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分析:一帶一路兩條線受重挫 中共陷恐懼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不僅重挫中共「一帶一路」倡議,而且,因中共不願意譴責俄羅斯,反對對俄制裁,與俄合作「無上限」,中共與西方自由世界在價值觀上、民主與極權之間的差異暴露無遺,令西方對中共的不信任感加深。

這場戰爭使歐洲與中共漸行漸遠,中歐之間的物流、貿易環境急劇惡化,迫使中共向東尋找出路。

「中歐班列」班次與貨運量大幅下跌

「一帶一路」連接歐亞大陸的陸路交通,主要通過「中歐班列」將中國貨物運送到歐洲,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該線路最可靠、最划算,運行著超過98%的中歐班列。歐盟對俄羅斯、白俄羅斯的制裁,雖暫時沒有觸及鐵路運輸,但由於歐洲客戶抵制俄羅斯入侵,基本上終止經由俄羅斯的「中歐班列」業務,「中歐班列」的班次與貨運量都大幅下跌。

大陸網易報導,中國交通運輸協會國際班列諮詢服務中心國際事務聯絡專員楊傑向記者透露,目前中歐班列運輸線從物理上講並未中斷,貨物也能確保全全,但最大難點在於,丹麥DSV、瑞士德迅、馬士基、德國DHL等貨代巨頭,或主動或迫於政府壓力,已紛紛宣布暫停中歐班列的業務。

華聯通國際物流有限公司主營中歐班列運輸與貨櫃租賃業務,董事總經理吳滌塵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採訪時稱:「我們的歐洲客戶,現在寧願花3倍時間走海運,也不選擇經過俄羅斯的鐵路運輸。每年2月、3月都是貨運淡季,中歐班列此時運輸的時效性非常高,從義烏發車經過俄羅斯抵達波蘭,最快13天就能到達,而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衝突,讓歐洲客戶寧願選擇花費相近、時間卻多20餘天的海運,也不願『幫俄羅斯賺錢』。」

「要過一段時間苦日子了,最近凡是訂艙決定權在歐洲的客戶,基本都取消了訂單。初步測算,最近半個月的上貨量比平日減少三分之一,甚至是一半。」吳滌塵說。

圖為中歐班列的貨櫃。(STR/ AFP)

德國杜伊斯堡是「一帶一路」在歐洲的橋頭堡,每周都有最多60班中國貨運列車抵達。德國之聲報導,杜伊斯堡港務局(Duisport)負責人班根(Markus Bangen)表示,自從烏克蘭戰火燃起,和中國之間的鐵路貨物運輸流量減少了差不多30%,他預計縮減的趨勢還會繼續,減少到過去水平的四到五成。

報導說,很多歐洲企業不希望自己的產品,在運輸的過程中經過俄羅斯領土。

不過,發往歐洲的貨物雖然減少,但發往俄羅斯的貨物卻在增長。2021年,中國全國開行的約1.5萬列中歐班列中,發往俄羅斯的業務約占50%。中國大陸工程領域媒體見道網報導,俄烏衝突以來,一個特別現象是,近期通過中歐班列運往俄羅斯的貨物卻有20%左右的增長。

因此短期之內,中國必須鐵運改海運,或者繞過俄羅斯—白俄羅斯的北線,改走南線。而南線能避開制裁的,需要取道裏海、土耳其,但這條路線不成熟,運輸能力有限、周期長且價格較高。

4月2日,西安開通了一條經過避開土耳其、同時穿越裏海和黑海鐵路—海路聯運的新線路,但這條線路恐怕費時更長、更不便利。

即使中共商務部歐亞所所長劉華芹在內部研討中,也不得不承認,中歐鐵路運輸、空運和航運受到巨大衝擊,物流風險和貿易風險急劇上升,貿易環境不斷惡化,成本大幅上升,中歐貿易前景不容樂觀。

「中巴經濟走廊」存在嚴重安全隱患

「一帶一路」南路還有一條線路,即經過巴基斯坦的「中巴經濟走廊」達到西南港口瓜達爾,該線路正在建設之中,最終的使用還有待時日。更糟糕的是,中共這個野心勃勃的項目,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

瓜達爾港所在的俾路支省,是巴基斯坦面積最大、經濟最落後的省份。漁民占當地人口的70%以上,中國的大型拖網漁船占領了當地人的捕魚區,搶走了當地漁民的飯碗。「中巴經濟走廊」所承諾的經濟繁榮並未兌現,人們生活窮困,缺水缺電,當地的民族獨立武裝組織「俾路支解放軍」反對中國的任何投資。

從去年11月15日起,數千當地民眾發起了一系列的和平靜坐抗議活動,中國公民正成為民族獨立武裝組織「俾路支解放軍」自殺式爆炸的襲擊目標。

周二(4月26日),在巴基斯坦南部港口城市喀拉蚩,一輛載有中國公民的客車發生爆炸,造成三名中國人和一名巴基斯坦人死亡。(RIZWAN TABASSUM/AFP via Getty Images)

4月26日,巴基斯坦南部城市喀拉蚩,發生針對中國人的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4人死亡,包括當地孔子學院院長及兩名中國教師,武裝組織「俾路支解放軍」承認策動襲擊。

