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封殺文:對俄不利

雖是操作失誤,卻描摹出了國人的眾生相:言論維護俄、情感認同俄、實際行動支持俄。這是一個有趣的怪圈:人們看到「對俄不利」的報導機會逾少,便愈發慕強,進而主動美化,直至產生「精神俄羅斯人」的幻覺,於是像 PDF轉 Word一般,「對俄不利」自動替換成「對我不利」。

CDT編輯註:網友截圖,原微博現已刪除。

某知名大報的官微曾發布一條消息:「對俄不利的不發」。

雖是操作失誤,卻描摹出了國人的眾生相:言論維護俄、情感認同俄、實際行動支持俄。

這是一個有趣的怪圈:人們看到「對俄不利」的報導機會逾少,便愈發慕強,進而主動美化,直至產生「精神俄羅斯人」的幻覺,於是像 PDF轉 Word一般,「對俄不利」自動替換成「對我不利」。

當聖彼得堡爆發零星的反戰遊行,150位俄羅斯國會議員簽署公開信譴責戰爭,在中國的網絡上卻出現大批想「抄底」烏克蘭女性的擼瑟。

譬如一名烏克蘭女性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哭訴:「我們已經關掉水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評論區里樹立著根根因他人苦難而莫名勃起的陽具:「妹紙這麼好看,一定要騙到中國來。」「來我家裡,絕對安全。」

這些痛快痛快嘴的傢伙,偵騎四出,將「占烏克蘭女性便宜」視為「網絡第二戰場」,「性騷擾」也成了「對俄有利」的餘勇,絲毫不覺得羞恥。

快手上一名ID叫「烏克蘭仙女」的當地人向中國網友通報現況,在視頻的尾聲,她笑著說:「謝謝你們的支持。」

而或許會令她失望與難過的是,留言區幾乎被「我支持俄羅斯」洗版,最高贊的是:「祝你們平安,我們支持俄羅斯。」

他們看起來沒搞明白的是,在當下,平安與支持俄羅斯,完全是像海底撈的服務員對慶生的顧客說:「祝你長命百歲,但我們現在支持病魔。」

快手上另一位ID叫「小宋在烏克蘭」的中國小伙子發布了「烏克蘭超市現狀」的短視頻,最高贊的留言是:「一會叫俄軍給你刷倆穿雲箭,坐飛彈回國吧。」

兩則視頻看下來,我有點沮喪。似乎,不管對象是烏克蘭人還是深處旋渦的同胞,留言者唯一在意的,唯一想公開展示的就是:和俄羅斯站在一起的決心。

其他的,作為人類那些免於恐懼的自由,對美好與和平生活的嚮往,明天的太陽,個體的福祉,統統要讓位於「對俄是否有利」的大前提。

我不是很理解在和平紅利中成長起來的一代人對他國的戰爭懷揣強烈的在地感,並有著明確的情感投射,像是在玩著一場刺激的劇本殺。

套用米蘭昆德拉的話,這些人或許在和平的時候才最狂熱,在炮彈落在身前時才最平和。

我不逾矩的是,作為一個非軍事領域的自媒體,只能通過文字傳遞「反戰」的思維,像偶像列儂、鮑勃迪倫曾經做的那樣。

會有人來說,小編你懂個屁,俄烏之戰其實是這樣那樣的……

列儂在反戰聖歌《Give Peace a Chance》裡寫道:「所有人都在談論:革命,進化,咀嚼,鞭打,規則,完整,冥想,聯合國,賀詞,我們要說的是給和平一個機會吧。」

通過戰爭獲利的一定不是你我,戰爭在百年之後會被定義,後面跟著的是數字、地點、元帥、將軍,而那些不具名的骸骨躺在沉默的大地上,不再嗚咽。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三表龍門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17/172193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