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美媒專訪吳國光:習近平想通過新歷史決議 解決其統治困境

作者:

中共將在11月初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預計將通過中共第三個歷史決議,為達成中共歷史上毛、鄧、習排序,以及習近平在明年二十大上獲第三個任期奠定政治思想基礎。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政治和歷史系教授吳國光18日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習近平做這個歷史決議旨在解決他面臨的最大統治困境,"就是他和中共黨內大部分的精英在思想上有一個巨大的分歧。"

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政治和歷史系教授吳國光(採訪視頻截圖)

吳國光曾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智囊團成員。他在中國改革開放時期擔任過《人民日報》評論員。他在中國和西方的頂尖學術機構獲深造,長期研究中共歷史及其機制,在西方的大學從事政治和歷史的教學工作,有多項著作。

吳國光對美國之音表示,過去二、三十年中共掌權者在鄧的權錢交易框架下都發財致富了,"他們擔心習近平用毛的東西來否定鄧的東西,所以他們都極力維護鄧的那一套。可以講他們恐懼毛的極權主義,喜歡鄧小平的權貴資本主義。"

因此,習近平要通過制定第三個歷史決議,"把毛和鄧捏到一起",把中共高層精英的思想統一在他的框架內。

"鄧的時代,他的理想就是市場經濟和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政治制度捏在一起。但是那個時代中國經濟力量太弱,他要促進市場經濟這一面,但也絕不放鬆共產黨一黨專制壟斷權力的這一面。"吳國光說。

"到了習近平這個時候,他就是要加強共產黨權力壟斷、掌控一切,你們這些權貴如果只看著你們私家的經濟利益,那以後我就對你不起了,我就要搞你;但你如果乖乖地聽我的,你照樣發財致富,跟著習近平走的那些白手套們,我相信他們以後大有發財的機會。"吳國光補充。

資料照片:1989年6月5日在天安門廣場上的中國解放軍部隊和坦克

吳國光說:"我可以預判,如果這個歷史決議涉及到1989年事件的話,他一定高度肯定1989年的鎮壓,因為這就是鄧小平顯示他以共產黨一黨壟斷權力的這樣一個決心和立場,來把市場經濟控制在他的框架內的最鮮明最徹底的一個表示。習近平一定是支持這個東西的。"

吳國光說,明秋中共二十大前的權力再分配,障礙不在習近平的第三個任期,"2018年人大修憲,實際上習近平連任第三屆、以後第四屆甚至第五屆的道路,已經從遊戲規則的層面鋪平了。"

吳國光說,根據他對中共黨代會的研究經驗,習近平是中共歷史上對政治局委員掌控程度最高的黨魁。但吳國光說,習近平的目標是在中共二十大權力再分配過程中,實現對政治局常委會更高程度的掌控。

"障礙就在這裡,障礙就在於習近平要的太多,但其他人也各有各的想要,這裡面怎麼樣擺平?"吳國光說。

"這裡邊不確定的因素當然很多,這些東西不一定關係到治國的各方面政策的意涵,但是習近平可以用政策行為來打擊他們背後的力量,來威懾他們敢於和習近平——不說較勁兒至少是和我習近平——討價還價的勇氣。"吳國光表示。

吳國光說,如果明年夏天有一名或更多政治局委員落馬,他不會覺得奇怪,"那就是習近平在敲山震虎。"

他在專訪中揭示了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不惜犧牲經濟增長也要打壓高科技行業和私營企業,其目的就是要打造一個黨的權力能牢牢掌控的市場經濟。

吳國光表示,習近平一方面為中國老百姓畫出了"共同富裕"大餅,另一方面卻做好了經濟滑坡後仍能把自己日子過好的準備。

最後吳國光還以一個用椰子殼抓猴子的故事,來比喻中國權貴資本主義對西方資本的引誘:猴子死死抓住椰子殼裡的誘食,最後它被抓住了,"習近平就賭你資本貪婪的特性,"他說。

以下是美國之音對吳國光教授專訪的實錄:

記者:吳國光教授,感謝你花時間接受採訪。基本上是想請你就最近發生的一系列北京出台的政策從政治和經濟兩個方面進行分析評論。去年夏天以來北京出台了一系列重大監管政策,尤其是過去半年,密集程度是前所未有。從對私營部門的整肅到最近調查國有金融機構與私營部門的關係,習近平提出"共同富裕"的新口號,針對性十分明確,你怎麼解讀這些政策變化?是不是顯示中國要走回閉關鎖國的老路?文革要重演?還是要對改革開放以來的嚴重不平等糾錯?或是為明年召開中共20大提出新的政治路線做準備?

