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花樣年爆雷背後 300億資金疑被凍結

—曾寶寶甩鍋「黑天鵝」花樣年疑財務造假危機遠超外界預計

大陸媒體近日發文披露,花樣年控股集團將近300億元人民幣資金或被凍結,財務危機遠超外界預計。圖為2015年1月15日在港上市的花樣年控股旗下四個深圳樓盤被鎖定,花樣年香港辦公樓人去樓空。(余鋼/大紀元

中國房地產開發商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花樣年)的突然爆雷令市場始料未及。10月8日,花樣年CEO曾寶寶發布「家書」,稱公司遭遇「黑天鵝」事件。中國媒體發文披露,花樣年將近300億元人民幣資金(約合46億美元)或被凍結,且花樣年被疑財務造假,財務危機遠超外界預計。

10月8日,花樣年創始人曾寶寶向花樣年全體員工發布「家書」,稱公司遭遇「黑天鵝」事件,國際評級機構標普突然大幅下調公司評級,致使公司境內外融資交叉嚴重受限,流動性出現階段性緊張。

曾寶寶還在「家書」中稱「花樣年絕不躺平」,這是她和公司管理層的態度。

就在曾寶寶發布「家書」的四天前,花樣年控股10月4日發布公告稱,公司2.06億美元債券出現逾期。

中共喉舌人民網在10月11日發表的一篇文章中稱,花樣年此次違約始於五年前的一筆債券。

文章稱,2016年,花樣年發行了一筆本金總額5億美元的優先票據,為期5年將於2021年到期,利率為7.375%。花樣年曾於今年5月、6月、7月多次提出該筆債券「以現金要約購買尚未償還的2021年票據本金」。在要約收購完成及註銷購回票據後,花樣年上述2021年票據剩餘未償還本金總額仍高達2.06億美元。

如今,這筆債務拖至最終償還期限,花樣年未逃過爆雷噩運。

文章還稱,據《國際金融報》統計,花樣年控股共存續11隻美元債,債務餘額30.69億美元,其中有5隻在一年左右到期,共計13.475億美元,面臨較大的短期集中兌付壓力。

花樣年300億元資金疑被凍結

10月9日,中國幾大入口網站紛紛轉載一篇題為「花樣年爆雷背後,無法動用的300億」的文章。文章稱,評級機構下調評級確實會給企業帶來負面影響,「但這顯然不是導致其債務逾期的根本原因」。

文章說,根據企業中報顯示,截至2021年6月底,花樣年銀行結餘和現金(非受限)尚有271.8億元人民幣(約合42億美元)。同時,9月底,花樣年將旗下物業公司彩生活的核心資產鄰里樂作價33億元(約合5億美元)轉讓給了中國物業管理公司碧桂園服務。

文章質疑:「手握300億元資金,花樣年為何連『區區』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3億元)債務都還不上?」

文章分析說,其一,花樣年的帳面資金受限。雖然花樣年的中報顯示截至6月底尚有271.8億元(約合42億美元)銀行結餘和非受限現金,「但房企的貨幣資金部分是購買預售屋者的預付款,部分被監管銀行凍結,無法被房企用來支付」。

文章還以中國地產龍頭企業恆大集團為例,稱恆大中報披露的1600多億貨幣資金(約合248億美元)中,受限資金就有幾百億。

其二,隱藏的表外負債會加大企業流動性危機。文章說,有業內人士表示,雖然花樣年表內淨負債率低於「三道紅線」要求,但其大量的債務其實都在表外,淨資產中少數股東權益占比過大,而少數股東權益中到底有多少明股實債還是一個黑洞

所謂「三道紅線」,主要涉及三個指標,包括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大於70%、淨負債率大於100%、現金短債比小於1倍。根據踩線條數,中共監管部門將房企分成四檔管理,每降低一檔,有息負債規模增速上限增加5%,即使是處於綠檔位置的房企,有息負債年增幅也不得超過15%。

文章還表示,國際評級機構惠譽的報告也認為,花樣年的隱含現金回款較低。所謂的隱含現金回款是「營收+合同負債」的變動。惠譽認為,資產負債表外項目數量較多意味著此類項目的表現未能充分體現於該公司的財務數據。

文章總結說,從上述情況來看,花樣年雖然看似很有錢,但可能能動用的現金其實並不多。花樣年多次回購債券,只是為了讓投資者們放心,以爭取時間來換取融資的騰挪空間。

出售資產給碧桂園的錢去了哪兒?

