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首富大筆一揮,中共有機可乘?

—謝田:推特變天中共有機可乘?

作者:

美國社交媒體公司推特(Twitter)最近突然變天,全球首富、著名企業家馬斯克(Elon Musk)成功地以440億美元收購了推特公司。馬斯克之前就承諾,無論收購行動成功與否,他都將致力於解決他認為推特平台乃至美國存在的言論自由的問題。恢復哪個被禁帳戶,是推特用戶最多的猜測。美國專欄作家本尼‧詹森(Benny Johnson)在推特上提問,「一旦馬斯克控制推特,哪個被禁帳號你最想恢復?」最多的推特用戶回答,希望讓前總統川普返回推特平台。

這一收購,讓美國保守派和致力於恢復傳統的人們深感欣慰,認為它有可能讓推特成為一個公平和公正的媒體平台,成為自由言論的陣地,成為馬斯克所說的、一個美國人民的「市民廣場」(Town Hall),亦即普通民眾可以自由發聲、交流信息的平台。但這一收購和推特的私有化,讓左派、激進的和所謂「進步主義」勢力的人們坐立不安,他們開動全部媒體機器,對馬斯克的收購在收購邀約剛發出時就大加撻伐,在收購過程中頻頻放出聳人聽聞的「警告」,甚至試圖要求美國聯邦政府機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和美國司法部(DOJ)對之予以封殺!

左派要FCC介入的理由是什麼呢?開放市場研究院(OMI)試圖援引1860年的美國電報法案(Telegraph Act of1869),聲稱這一收購邀約對「美國的民主和自由言論構成直接的威脅,」他們認為FCC、FTC和DOJ有法律賦予的權力,去阻止這一交易的完成。這真是豈有此理、黑白顛倒。美國大富豪、大家族收購媒體公司,再自然不過,著名的美國媒體,從報紙到電視,百年來不知被買賣過多少次。遠的不說,最近些年亞馬遜總裁貝索斯(Jeff Bezos)收購《華盛頓郵報》、華人企業家黃馨祥收購《洛杉磯時報》、韓國統一教領袖文鮮明購買《華盛頓時報》,Salesforce執行長馬克‧貝尼奧夫(Marc Benioff)收購《時代》雜誌,都沒有見到左派的如此反彈、如此的沿用雙重標準。

還好,聯邦通訊委員會的官員保持了清醒的頭腦,FCC主席Brendan Carr在4月27日發布的聲明中明確地說,「FCC沒有資格和權力封殺馬斯克對推特公司的購買邀約,認定我們可以這樣做的任何想法,都是荒唐的。」「FCC特此清楚的闡明,不會再搭理這類浮皮潦草的辯解。」Brendan Carr原本是一名律師,後來成為FCC的法律顧問,2017年被川普總統提名出任FCC主席,2017年8月被美國參議院確認。

美國偏見媒體、左派勢力對推特原董事會和經營者肆意封殺保守派的聲音、停止川普總統的帳號,在2020選舉中公然偏袒,都置之不理,而對馬斯克只是試圖恢復推特作為言論自由的園地的努力,就喊冤叫屈,凸顯美國社會目前在意識形態上的分裂。左翼的擔心完全沒有必要,但對於推特在轉手變天之際,中共是否有可能籍此插上一手,藉由馬斯克在中國的投資,施加其影響呢?這個可能性引起了人們普遍的關注。馬斯克在宇宙航行業的競爭對手、全球富人榜第二名的亞馬遜總裁貝索斯(Jeff Bezos),也公開對此質疑。

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經常與馬斯克爭鋒相對,這次也不例外。貝索斯質疑說,馬斯克的特斯拉(Tesla)依賴中國的市場和生產,這或導致推特未來面對來自中共的壓力。貝索斯在推特上回應《紐約時報》一名記者的問題,該記者說特斯拉依賴龐大的中國市場和鋰電池,「有趣的問題是,中共政府現在是否能左右這個市民廣場了?」這個兩個富豪之間的拌嘴,還引來了中共外交部的搶先回應。

貝索斯提到的「市民廣場」,是揶揄馬斯克收購推特後的推文,馬斯克認為言論自由是民主運作的基石,而推特是一個數字的「市民廣場」,有關人類未來至關重要的問題可以在這裡討論。推特變天會給中共以可乘之機嗎?馬斯克的數字市民廣場會被中共操控嗎?中共是否會從推特的變天中獲益、火中取栗,的確是人們必須正視的事情。雖然中共政府的發言人已經對此表態,說中共不會參與和介入,世人當然不會相信中共的言辭。但中共是否有這個意願和能力,來施加它的影響呢?這才是最關鍵的問題。

