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台灣與大陸:因為我們沒有共同的歷史記憶

作者:
台灣跟大陸這一百多年來,實質有聯繫的只有1945到1949這短短四年間,絕大多數的民眾根本不足以了解大陸是什麼,這扇門就關上了,等到40年後這扇門又重新慢慢開啟時,台灣人因為長期反攻大陸政治教育及宣傳的影響,已經帶著另一種有色角度好奇來看大陸。

抗戰勝利70周年時,北京辦大閱兵;

在國軍方面,也舉辦多場軍力展示及小規模閱兵;

北京邀請抗戰老兵參加閱兵,國軍也要頒抗戰紀念勳章給老兵,不限在台灣大陸都可申請;

北京說是抗戰的中流砥柱,國軍說自己打了數場大規模慘烈戰役。

小時候家樓下有位獨臂老頭,我那時候只知道那是以前空襲時被炸斷的,有次我很不識相地問:「是日本人炸的喔?」

我記得他只是默默笑,什麼都沒說,我心裡想,日本人太可惡了,空襲台灣。

有一天,學校教到「日據時代」,我腦子突然「轟!」

一聲,對啊!

日據時代,台灣是日本的土地日本人幹嘛空襲台灣;

接著,對我來說更慘忍的事實是,空襲台灣是美國人幹的,可是,美國在抗戰時不是我們的盟友嗎?

為什麼要空襲台灣?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在二戰末期,日本跟台灣一樣是幾乎天天被美國轟炸機空襲。

原來老人說以前躲空襲不是躲日本飛機,而是躲美國飛機,啥!

竟然連國軍都空襲過台灣,我知道這些事後,心裡異常痛苦,沮喪了好一陣子。

兩岸政府在抗戰70周年的議題上互爭話語權。

而台灣社會上,有一群人卻在紀念台北大空襲70周年,那場空襲中有3000人死亡。

一次抗戰勝利紀念,不同地區,不同政治立場,不同族群浮現了不同的記憶。

1895年,甲午戰爭清朝戰敗,台灣被割讓給日本,從此,台灣與大陸就走上兩條不同的路,漸行漸遠。

清政府在北方打輸了甲午戰爭,結果在東南邊本來八竿子不相干的小島台灣命運就此改變,當清政府決定割讓台灣,對台灣人來說是無可奈何的棄子命運。

日本殖民統治台灣五十年,五十年,半個世紀,好幾代人,對台灣的影響肯定無法抹去。

台灣做為日本「南進基地」,日本在掠奪台灣資源之餘,也不遺餘力得建設台灣;

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接連打敗中國俄國,擠身帝國主義列強,台灣做為日本第一塊海外殖民地,當時歐洲各老牌帝國主義列強都在看日本的能耐,日本也有不服輸的理由;

台灣成為日本許多新技術實驗的地方,什麼新的方法經常是先拿到台灣試一試;

沒有人能否認,台灣現代化建設的基礎,就是在日據時代完成。

在日本殖民統治台灣同時,大陸發生哪些事:義和團事件、八國聯軍、國民革命、北伐、中原大戰、對日抗戰,戰爭,接著戰爭,似乎是永無止盡的戰爭。

戰亂煙硝幾十年沒停過,相較之下,除了太平洋戰爭末期經常遭空襲外,台灣人過著較和平的日子,台灣人過著自己的日子,基本不關心大陸發生什麼事。

我又發現另一件讓我震驚的事,當時的中華民國南京政府,在1931年到1938年,也就是918事變的那一年,到對日抗戰的隔年,在台北設有總領事館。

揭開這些以前我不知道的歷史時,年紀還不大的我感到混亂,我如饑似渴想去知道「為什麼?」

我看到當時中國人要到「日本國台北州」需要辦簽證,台灣人到大陸,也要向台北中國領事館辦簽證;

每年的十月十日雙十節,台北總領事館舉辦雙十酒會,請在台北的各國使節及僑民參加,日本總督府也會派人祝賀;

直到1938年,總領事館因撤僑事宜與日本總督府不斷交涉,最後租了第三國輪船撤僑,降旗,閉館。

民國22年(1933)國府外交部發的護照,前往」友邦」日本國台灣台北州

為什麼?

這種疑問在我心中越來越大,台灣人在那些年到底是那裡人?

這讓我徹底混亂在精神方面,日本殖民者首要的當然是抹去台灣人腦子裡自認是中國人的觀念。

19世紀末的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後來的東京市長,認為台灣人擁有中國人的一切陋習,他總結成三樣:怕死、愛錢、好面子,其實就是他對中國人的看法。

後藤新平說:

「粗野幼稚的當地人民無法理解民權思想,日本國內的文明刑法、民法在台灣不能通用。

所以,在台灣以實施建立在『當地傳統習慣』基礎上的法制為宜」。

一方面,用嚴厲的法制來治理台灣,一方面又利用「怕死、愛錢、好面子」的特性,常常給予一些小恩小惠。

當然,這一切的最終意圖,都是要把台灣人在精神上改造得跟日本人一模一樣。

來台灣的日本人,除了官僚、軍人,還有各行各業的老百姓,在1920年的台北街頭,甚至有日籍的人力車伕,如果你到台灣東部花蓮,還可以找到當年的移民開拓村。

經歷過被割讓易主的那代人,逐漸老去沒力再做反抗,新一代的台灣人,在日本教育,日本鄰居、日本老師、日本警察、日本同事、日本政府的相對和環境下成長起來,對祖國大陸的概念日漸模糊。

電影《賽德克‧巴萊》一段對話,再過二十年,族裡的下一代都變日本人了

日本人為台灣帶來「質」的改變,至於精神思想方面,日本人認為台灣人是殖民地人民,如果吸收太多先進思潮,民智大開則不利於管理;

所以你會看到,就算是高等教育,日本人也只讓台灣人讀理工醫類,不太允許台灣人讀政法科,在「純種」日本人面前,台灣人畢竟是「二等國民」,日子儘管要過,社會當然也越來越進步,畢竟過得憋屈。

電影《賽德克‧巴萊》討論日本帶來的」文明」到底是什麼,幾乎是日據史觀爭論的核心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微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29/1677346.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