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想起了唐慧案

作者:

看到從豐縣案提到了唐慧案,很多人都忘記了,那就回顧一下:

2006年,唐慧年僅11歲的女兒樂樂被社會青年周軍輝騙走並強暴。之後,樂樂被脅迫到一家名為「柳情緣」的休閒屋「工作」,樂樂在毒打和恐嚇之下,被逼接客100餘次。

樂樂失蹤的三個月後,唐慧一家憑著自己的努力找到了女兒。但當他們找到公安機關要求立案時,卻被警方多次拒絕。強迫樂樂賣淫的休閒屋照常營業,直到樂樂被救出近一個月後,老闆娘才被抓獲。此後的六年裡,該案的進展時時見諸報端。

由於為女兒被強迫賣淫案不斷上訪申訴,她在2012年8月2日被處以勞動教養決定、關進了離家280餘公里的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

在接下來的一周時間裡,普通民眾、意見領袖、官方媒體都紛紛為唐慧發聲。巨大輿論關注成為推動事件發展的關鍵力量之一,8月10日,湖南方面撤銷了唐慧的勞教決定。

隨即,唐慧起訴永州市勞動教養委員會國家賠償一案,2013年4月12日,一審判決判定原告唐慧敗訴,但她表示將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上訴。

7月15日,備受社會各界關注的唐慧訴永州勞教委一案在湖南省高院進行了公開宣判,宣判決定撤銷一審裁定,判決永州勞教委支付唐慧賠償金和精神損害撫慰金共2641.15元。對唐慧要求對方以書面形式賠禮道歉的訴求,法院未予支持。唐慧表示對於判決「還能接受」,但對沒獲得書面賠禮道歉「有些遺憾」。

二審宣判唐慧勝訴。(原載於2012年08月13日北京晚報)

掠水驚鴻折腳雁:什麼是國本案,這就是。

其實最早爆出來鎖鏈8孩母親,網民的想像力還停留在,這就是一樁農村的慘案,資訊化世界的邊緣小黑洞,歷史遺留問題,我國網民對歷史遺留問題,其實寬容度相當高,文明世界裡的城市網友,對農村想像力也比較缺乏,還是停留在同情個體的情緒層面,如果當地迅速反應,抓了,救助,換來的會是一片叫好。

結果一二三封通稿,互相矛盾,網民這才發現,原來你這個縣有問題啊?但也就是一個縣,如果徐州方早點介入,抓了,救助,追溯一些歷史遺留瀆職問題,也會一片叫好。

結果鬧這麼大了,還是敷衍糊弄的第四封,買大v洗地。一些陳舊的資料被翻出,比如歷史上的徐州三年內拐賣案四萬多例,網友發現原來這個市也有問題啊?這時候江蘇省介入,也還是能止住的,畢竟江蘇包郵區在人民心中那是發達文明省份了。

直到省里也沉默,直到那張結婚證爆出,才變成一種全民恐慌,早就超越了一個拐賣案,這個恐慌是,原來至今,一個地區戶籍管理,基層管理,可以如此隨心所欲,可以如此殘忍枉法。中國人民管理制度幾乎完全是建立在戶籍制度上的,這個制度在全民問題比如抗疫和扶貧面前,表現出非常強大的組織力縱深力。人民把自己的一切信息上交給國家,交給檔案,上學,買房,看病,養老金,一切的一切,交易的思路是我交給你,你保護我。一旦這個制度被壟斷造假謀私,那就一切犯罪皆有可能,那張結婚證(至今還沒zf闢謠說是ps的,那看來就是真的了)帶來的才是全民的恐慌。你再不管,這就成了中國問題了,中國人愛自己的國家自然要發聲,國家現在也還有正名的機會。

什麼是國本案,這就是。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西門瘦肉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19/1710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