文章還質疑,為何花樣年不拿出售鄰里樂所得的30多億資金用于歸還10月4日到期的美元債?

文章說,最有可能的答案是,這個交易原本就不是為了要填本次的美元債,而是要還給其他債權人,「結合有報導說彩生活的股權已經質押出去,所以這次交易所得的資金大概率是全部歸還了之前質押的借款」。

文章說,據公開信息顯示,此次出售,碧桂園服務分三期支付轉讓款項,其中第一期23億元(約合3億美元),第二期7億元(約合1億美元),第三期3億元(約合4700萬美元)。花樣年最終只獲得了7億的抵押融資。

文章表示,通過花樣年出售旗下部分物業資產,能看出其資金緊張程度。物管作為房企旗下質地和發展前景還不錯的資產,相對更容易賣出且能賣個還不錯的好價。因此,「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出售物管公司不會成為房企的最終選擇」。

花樣年財務危機遠超外界預期

10月10日,中國入口網站網易轉載了一篇微信公眾號「將軍箭」的文章「花樣年沒有華:性質比恆大更惡劣的債務違約?」

文章說,仔細查看花樣年的中報,不難發現該公司2021年1至6月的負債情況簡直是岌岌可危。

首先,花樣年的債務結構正從債券向借款轉移。花樣年上半年的借款餘額淨增了56.54億元(約合8.7億美元),其中一年內到期借款淨增47.88億元(約合7.4億美元)。

其次,花樣年的存量美元債規模較大,發行成本較高。花樣年現有11隻、共30.69億美元的存量美元債,占現有債務餘額的58%,且發行的美元債成本大多在10%以上。

此外,花樣年的短期償債壓力大。以2021年6月為基準,一年內到期的債務規模為194.64億元(約合30億美元),占全部存量債務的35.81%。

文章表示,花樣年的財務問題體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財務報告存在粉飾的嫌疑。雖然在花樣年中報上,紙面上的現金近300億(約合46億美元),但這僅僅反映了6月30日報告截至日的狀況,並不表示9月份的實際現金流情況。「更可怕的是,從花樣年近乎枯竭的現金流來看,中報中的現金,極可能是事先運作拼湊、事後迅速抽離,就是在帳面上打了個轉兒。」

另一方面可能存在巨額的明股實債。文章說,從2016年起,花樣年每年都出售附屬公司或聯營公司,獲取收益以億元計。尤其是在2020年12月,花樣年與中融國際信託約定,擬以8億元(約合1.2億美元)收購其附屬公司深圳市金地盈投資有限公司70%股權。但由於不合理的價格和中融資金融通方的性質,該項目被質疑為明股實債。

文章還說,此外,花樣年的在建項目中還涉及到表外負債的問題。今年9月以來,國際三大評級機構就將花樣年四次降級,或下調展望至「負面」,這反映了專業機構對該公司真實財務狀況的擔憂。

「綜上所述,花樣年的財務危機遠遠超出人們預計。」文章說。

花樣年集團起步於1998年,總部位於中國廣東省深圳市,2009年11月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花樣年由曾慶紅的侄女曾寶寶創辦,曾寶寶一直是該公司的執行董事和大股東。曾慶紅被認為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派系的二號人物。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時政評論人士李燕銘表示,曾寶寶的「家書」挑釁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意味明顯,遭到習陣營迅速強硬反擊,習近平以經濟金融手段整肅花樣年的同時,掀起針對曾慶紅家族的輿論攻勢。習曾搏殺公開化。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香港大紀元記者徐亦揚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13/1658962.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