2021年8月20日,4輛由巴基斯坦軍警護送、搭載多名中國工程師的車輛,行經俾路支省瓜達爾市(Gwadar)東灣快速道路工程區域時,遭自殺式炸彈襲擊,2死3傷,其中一名傷者是中國人。

2018年11月,中共駐喀拉蚩領事館遭多名武裝分子襲擊,致2死1傷,「俾路支解放軍」也對此負責。

3名中國公民4月26日遇襲死亡之後,在巴中國人開始惶惶不安,已有二千多名中國公民從喀拉蚩離開巴基斯坦。

歐洲對中共看法發生改變

俄烏戰爭也令歐洲改變了對中國(中共)的看法,中共與西方在價值觀上、民主與極權之間的差異暴露無遺,如果中共不改變,歐洲會認為,今後和中共的自由貿易和技術交流,並非理所當然。

4月1日,在歐中峰會上,馮德萊恩含蓄警告中共,「所有公司都在關注各國的態度……對莫斯科的支持將會嚴重損害中國在歐洲的聲譽,歐中之間每天的貿易額將近20億歐元,而中俄之間的貿易大約只有3.3億歐元。」

德國基爾大學安全政策研究所基希貝格(Sarah Kirchberger)表示,戰狼外交沒有為中國(中共)在歐洲贏得任何朋友,在疫情初期北京囤積醫療用品,否認武漢疫情的嚴重程度,向歐洲發送有缺陷的中國製造檢測試劑盒和口罩,並拒絕與國際調查冠狀病毒的來源合作,歐洲對中國的看法已經改變。

基希貝格說,隨著北京強調其與莫斯科合作「無上限」,歐洲已經意識到這樣一個事實,即一些國家不是善意的行為者,不會遵守規則,我們必須降低我們的脆弱性、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半島電視台報導,台灣東華大學客座講師、歐洲議會前政治顧問馮儒莎(Zsuzsa Anna Ferenczy)表示,保護歐洲免受專制主義威脅的緊迫感,以前沒有現在這麼強烈。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是一場遊戲規則的改變。

俄烏戰爭中,反應最為強烈的當屬中東歐國家,他們對蘇聯入侵和強加的共產主義記憶猶新,這次支持烏克蘭的力度也最為堅決。中共不願意譴責俄羅斯,多次表示「堅決反對任何非法單邊制裁」,與俄合作「無上限」,暗中支持俄羅斯,令中東歐國家感到心寒。

立陶宛外長加布里埃柳斯·蘭茨貝爾吉斯與澳大利亞外長一致同意,兩國將共同應對來自中共的脅迫。圖為2021年9月15日,訪美的蘭茨貝爾吉斯在美國國務院。(MANDEL NGAN/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為了深化與中東歐國家的關係,中國在2012年推出了一個名為「16+1合作」的地緣合作機制。2019年希臘加入後擴大為「17+1」。這是中共用來分化歐盟的一個棋子。但中東歐並沒有從中得到實際好處,接受的投資很少,自2016年以來連年下降,且集中在對中共最友好的國家匈牙利和塞爾維亞上。

去年5月,隨著北京和立陶宛之間的關係急劇惡化,立陶宛在去年5月正式宣布退出17+1合作組織。現在,俄烏戰爭讓中東歐國家團結在北約、歐盟和美國的周圍,與中共越來越遠。

「烏克蘭戰爭進一步加深了中國(中共)與中東歐國家之間的裂痕。」羅馬尼亞的亞太研究所副總裁安德里亞‧布林扎(Andreea Brinza)對美國之音說。

中共無比恐懼企圖向東找出路

4月21日,習近平在博鰲論壇發表視頻演講,提出「全球安全倡議」,說要摒棄「冷戰思維」。

《日經亞洲》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表面上這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提議,因為它是為了全球安全,但背後隱藏著習近平目前的心理狀況,他感到無比恐懼。」

習近平在講話中,提到了中國要積極推進加入「全面進步協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CPTPP)、「數字經濟夥伴關係協議」(DEPA)。

美國印太地區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前左)於周五(4月22日)抵達所羅門群島訪問。(Mavis PODOKOLO/ AFP)

而就在習近平發表講話不久之前,中共與索羅門群島在南太平洋簽署的一項安全協議,引發美國及盟友的擔憂。白宮表示,美代表團4月22日會見所羅門領導人,並警告說,美國政府將對中共在所羅門建立永久性軍事存在的任何舉動表示重大關切,並會做出相應回應。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周4月26日出席國會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討論2023財政年度國務院預算的公聽會。他表示,美國將持續密切關注中國—索羅門群島安全合作協議。

《日經亞洲》(Nikkei Asia)前中國分社社長中澤克二(Katsuji Nakazawa)分析說,「中國(中共)在太平洋地區的最新發展,與『一帶一路』因俄烏戰爭而停滯不前有關。由於俄羅斯的入侵,建立從歐亞大陸向西延伸的大規模經濟區的嘗試,已經陷入困境,中國(中共)現在要向東看。」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08/1745888.html