我個人的判斷是他不會像毛一樣完全取消市場因素。他還會保持市場經濟在中國的運行。但是這個市場經濟必須要在國家,也就是國家機器、政府的這樣一個全盤的、強力的、嚴密的控制之下。這個就是一個新的體制模式。——吳國光

吳國光:我先從大的方面給一個總的輪廓的回答,這是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的輿論,特別是中國的非官方輿論,就是大家認為他是不是又要走回毛的路線,對鄧的路線作一個強烈的糾偏。我個人的看法,就是從國家與市場的關係入手來看待的話,國家就是一系列的強力機構,市場就是市場經濟,我覺得毛可以說是不要市場,完全實行國家計劃經濟、公有制的這一套。國家完全掌控經濟,因此中國就陷入貧窮當中。鄧小平上來以後引入了市場經濟以後,由於當時的市場經濟的因素非常不發達,中國非常貧窮,所以基本上的方針是用國家的力量來促進市場的發展,在這個過程中就延伸出了有權力的人就迅速發財致富這麼一個情況。

到了習近平,我個人的判斷是他不會像毛一樣完全取消市場因素。他還會保持市場經濟在中國的運行。但是這個市場經濟必須要在國家,也就是國家機器、政府的這樣一個全盤的、強力的、嚴密的控制之下。這個就是一個新的體制模式。

1980年代大家都不明白鄧小平

實際上鄧小平也是要把一個市場經濟和一個共產黨權力壟斷這麼一個政治體制把它捏合在一起。1980年代時候大家都不明白這一點,以為鄧小平講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無產階級專政這一套,以為這一套就是說給保守派聽的,因為他同時不斷努力地在推進中國經濟的對外開放、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私有經濟因素在中國,包括他還讚揚傻子瓜子這樣的東西,都是在推進市場因素在中國的發展。所以,站在市場經濟一邊的人,站在中國往自由化一邊的人,就以為鄧小平是在迷惑保守派。那麼站在毛主義——其實也不完全是毛主義——比如,陳雲他們這樣一些人,對對外開放有很大的疑忌,非常注重國家對經濟因素的控制,那麼就認為也許鄧小平確實是在迷惑他們。

2018年12月17日,在中國深圳,保全人員站在中國已故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的宣傳牌前面,牌子上寫著"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一百年不動搖"。

那麼1989年天安門鎮壓,鄧小平等於向他們表達了自己的底線,你看,我為了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保持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可以不惜動用軍隊,屠殺平民、屠殺學生。這個以後,鄧小平和他們之間就達成了信任。在1992年鄧小平南巡以後,就開始了一個市場經濟大發展,但是共產黨的一黨專制也在全世界共產主義垮台的危機中——不說一枝獨秀吧,至少是最大的一個共產黨政權——在東方、在中國堅持下來了。那麼這個過程中以權謀私、以權致富、權錢交易就成了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

我剛才講國家與市場可能抽象了一點。我加一句,習近平我認為他會繼續鄧小平的用市場經濟來搞經濟,但是共產黨的權力壟斷是完全不能放棄的。但是由於歷史階段不同,鄧小平那個時候還沒有什麼市場經濟,必須下功夫去促進市場經濟的發展,到了習近平這時候,中國已經有了這個底氣,市場經濟已經相當活躍,而且融入了國際市場、全球市場,這個情況下再要加強共產黨的控制力這對他來說是個很大的任務,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毛:錢權對立;鄧:錢權交易;習:以權控錢

我通俗一點講呢就是錢和權的關係。毛的時代錢權是對立的。掌握權力的人基本是要把有錢的人趕盡殺絕,這是50年代的時候。以後基本上沒有有錢人了,如果按照毛的理想模式,就是張春橋70年代到紅色高棉去訪問,非常羨慕紅色高棉完全不使用貨幣,"可惜我們做不到啊",張春橋也寫了文章,反對資產階級法權。資產階級法權最重要的一個特點就是貨幣,貨幣交易帶來各種不公平。所以,這個是毛的理想,就是權錢對立,以權來消滅錢。

那麼鄧的模式就是錢權合作、錢權交易、以錢謀權、以錢固權,就這麼一個模式。

那麼到了習近平就是要改成,我沒什麼可以跟你做交易的,你就聽我的,錢就在我手裡,我不會回到毛那個時代把錢這個因素完全從中國驅逐出去,這個錢不能掌握在你們手裡,民營企業家也好,和民營企業家有勾連的過去的政治權力的掌握者也好,從他個人來講,要掌握在習近平手裡;從整個體制來講,要掌握在共產黨手裡。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習和毛和鄧都有相同之處,也都有不同之處。這是一個基本的大的解讀。

所以,你剛才提到的這些發展呢,我認為都是習近平試圖用權力來牢固地控制金錢、嚴密地控制金錢這樣的一系列作為當中的一環又一環。我相信,他的這個作為還會繼續下去。

記者:外界普遍認為,1989年六四鎮壓之後中共一直將其合法性繫於經濟發展上。但是新出台的監管措施,尤其是在清零政策的新冠疫情中,整頓為中國GDP做貢獻最多的私營部門,已經削弱了中國的經濟增長,今年第三季度中國GDP降到4.9%。習近平這麼做背後的邏輯是什麼?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3/1662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