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身處台海緊張局勢中的台灣軍人談一線感受,稱對峙有如「演戲」

資料照:台灣金門島一座繪有中華民國國旗與台灣士兵的牆壁。(2020年10月21日)

雖然台灣多數民眾並不認為中共會出兵攻打台灣,但前線的年輕官兵已經感受到備戰壓力的不斷增加。他們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共藉由軍機軍艦對台灣大打消耗戰,已經增加他們的勤務負擔。不過,兩軍海上交會的情形多數顯得很節制,甚至有「在演戲」的感覺。但部分台軍覺得,如果兩岸真的開戰,由於雙方軍力嚴重失衡,他們擔心台灣目前的戰備恐還不足以應戰。但也有部分軍官認為。台灣改採志願役的精兵政策後,整體戰力已相對提升。

台海局勢兵凶戰危,已成國際輿論近期關注的焦點,對在前線備戰的台灣現役軍人來說,他們感受到的壓力也是史無前例地高。

一位不方便透露全名、在台灣海軍服役的現役軍人阿偉告訴美國之音,台灣軍艦近期在海上遇見中共解放軍的「敵船」,已是家常便飯,但每次交會還是讓他繃緊神經。

阿偉說:「一級艦有掛飛彈的船,通常都會有立即性的壓力。要開船面對的壓力就是,一出去就是要跟中共或者是外國的軍艦在海上做交會,那第一時間會覺得,會不會今天晚上就要開戰了,畢竟現在情勢這樣子(緊張),我怎麼知道這次出去會不會是最後一次出去?或者是等一下會不會在海上擦槍走火?」

兩軍共演一出交手戲?

阿偉已在海軍服了長達十年的志願役,是台灣兵役自2018年起由徵兵改為全面募兵制後所培養出來的精兵。雖然他說每次出海都做了備戰的心理準備,但台灣和解放軍的軍艦在多次交手交會的實際經驗卻是兩軍其實都沒有要交戰的真正意圖。

阿偉說:「通常我們在海上就是一個默契,在演戲。雙方都知道對方底線,兩邊就是在海上做一個簡單的言語溝通交流,然後做個樣子經過。但中共都知道我們海上的界線在哪,他們就會喜歡在那個界線,沿著界線走,那你(台艦)過來盯我,我們(雙方)就是在海上並列,做一個形式上的遊走,總之他們很喜歡故意在邊緣上行走。」

一旦中共侵擾意圖太明顯,逼得太近時,阿偉說,台灣也不會示弱。他說,台灣海軍會使用第16頻道(Channel16)的公用頻道,以無線電話來向中共示警。通常廣播的內容為:「請勿靠近我國的24海裡邊界,你即將進入我們的海上應變區,再靠近將會有無法預期的碰撞發生」。阿偉說,台灣海軍的策略是不硬碰硬,采柔性勸導。不過,共軍的回應都很囂張。他說:「中共通常回答的就是無可奉告,不然就是,我正走在公海上,無須向你通報。」

台灣軍情緊繃

同為是海軍出身的阿華也憂心台海緊張情勢。

不方便透露全名的阿華是有五年服役資歷的志願役軍人,曾在一級拉法葉艦擔任海軍信號下士,已於兩年前退伍。他回想當兵時,海軍經常有重複的操演來增強實戰力,但他說,自己當年懵懵懂懂,再加上,平時訓練和戰爭的實況完全不同,因此他認為,台灣需大幅提升備戰力。

阿華告訴美國之音:「其實當兵(時),我們自己(在)船上做那些操演,其實有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可能像打靶吧,一般的步槍,我當兵到現在也沒開過幾次,叫我用槍我也不會。」

阿華目前隸屬230萬的後備役軍人。為了強化戰力,台灣國防部已於10月推出後備戰力改革方案,自明年起,後備軍人將從現行的2年召訓一次,提高到每年一次,而且每次的訓期也將由現行的5至7天提高到最高14天,且課程以專長復訓、射擊訓練及戰鬥教練為重點。

阿華表示,早在民進黨政府上台時,中共對台的敵意就明顯增強,它靠著兵力和武器優勢對台大打消耗戰,海軍弟兄幾早就感受到勤務負擔和不確定性的增加。

阿華說:「出海時間越來越長、次數也越來越多,動不動就要緊急出港。可能我現在在放個假,忽然就被叫回去了。像我有一次就被叫回去,去南沙太平島。因為中共來,然後我們就要趕快過去捍衛我們的主權,很多次都被緊急召回,(單趟出海任務)也從原本的七天,慢慢變成九天、十天,到現在十二天。」

