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微博再審網民個人主頁 從發言內容到頭像個性都要合黨意

北京舉行的全球移動網際網路大會上的新浪微博的展台。(資料照片)

台北—

中國社交媒體微博12月起整治用戶暱稱後,日前發出公告將針對個人主頁的簡介或頭像中帶有低俗詞彙的內容進行第二階段排查。分析人士表示,中共現在對網路是全方位的監控,不只網友的發言內容必須要符合中共立場,連網民頭像的個性表現也要符合黨的要求。這不僅使得網民在發言時得自我審查、毫無言論自由外,也意味著社交平台將承擔更高的風險,營運成本將會大幅提高。受益的是網路內容監控公司,預料將會越來越盛行,在中國成了一門好生意。

微博12月19日發布通知,表示將針對個人主頁,如簡介、頭像中帶有低俗詞彙的內容進行排查。這是微博自12月1日啟動暱稱綜合治理行動、首波處置如「二貨」、「SB」、「癟三」、「娘炮」等不雅暱稱後,所展開的第二波排查。

事實上,微博在今年10月就已公告,因應中國國家網信辦的網絡清朗專項整治行動,開展一些相關舉措,包括嚴禁自媒體和普通帳號在名稱中使用「新聞、「傳媒」、「時政」、「曝光」及同等含義的相關詞彙以假冒、仿冒帳號,並指自專項開展以來,已處置帳號25萬7835個,受理舉報郵件1萬1632件。

除嚴禁含違規信息的帳號名稱、暱稱、頭像、簡介外,微博也嚴厲打擊飯圈違規帳號,包括惡意營銷號和黑粉帳號等,例如禁止在名稱中帶有「鵝組、「瓜組」、「兔區」、「集資」等字眼。微博稱,此類違規帳號中已有264個相關帳號完成改名,另有496個未改名的帳號已被禁言,直至完成改名。

豆瓣網8月27日曾發布公告稱,將加大力度整治平台上飯圈相關的「粉絲聚集」、「互撕謾罵」、「八卦爆料」、「製造輿論」、「養號刷評」等問題。

豆瓣9月3日再次發布公告表示,已刪除違規和不良訊息2萬2238條;禁言濫用產品功能、惡意投訴帳號共990個,另刪除178個含有「爆料」、「吃瓜(湊熱鬧)」、「拉踩(吹捧與詆毀)」等違規內容的小組。

從2015年起,中共就開始對網路輿論施加壓力。當時國家網信辦發布《網際網路用戶帳號名稱管理規定》,如今過了6年,現在中共整頓力道更強、也更全面,而且從網民的公開發言深入到個人的頭貼圖像。

一種思想控制

台灣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副教授陳至潔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希望把網民所有能在網路表達的意見,以及能夠表現個人個性和獨特性的頭貼,統統收攏在黨的控制之下,完全符合黨的要求,這種思想控制遠超過原先對於發文內容的監控。

他說:「現在是全方位的監控,不只是看你的內容,它也看你的個性表現,都要符合中共的要求。它最主要的目的,自然還是希望全國的民眾都有同樣的想法,就是要愛中共所愛的,要恨中共所恨的,然後要接受中共所強調的自我表達的方式。」

台灣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所長沈秀華(照片提供:沈秀華)

台灣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所長沈秀華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持相同看法。她說,中共對於民眾有一定的想像,認為男生要有男生的樣子,因此會去批評「娘娘腔」。此外,中共整治飯圈文化,也是希望社會一切都掌控在黨的手上。整體來說,就是在黨和國家主導下,全社會、人民要有一個統一的敘事(narrative)。

她說:「讓網路世界相對是在一個比較乾淨的環境,但這個乾淨是從它政府角度切入的乾淨,是在一個我(黨)比較能掌控的、看到的範圍內的樣子。」

陳至潔表示,中共對於網路言論的嚴厲監管主要始自於習近平時代。此前,雖然胡錦濤時期微博已經開始流行,但當時中共對於社群媒體還不太了解,也不曉得要怎麼控制它。所以,當時中共官媒以及黨政部門在微博上的聲量很微弱、被邊緣化。

但習上台後,他深感社群媒體對年輕人的影響,尤其是影響了他們對政治的看法。因此,特別重視對社群媒體的監控和輿論引導。這麼多年來,中共一面引導、一面恐嚇,不斷加大監管力度。

陳至潔表示,不論是微博還是微信,或者在中國影音平台上面所能看到的、能留下來的言論,大致上都是不敢違反中共政策的。只要是中共認為有害的、或是不良言論,其生存時間恐怕都不會超過幾分鐘。

