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觀察:習親信陳希握各派官員財產秘密

中共早幾年已搞起了官員財產內部申報制度,但官員財產情況屬於機密,主要由中組部掌控。而公開官員財產則仍是禁忌,近年這樣的呼聲已逐漸消失。

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長陳希被認為是習近平的鐵桿。

中共當局推房地產稅試點之際,日前有國企官員落馬被披露涉及「不如實報告家庭房產」。這是否是偶然事件?

中共早幾年已搞起了官員財產內部申報制度,但官員財產情況屬於機密,主要由中組部掌控。而公開官員財產則仍是禁忌,近年這樣的呼聲已逐漸消失。

官員落馬涉「不如實申報房產」

10月29日,中共官方通報中化金融事業部原副總裁劉劍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其中罪名之一「不如實報告家庭房產」被陸媒放到標題強調。

對於官員被通報不如實申報房產,旅澳著名法學家袁紅冰大紀元表示,這不是一個偶然事件,現在用房產這個名目來整肅,是因為現在中共的貪官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都喜歡置辦房產。

「據說房產最多的包括韓正江澤民的家族成員、曾慶紅家族的成員,包括他們的手下,都有大量房產。」他說。

前段時間外傳中共要擴大房地產稅徵收試點,引發黨內不少反彈,排名第一的中共副總理韓正帶頭提出異議,認為要縮小試點範圍。

袁紅冰說,現在要徵收房地產稅,實際上也是習近平進行權力鬥爭的一個新的動向,「這個房屋稅,他(習)自己根本也不想真正全面的推開。他只是需要用這個方式來整肅他的權力鬥爭的對手。」

習親信陳希掌握各派官員財產秘密

大紀元記者查證發現,對於官員財產等的內部申報,中共二十多年前早已有類似規定。比如1995年發布的《關於黨政機關縣(處)級以上領導幹部收入申報的規定》,2006年發布的《關於黨員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2010年的《關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到2017年2月的《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規定》和《領導幹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查核結果處理辦法》。

2017年版的規定要求中共官員必須上報8項「家事」和6項「家產」。家事包括婚姻、子女(包括非婚子女)、因私出國(境)證件和行為、移居國(境)外、從業、被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等情況。家產包括工資收入、勞務所得、房產、持有股票、基金和投資型保險、經商辦企業以及在國(境)外的存款和投資等情況。

大紀元記者還查證發現,2017年版的官員財產申報的辦法,比2010年的要嚴很多,而且面也廣,連私生子女也算在兒女當中。要求官員同時申報他們的子女的財產。

歷來中共官員的個人事項由中組部是主管,2017年修訂的規定由中組部獨自負責解釋,而2010年的「關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是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中共中央組織部、監察部三個部門負責解釋,中紀委是牽頭部門。

旅美經濟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現任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長陳希是習近平的鐵桿,掌握了官員的財產秘密是一個很重要的資源,哪一派都怕他。但李恆青不覺得習近平真的用這種辦法來打壓高層權貴。

習近平反腐不動紅色權貴財產的三個例子

李恆青說,習近平反腐中紅色權貴家族的財產幾乎沒有被觸及。

他舉例,紅二代薄熙來谷開來夫妻是被抓了,但是他們名下的財產被抄了多少沒有人知道。另外,薄家隱藏在海外的資產是否被追回,被收歸國有,也沒有人知道。薄的兒子薄瓜瓜還可以在世界上到處行走,過著奢華的生活,在海外擁有巨大的財富。

李恆青說,當局為了打擊薄熙來,公開重慶的一些事情只是冰山的一角。「當時薄熙來指使王立軍去用掃黑的辦法打了很多的民營企業家,用各種藉口把他們的財產罰沒,據說王立軍曾為薄熙來建立了一個小金庫,超過一千億人民幣。如果這個是屬實的話,這些錢後來在薄倒台以後,到哪去了呢?是不是又被另外的人分光了呢?是不是進入了國庫呢?進入國庫誰來管理?」

李恆青說,上百個中共權貴家族,習實際上沒有太多地觸及他們,他們的資產還都在。

他舉例說,肖建華的明天系控制幾萬億,肖本身就是中共政治局新老常委一大幫人的白手套。

「明天系被拆分了,到現在還沒做完。但最後能給中國老百姓一個交代嗎?因為交代了就會涉及到中共的執政之本。他沒法交代,所以他就不交代。」

另一個例子是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賈慶林被認為是江派人馬。

李恆青說,習近平反腐開始時,李伯潭就躲到了香港不敢回大陸。後來聽說反腐力度有點放鬆了,他就回去了。結果據說他一回去,就被控制起來了。跟他在同期被控制的還有原中共央行行長戴向龍的女婿車峰。

