身癱軟,還伴有顫抖症狀。服藥三個月後,我連走路都困難了。

「之後,前進中路社區還收買了我丈夫,造成我丈夫在2018年6月份家暴,要把我再次送進精神病院,使我們關係破裂。我逃到外面租房子住了二年。」

今年6月袁寧的丈夫因心臟病發作離世,她才又回到家中居住,稍微減輕了一些生活壓力。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19/1648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