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中國房地產稅落地加速 爛尾住宅問題懸而未決

作者:
今年以來,房企爆雷不斷,賣房的壓力,也正在向賣地端擴散。到了三季度,全國各線城市住宅用地爆發流拍潮,流拍率、溢價率分別創歷史同期新高、新低,包括昔日「地王」頻出的廣州流拍率高達52%、北京流拍率高達60%、上海黃金地段照樣流拍或多是底價成交。這一波流拍潮,如果沒有央企國企進場托底,數據還會更難看。

9月15日,業主們在天津濱海新區臨港管委會政府門前維權。(受訪者提供)

10月15日,習近平在發表於官媒的一篇署名文章中親自吹風,「要積極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和改革,做好試點工作」。據此,中國房地產稅徵收對象擴大到一般住宅,可以說如同先前的科創板、北交所等政策,已經是自上而下的加速提上日程。

如眾所周知,對中國的房地產市場而言,中央政策就是最大幕後操控者,地方政府就是最大開發商,全國的房地產商不過是一個大仲介。早在2009年全國工商聯房地產商會在《我國房價何以居高不下》的書面發言稿中提出,除了高昂土地出讓金,房地產開發的總費用支出一半流向政府是房價高企的主要原因。2012年12月7日人民網刊文《老百姓的買房錢政府拿走了多少》,副標題即任志強「名言」:政府從房價中分得的份額,要遠遠超過70%的比重。

今年以來,房企爆雷不斷,賣房的壓力,也正在向賣地端擴散。到了三季度,全國各線城市住宅用地爆發流拍潮,流拍率、溢價率分別創歷史同期新高、新低,包括昔日「地王」頻出的廣州流拍率高達52%、北京流拍率高達60%、上海黃金地段照樣流拍或多是底價成交。這一波流拍潮,如果沒有央企國企進場托底,數據還會更難看。

因此,不光房企資金流枯竭沒錢拿地,地方財政更是捉襟見肘。目前,所有的分析也普遍認為,徵收房地產稅的初衷哪裡是為了貫徹「共同富裕」方針,而是唯有市值龐大的房地產稅可以取代「地方政府靠賣地過日子」。

中國房產的總市值究竟有多大?參考被廣為引用的一組數據,東吳證券旗下研究機構發布「2021中國住房市值報告」披露,全國城鎮住宅的總市值是418萬億。由於該數據並未計入大量的囤地,其總市值還是低估了。但即便是低估,假設房屋稅稅率為1%,那就是超過4萬億收入,也就是說,基本上抵消了2020年全國土地出讓金(8.4萬億)一大半的賣地依賴。再以北京、上海、杭州、廣州為例,若按其現有住房總市值徵收1%房屋稅,則是足夠覆蓋這幾個一線城市2020年超過2000億的賣地收入。

為了解決地方政府缺錢的核心問題,房地產稅徵收早晚落地。而網上微博民意顯示主要關心的問題是,買房的時候已經一次付清了70年土地出讓金,以及房地產稅徵收的範圍和徵收的標準。除此之外,還有牽涉全國很多項目的業主表示對五證齊全的爛尾樓有解決辦法嗎?甚至今年以來報導層出不窮的,爛尾至今未交房,也沒有房屋所有權狀,業主卻等來了房屋稅繳納通知。

原因是,自2011年開始所謂最嚴打房「新國八條」實施以來,已經有上海和重慶兩地試點房屋稅超過10年。也就是滬渝兩地爛尾房業主不論有無取得房屋所有權狀,仍須繳納房屋稅。

例如,在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市稅務分局官網上,留言時間:2021-08-26,留言標題:對爛尾樓徵收房屋稅的做法不妥,留言內容擇要如下:本人於2018年首套購置崇明區某樓盤,但該樓盤因當地政府監管失職等原因停工爛尾幾年,交付遙遙無期。根據滬府發〔2011〕3號《上海市開展對部分個人住房徵收房屋稅試點的暫行辦法》第三條第一款規定,房屋稅的納稅人為「應稅住房產權所有人」,而我所購買的樓盤並未交付,更無法辦理房屋所有權狀,該房地產的產權法律上還屬於開發商。而且由於政府的懶政,爛尾樓問題處置緩慢,該房屋可能長期爛尾下去,市民可能要為這個完全是看得見摸不到沒有使用屬性的房屋繳納數十年的房屋稅。本人訴求:退回2020年的房屋稅,從2021年開始免檢房屋稅直到政府解決爛尾樓並交房。

輿論顯然是瞭然於心的,中國房地產稅加速落地,是減少貧富差距麼?是財富再分配麼?其實都不是,是中共政府財政有了危機,地皮又賣不動,就怕地方債高到連農村的宅基地也不放過。特別是,對於全國眾多爛尾住宅業主而言,哪有什麼共同富裕,而是共同艱難走在曠日持久的維權路上。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18/1660905.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