「但李伯潭被控制了很短一段時間就放出去了,結果他那個財產根本就沒動,一樣是富可敵國。所以實際上習近平,他還不敢直接去打那些皇親國戚,傷共產黨的那個筋骨,他不會做。」

分析:中共為何搞內部財產申報不搞財產公開

中共當局推出的前述規定,只是屬於內部審查的財產申報(上報),並非面向社會的財產公開,且並沒有立法支持。

據《財新網》2016年5月16日報導,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表示,雖然中國建立了官員財產申報制度,但只有申報環節,沒有公示環節。官員財產難以接受公眾的監督,其有效性大打折扣。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大紀元表示,內部財產申報和財產公示,是兩個性質完全不同的行為。

他說:「中共實際上是一個有嚴密管控的龐大黑幫式組織,官員的財產申報本質上是一種投名狀,就是將自己的把柄主動交給組織掌握,尤其在無官不貪的當下,這種方式是黨魁嚴控黨徒的有效手段。這個制度是對黨魁負責的。前邊的中化公司官員劉劍被查,不是因為貪腐行為,而是申報不老實,等於拒絕接受黨魁的掌控,這就犯了幫規。」

唐靖遠說,如果財產公示,就等於把黨員官員的犯罪集體曝光,這是在徹底否定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其負責對象是大眾,等於讓大眾來審判黨的成員,當然不可能被中共接受。

美國經濟學者李恆青表示,老百姓已經非常清楚,如果官員公開財產的話,很可能就露餡了。

「很多維權人士都是因為要求官員公開財產,被關到監獄裡,因為共產黨這些財產都是通過不正當渠道奪來或者是索賄索來的。它當然是非常恐懼。」

另外,官員的財產申報給當局也是要嚴格保密的,李恆青說:「真正解決腐敗的問題是要公開的,讓全民來監督你,財產要公諸於眾,腐敗官員就無路可逃了。」

袁紅冰也表示,中共官員幾乎每個人都有很多的房產。如果公布財產,人們就會發現,中共的官員現在是整個中國社會中最富有的一個階層。

逐漸消失的「財產公開」呼聲

翻查中國網絡發現,在習近平上台之初,要求官員財產申報,並且進行財產公示的呼聲開始高漲。

新浪網2012年的「新觀察」專題報導,提到這年11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北京主持召開反腐座談會,多位專家談到儘快實行官員財產收入申報公開問題。其中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周淑真提出建議,採取新人新辦法,老人老辦法。誰想從政,誰先公布。

該報導還說,廣東紀委書記黃先耀表示,正在選擇區縣試點官員財產公示。據報,實際上,從1987年官員財產申報制度首次被提出,官員財產申報公開制度的多個試點,均悄然夭折。

已停刊的《爭鳴》2013年曾指,中共黨政、國家機關部門公職人員等申報財產情況及子女財產、國籍工作遲延。在十八屆政治局常委中,張高麗成為抗拒財產申報的常委。

2016年10月下旬,路透社曾報導稱,王岐山一直努力推動「官員財產公示」和「反腐敗法」這兩個反腐制度,卻遭到中共內部的強烈抵抗。

在民間,2012年12月9日,丁家喜和許志永、孫含會、王永紅等公民發表致新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公開信,要求205名中共部級以上官員率先財產公示,徵集公民聯署超過8000人。丁家喜還聯絡各地公民,組織多個城市的要求官員財產公示的活動。

2013年4月17日,丁家喜被當局以「非法集會」罪名刑事拘留。2014年4月18日,丁家喜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刑三年六個月。

2019年中共全國「兩會」前夕,一批在京訪民再度要求官員公布私人財產。訪民2月10日在北京南站,拉起寫有「強烈要求官員公開私人財產」的紅色橫幅,並上傳網絡。

2019年12月22日,中國著名社會學者鄭也夫在海外發文,直指中共官員財產公示應由7名常委開始。但中南海毫無回應。

近兩年的「兩會」再沒有相關呼聲。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在一黨專政,司法沒有獨立的情況下,讓七常委帶頭公示財產並無意義。因為誰都無法知道這些財產是否只是九牛一毛。在這個前提下讓七常委公布財產,只會讓他們進行一次廉潔秀,撈取更多執政合法性。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寧海鍾、駱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03/1667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