言論動輒得咎

現居美國的陳宇鎮就是個例子。他原本和大多數中國學生一樣是個小粉紅。他自述到台灣就學後「覺醒」,後來回到中國因為在推特批評網路審查制度而被北京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對於帳號被封、網上發言被禁,他早已麻木。

他說,隨著中共各種新標準、新管制,以及各種不可突破的新底線的出現,他過去還能上網評論一下時事,但現在卻是即使發表一些跟時事無關的生活娛樂貼文,都可能隨時被無預警刪除,而且也不知道理由是什麼。

旅居美國的中國人士陳宇鎮(照片提供:陳宇鎮)

陳宇鎮說,他有使用中國的微博、抖音、小紅書、知乎,但他所有的帳戶都異常,因為他看到一些內容會在底下留言,但就算自認是中肯客觀的言論,還是遭到刪除。

他說:「比如你只是說台灣某項政策很好,也會被移除。我就覺得越來越無言,乾脆我就不再用了。我微博已經被停用20多個帳戶了。一開始被停用可以再註冊,但是註冊幾個後,你的名字就不能再註冊了。後來就只能請別人幫忙註冊或者去網路上購買帳戶,後來就覺得反反覆覆(很煩)。我們留言越多,它們(中共)限制也隨之更多,覺得沒有多大意義,但是我的微信是可以使用的。」

微博管理員12月19日的公告說,個人簡介和頭像圖案的排查,是為了加強網絡文明建設,優化社區整體友善氛圍,是按「清朗」網絡空間的相關要求而做出的行動。

就在11月,中國召開首屆網路文明大會,習近平要網絡平台、社會組織、廣大網民發揮積極作用,推進文明辦網、文明用網、文明上網,「以時代新風塑造和淨化網絡空間,共建網上美好精神家園」。

罰與不罰的權力在中共手上

原中國藝術研究院文藝理論與批評雜誌社社長、現居美國的獨立學者吳祚來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自胡錦濤時代就提過反庸俗、反低俗、反媚俗的「反三俗」,可見中共最高領導人都曾經出面針對不雅文化進行過直接的干預。

原中國藝術研究院文藝理論與批評雜誌社社長吳祚來(照片提供:吳祚來)

吳祚來說:「這種文化現象是需要很多方面的因素來調節的。但中共是用政治的方式、運動的方式,來代替一些社會的自我調節功能,是一種粗暴的執法。」

他說,雖然網際網路平台確實存在一些不良暱稱或是兒少不宜的內容,但現在中共的做法是僅由上面下一條指令,下面就趕緊來應對。但他認為,這不應通過行政命令的方式解決,而應通過文化法規來處理。不過,就好比中共並未制定電影分級制度,也沒有立法規範打擊假新聞一樣,在沒有法律的規範下,網民的發言權無法受到保障。

吳祚來說:「它就單向就好,就很強大,它可以處罰你、也可以不處罰你。這樣的話,它尋租的空間、這個部門利益就會最大化。」

中國國家網信辦12月15日表示,2021年關閉或暫停了事涉傳播錯誤導向內容、污染網絡生態等2萬多個具影響力的網絡平台帳號。今年截至11月,微博已被處罰44次,累計罰款達人民幣1430萬元。豆瓣今年累計遭處罰20次,罰款共人民幣900萬元。

分析人士說,中共最近特別加大力度清剿網絡。僅11月就清剿了600多萬條黃色微信和微博貼文,攔截650萬個帳號,封殺112萬個帳號,抓了幾千條不實信息,量非常的大。究其原因,彭帥張高麗性醜聞事件是一個重要的背景因素,因為中共認為社交平台沒有及時攔截把關好信息,任其大量散布造成對黨和國家的傷害,甚至於對北京冬奧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維護權貴集體利益

吳祚來說:「它(中共)表面看起來是在刪除一些低俗、惡俗的東西,其實它更多的用意是保護權貴這樣一個共同體的利益,犧牲的是社會言論自由的空間。」

台灣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副教授陳至潔(照片提供:陳至潔)

分析人士說,中共整頓社交媒體後,除了言論自由受限外,網際網路平台也可能因為營運風險和成本不斷增提高而逐漸萎縮。

台灣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副教授陳至潔說:「那麼現在有一個情形,就是說各個網路公司很怕裁罰的力度會升高,所以就增加這些網路內容監控的人手,它們的營運成本會變高。另外,它們也會把這種網路監控的業務外包給其他公司,那這個網路監控就變成一個很大的生意在中國。」

陳至潔表示,就他了解,在中國能做網絡監控生意的公司,多半跟官方媒體有密切合作,甚至於就是官方媒體本身。它們成立一些子公司,然後販售方案給民間公司來協助監控網路平台和搜集輿情。因此,網路內容風險行業在中國的網路業現在變得越來越流行。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29/1689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