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在江蘇調查組的通報里讀到兩個字:「吃人」!

作者:

圖為鐵鏈女李瑩的照片對比圖。(視頻截圖)

「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的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都是『吃人』!」

這是魯迅代表作《狂人日記》中最為人熟知的一段,這種對中國歷史和傳統的黑化,曾誤導了千千萬萬的左翼青年。

我不同意魯迅的觀點,我沒從「仁義道德」中讀出「吃人」這兩個字,這些天倒是從江蘇調查組關於「鐵鏈女」的通報中切切實實感同身受的讀到了「吃人」這兩個字!

這份通告關於「鐵鏈女」生平的敘述,很可能仍然掩蓋了一些官方不想讓我們知道的黑幕,但即使是從通報中已經披露的事實來看,她被拐賣後直至今天的整個人生,可以說每一頁都寫滿了血淚,每一位有良知的人讀了心裡都會滴血。

今天在網上讀到「看豐縣最新通告,有幾處心在滴血」一文,作者根據江蘇調查組通報中的內容,細心梳理了「鐵鏈女」蒙受的幾樁苦難。這也正是我想做的。

第一樁苦難是如貨物般被賣了四次。

「第一次,是20歲。被同村的桑某和她老公,以5000元賣給江蘇東海縣的徐某。在徐家過了三四個月,她逃了出來。無依無靠、風餐露宿,流落到河南夏邑縣。開飯店的譚某夫婦收留她一個月。這一個月,不是好心收留,是待價而沽。找到買主後,這對禽獸夫婦,就轉手把她賣給了附近打工的霍家兩兄弟。蹂躪夠了,這對禽獸兄弟,就把她賣給了豐縣歡口鎮的老鄉劉某。而劉某,又將她賣給了董某民的爸爸。」文章說。

作者問道:這四次轉賣,她要經受多少次毆打、虐待、強姦,而每一次,都是生不如死吧?再正常的女人,也瘋了吧?

第二樁苦難是強姦24年,暴產八子。

文章寫道:「通告裡,有一段,字字血淚。

『次子2011年3月出生、三子2012年4月出生、四女2014年11月出生、五子2016年5月出生、六子2017年5月出生、七子2018年11月出生、八子2020年1月出生。』

這一段,男人很難切身體會。但生過孩子的女人都知道,這哪是生孩子,這是要人命。王力宏前妻在寫離婚檄文時,形容生孩子的痛苦,說過一句:生完三個孩子,感覺五臟六腑全移位了。這還是一個在社會金字塔尖的女人,形容生育的苦。

小花梅有什麼?她不可能有產檢,不可能有照料,她有意外沒人會救她。8個孩子中,後4個孩子分別是5歲、4歲、3歲、2歲,彼時她是高齡產婦,生育孩子是高風險行為,以董家大冬天都不給她吃飽穿暖住破屋的待遇,讓這樣一個高齡產婦,一年生一個,這是要人命呀。說難聽點,買頭母豬,都知道讓它休息一下。

而這幾個孩子,是被強姦所生。

都說她有八子。可這八子,是無數次強姦加八次違背意願下的痛苦分娩啊!

不是收養24年,是強姦24年,強姦8760天啊!

知道什麼是強姦嗎?對一個女人身心靈的屠殺!」

第三樁是強姦犯竟成了丈夫。

鐵鏈女的噩夢,到今天,也無法醒來。

為什麼?因為即使是這第五份通告,依然稱董某民為她的丈夫。董某民被批捕的罪名也是「虐待家庭成員」!而不是拘禁罪,也不是強姦罪。

作者質疑道:「既然目前為止最權威的通告,都說這結婚證是假的,身份證是假的,使用的名字是假的,人是拐賣的,那麼這婚姻就應該是無效的,不合理,不合法,夫妻關係是不存在的。但通告為何還是認為董志民是她的『丈夫』?!既然,三胎後神志徹底不清醒了,那後面生的5個孩子,不就是強姦的證據?如果這都不算強姦,那怎樣才算是?

難道強姦二十多年就不是強姦了?生八個孩子就不是強姦了?

怎麼能說得出來『虐待家庭成員』?!」

作者的質疑也是眾多網友共同的質疑。

第四樁是被壓榨到最後的子宮。

董某民的大兒子1999年生,叫香港。老二2011年生,叫航天。

老三開始,取名畫風突變。金山、銀山、銀鳳(女兒)、銀行、國庫、國際。誰見過農村,這樣給孩子取名的?

金山、銀山、銀行、國庫。為何從老三開始,取名全跟錢有關係?

因為自2014年5月至今,豐縣的民政、財政為董某民,落實低保和補助政策。多生一個孩子,就多領一份低保和補助。

也就是說,這個男人突然發現,這個瘋女人的子宮可以掙錢。子宮裡,有他想要的金山、銀山、銀行、國庫。

文章寫道:「懷孕、生產,女人半條命在棺材邊的事,可沒人『看得見』她,沒人當她是個人。沒人想到,她已經精神失常。沒人想到,她已經是高齡產婦。以近乎一年一個的速度啊,這哪是生孩子,這是另一種形式的『柬埔寨血奴』。

24年,這個女人,被敲骨吸髓的壓榨著、蹂躪著。她是被這無邊的惡,壓榨瘋的。

這不是電影,不是小說,更不是『歷史』,是活生生的,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人,她經受的痛苦。」

一個人不要說同時攤上這四樁苦難,就是攤上其中一樁肯定也要被壓垮了。可見「鐵鏈女」的痛苦有多深。

有人說,外國也有「鐵鏈女」,也有性奴案。沒錯,美國就有鐵鏈鎖女,奴役多年的悽慘事實,就發生在克利夫蘭的市區。可是,那是個人行為,屬於個人犯罪,規模上比中國小太多,只是孤立事件。可中國呢?中國的情況完全不同,是集團式的,大規模的,而且得到地方政府的默認甚至是保護和支持,即使被曝光後真相還被他們竭力掩蓋著。「鐵鏈女」事件被揭露後,更多被拐賣女性的慘劇遭網絡曝光,她們中既有邊遠地區的農村女孩,也有大城市的年輕女性,甚至包括大學青年女教師和在讀的女博士。論遭遇之慘,比「鐵鏈女」有過之者也大有人在。毫不誇張的說,今日中國的「鐵鏈女」不止有一個、兩個,而是有千千萬萬。

要說「吃人」,她們的遭遇才是名副其實的「吃人」,而且這「吃人」的歷史是發生在文明高度發達的二十一世紀,發生在已經躍居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號稱已經實現全面小康的盛世中國!

那麼今天「吃人」的又是誰?是「仁義道德」嗎?試問,今天的中國真要是一個講仁義道德的國家還會有「鐵鏈女」嗎?不可能有,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慘劇之所以會上演,恰恰是因為今天的中國已經完全沒有仁義道德了,仁義道德已經完全被毀掉了。而「吃人」的不是別人,正是毀了仁義道德的人。

他是誰?你懂的!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27/1714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