貝索斯覺得特斯拉「可能會在中國陷入複雜的情況」,不過他又補充說,馬斯克一向極善於處理複雜問題,「但我們會看到,馬斯克非常擅長駕馭這種複雜性的問題。」事實上正是如此,馬斯克在中國上海的投資,似乎預見到了這種可能來自政府和政治的干預,而他成功地使用了商業上規避政治風險的做法,從而使得中共當局完全沒有可能乘虛而入。

中共外交部說,中國不會通過美國電動車巨頭特斯拉,對社交平台推特施加影響。中共在這一點上,非是其不為也,而是其不能也。

國際商業中,規避政治風險(political risk)、法規風險(regulatory risk)是優良的企業家在海外投資之前就必須要考慮清楚、謀劃完畢的。因為跨國公司在進入一個具有高風險的國家的時候,他們可能完全失去自己的投資、技術和市場,他們也可能因為投資目的國的政治氣候的變化,最後不得不倉惶撤出,失去全部投資。規避風險一個很有效的辦法,就是「本地借貸」(borrow locally)。這個策略的含義是,如果公司具有足夠的信譽和信用,可以在所投資國當地借貸,用借貸的資金來建設和營運企業,而不是從本國帶入自己的資金。這樣的話,企業面臨的政治風險,可能就會降到最低,因為當地政府最後如果沒收你的公司,最後承受風險的,是當地的、本國的銀行,甚至政府自己的銀行,而這往往足以阻止政府的任何不軌之舉。

馬斯克的特斯拉在上海的工廠,是特斯拉目前在全世界的四個巨型電動汽車製造廠之一。馬斯克的高明之處,是他抓住了中共政權急於吸引外資投入、外資設廠,還加上中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的磨擦、面和心不和,也利用特斯拉的國際品牌價值和技術優勢,成功地讓中方做出了許多讓步。上海特斯拉工廠的地皮,是上海市政府特別撥出、優惠供給的,並給予極大的免稅待遇;特斯拉需要的資金,也是中國的銀行提供的優惠貸款;馬斯克根本不需要帶入自己的資金,就在中國設立了這家工廠。特斯拉的技術優勢,會不會被中共偷竊呢?中共顯然是瞄準了特斯拉的先進技術。但馬斯克似乎也不太在意技術的流失,他本人甚至主張開放專利,把公司的許多電動汽車相關的專利都放棄了。他之所以這麼自信的原因,是因為他相信特斯拉自身不斷地研發,不斷地技術領先,不斷地創新,會把競爭對手遠遠地落在後面。馬斯克也不介意採用中國當地的供應商,也在培植自己的供應鏈體系,生產在中國內銷的電動車。

如此這般,中共還有能力把上海特斯拉作為要挾的工具,來向馬斯克施加壓力嗎?完全沒有可能!如果中共逼迫馬斯克不成,逼著特斯拉撤出中國,會怎麼樣呢?這會向世界發出明確的信號,會驅使剩餘的供應鏈產業加快撤出中國。實際上,中共更需要馬斯克,而不是馬斯克更需要中共。再者,馬斯克還有「星鏈計劃」的一手好牌,這是可以打破中共網絡封鎖的利器!中共對星鏈在中國運作的前景,十分地害怕,也還沒有任何的對策。

對於推特變天,正義的人們感到欣慰;對中共不敢也不能藉推特變天有可乘之機,人們也會鬆口氣。馬斯克說,「我希望即使是我最糟糕的批評者也能留在推特上,因為這就是言論自由的意義。」對這一點,我們可以拭目以待。人們希望善良和正直的人,能夠保持真誠和良善,但人們也需要防止很多人會在魔鬼的誘惑下,在中共的蠱惑下,會變質並開始走下坡路。因為人畢竟是人,不是神佛道仙,人們的大部分也不能成為聖賢,只要人還有對利益的追求,就可能被更大的利益所驅動,這當然是人類的宿命和局限。

所以呢,讓我們大家,繼續發推轉推,繼續傳播真相,也繼續敦促馬斯克走下去。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30/1742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