除了任務次數增加,備戰模擬的頻率也增高。隸屬救火班的阿華說,模擬遇到緊急狀況時,他們就全體動員,備戰因應。阿華說:「可能模擬我們被飛彈打中了,起火了,我們就要穿上救火衣,消防員那種,然後拉噴水的帶子,那個叫水龍帶,模擬起火,我們去把它撲滅,或是船破了一個洞,我們要去拿木板把它堵起來。」

共軍軍機軍艦頻繁挑釁

阿華說,他隸屬的信號團隊常隨軍艦出海進行海上偵巡任務,例如,航行至外海護漁,以確保台灣籍漁民捕撈作業的安全。他說,共軍「敵船」擾台的行徑非常頻繁。

阿華說:「中國跟我們(台灣)不好啦,他就會故意一直派軍艦過來挑釁我們,或者是他們什麼科研船,在外海附近繞來繞去,我們就要趕快過去,防止它(船)進入我們的領海。」

雖然部分現役和退役的前線軍人對台灣的備戰實力有所質疑,但現年27歲、不方便透露全名的阿傑卻對台灣的戰力有信心。現於金門服役的阿傑18歲便入伍,至今已經服役八年。他認為,台灣所強調的精兵政策,打造出的是一支支小而美、小而精的部隊,戰力已相對提升。

阿傑告訴美國之音,台灣陸軍近年來加強專項訓練及演訓模擬,例如針對一般的補給、運輸、彈藥和衛生等課目進行實戰演練,操課質量提升,或是搭配改裝的新型裝備和武器來訓練步兵、戰車和炮兵等的協同戰鬥。阿傑說:「目前不管是你操課的質量、裝備的更新,尤其是近幾年,大家應該對個人裝備的更新非常有感,車輛裝備、一些訓練裝備的更新非常有感。」

阿傑認為,台灣軍隊目前的訓練已經和過去齊頭式的訓練非常不同。他說,現在是根據個人體能的弱項來加強訓練,而且演訓也更具戰略性。

台灣雖已全面改採徵兵制多年,但沿襲數十年的募兵制仍尚未廢除。不過,役男的役期逐年下降,自2018年以來,已從一年再下調至只有四個月的「軍事義務役」。由於義務役訓練期太短,引發外界質疑成效不彰,可能訓練出一群無用之兵,反而浪費軍隊的人力物力。

義務役訓期過短訓練不足

曾接受短期替代役訓練的役男也認為,役期太短,根本無法訓練到位。

曾於台灣海軍服義務役一年的華子琛攝於艦慶

現年29歲的華子琛就是為期一年的海軍義務役,他在2015年退伍。華子琛說,當年入伍後,第一次登艦的經驗讓他至今仍印象深刻。華子琛告訴美國之音:「我們的工作是需要(待)在艦長室,在舵房,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海上的動態。我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其實就有非常近距離看到中國的軍艦。可能只有一、兩海里,大概就是三到四公里(的距離)而已。當時第一次上船,其實搞不太清楚狀況,但是看到艦長從艦長室走上來,坐在舵房那邊看著那個船。大家在工作的時候,突然氛圍會變得比較緊繃。」

曾於台灣海軍服義務役一年的華子琛攝於艦慶

華子琛一整年在外海,學了摩斯密碼跟手旗,這是船艦間的國際語言。但他說,一年的訓練期太短,光是摩斯密碼,就不可能在一年內做到流暢地與其他船艦透過密碼溝通。而且他說,不少軍中戰友體能太差,戰鬥力顯然偏低。

華子琛說,「當時在做體能測驗的時候,船上有一些人是BMI(身體質量指數)超標,可以不用測驗。如果(兩岸)真的打起來,你要這些BMI超標的人,怎麼去跟敵人對抗?」

台灣的精兵制

位於台北的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家安全組副研究員揭仲

台灣人口逐年下降,造成兵力兵源短缺。基於提升整體戰力的需求,位於台北的國政基金會國家安全組副研究員揭仲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在現代武器精密化與整體作戰複雜化的前提下,台灣走向「精兵制」是重要的一步。

揭仲說:「常備部隊全志願化之後,我個人的感覺是,常備部隊的訓練跟戰力確實是有所提升。最主要的原因是,現在的很多的武器系統,本身變得比較精密,所以你要讓一個士兵能夠純熟地運用這些裝備,本來就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相較於解放軍高達200多萬的兵力,台灣常備部隊的人數只有17萬左右,雙方懸殊很大,因此,揭仲說,台灣極鬚髮展出「以寡敵眾」的不對稱戰力。揭仲表示,隨著解放軍戰力的提升,台灣除了武器的升級外,也須擴大後備部隊的支持,以擴充戰時所需部隊人數。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11/1681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